我确定土里露出来的是一条裙子,而不是破布什么的,因为上面有清晰的缝合线。

几人都吓呆了,李美静都禁不住舌头打结:“学长,这下面真的是尸体吗?”

我叫王大力把手提袋拿来,从里面取出一个刷子,王大力说道:“拿刷子刷多慢,我车上有个小铲子,给你取来?”

我骂道:“你当挖宝藏啊!”

丁旭突然号陶大哭起来,歇斯底里地喊道:“别挖!不要再查下去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我叫王大力和张城控制住他,两人死死地按住他,我慢慢刷去上面的浮土,那条腐烂的桃红色连衣裙渐渐露了出来,还有一条白骨状的手臂。随着尸体不断出土,大家个个吓得面色铁青,谁也没想到我们真的能找到尸体。

我回头看向丁旭,他整个人像泄气一样跪在地上,我质问道:“为什么要骗我们?”

他瑟瑟发抖地说道:“这……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们插手。”

我掏出电话,给黄小桃打了个电话,简短地说有案子,让她赶紧带刑警过来。

李美静害怕地说道:“警察要来?我还要回去复习呢!我可不想卷进杀人案里面。”

张诚也说道:“学长,那啥……我们就不打搅了。”

我对这两人有点无语,整个事件是因他们而起的,又是他们自己要来的,现在又要回去,我说道:“这里荒郊野地的,也没有出租车,你们等警察来了,坐警车回去吧!”

李美静不放心地问道:“警察来了,不要带我们回去录口供吗?”

我说道:“警察办事没那么低效率,你们又不是事情相关人,顶多问两句就完事了,大家别说话了行吗?我要开始验尸了!”

李美静大惊小怪地道:“宋阳学长,你就这样验尸啊,你到底是学什么专业的?”

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她这才把嘴给闭上。

我继续刷去地面的浮土,很快尸身露出大半,死者从头到脚的装扮竟然和丁旭描述的一模一样,浑身都是名牌,质量比较好,所以没有烂光,只是丁旭描述的纪梵希挎包不在尸体身上。

死者全身软组织和皮肉统统烂没了,骨骼完好,仅喉部有轻微骨裂,从骨盆判断确实是女性。当我掀开腹部的衣料时,发现里面有几只鼠类的残骸,位于子宫的位置。

我暗暗称奇,连这个细节都知道,难道丁旭真的是被秋晚霞的鬼魂附身了?

我叫王大力把听骨木拿来,王大力说道:“人都烂没了,你能听到什么?”

我冷笑道:“知道什么叫骨龄吗?”

骨龄就是骨骼年龄,通过骨质可以精准地判断年龄,法医用仪器,我则用耳朵。我把听骨木搭在死者的肌骨头上,用手在胫骨上轻轻敲打,确定死者年龄为二十五岁左右。

我换了个姿势,掀开衣服上侧往下面看,王大力问道:“啥罩杯?”

我瞪了他一眼,其实我正在看土,如果死者是被活埋窒息而死,会把土粒吸到肺里,随着身体的腐烂,那些土粒会停留在胸腔里。所以检查的过程务必格外小心,不能让外面的土漏进来。

但是奇怪的是,胸腔里并没有土,甚至还很干净。

死因不是窒息吗?我沉吟道,叫王大力拿验尸伞给我,他说道:“现在没太阳。”

我环顾周围几人,才想起来所处的环境,叹息了一声:“算了,把袋子给我吧!”

我在袋子里翻了一会儿,找到一瓶试剂,在尸体唯一受伤的地方——脖子周围滴了几滴,王大力问我这是什么药水,我解释说是蚂蚁蜜。

王大力大惊:“蚂蚁还会酿蜜?”

其实自然界除了蜜蜂以外,不少昆虫都会酿蜜,只不过不好吃罢了。蚁巢里面有一种蜜蚁会分泌一种液体供幼蚁食用,这种液体有个特性,它不会被土层吸收,质量够大的时候,它会像一层膜一样贴在土上,把一些微小的痕迹呈现出来。

这一小瓶是我过年的时候,跟孙冰心在山上采集的,费了不少功夫。

尸体仍然半掩在土层中,就在我和王大力说话的功夫,蚁蜜在尸体的脖子周围勾勒出一些花纹,看着像几何图案,王大力惊讶地叫道:“神秘符号,会不会和某个宗教有关?”

我一阵无语:“白痴,这是鞋印!”

我转向丁旭,他正跪在地上,两手掩面,陷入巨大的悲恸之中,我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你的脖子上有脚印,当时是有人用力踩住你的脖子,让你窒息而死的,对吗?”

一边验尸,一边问死者怎么死的,这种经历真是太古怪了。

众人错愕地看向丁旭,他嘴唇哆嗦地说道:“我不记得了!当时我已经意识不清。”

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丁旭的叙述未必能当作事实,一个人的记忆是有偏差的,总是会把一些细节删减或者合理化,尤其是事隔两年之久。

我扫开尸体颅骨周围的浮土,捡起几根长头发,放在眼前仔细打量,果然又发现一个和他描述不符的地方!头发并没有被拉扯过的痕迹,人的头发可以拉长一点五倍,如果用力拉扯,上面的毛鳞会炸开,但是这些头发却比较柔顺。

埋尸处距离公路有五十米远,这个距离拽着头发一路拖过来,头发能剩下一半都算幸运了,所以凶手应该是抱或者扛着她走过来的。

这具尸体光凭肉眼看不出太多细节,必须来一次蒸骨三验,正这样想的时候,王大力喊道:“好像是小桃姐姐他们来了!”

我听见车声,但只有一辆车。回头一看,一辆轿车停在路边,上面下来一个人,他站在那里不动,然后有火光闪烁,似乎点了一根烟。

王大力害怕地说道:“深更半夜的跑到这里来,该不会又是一个来弃尸的吧?”

经他这么一说,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我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四周很黑,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对方看不见我们。

那人抽完一根烟,朝我们的方向径直走来,走到距离我们大约三十米时,突然停住,快速往回跑!

我意识到此人大有问题,大喊一声站住。刚迈开脚步,丁旭突然从侧面冲过来,重重地把我扑倒在地,就在这一会功夫,那辆轿车已经逃之夭夭。

我气得火冒三丈,把丁旭一脚踹开:“你认识那个人,对吗?”

丁旭表情古怪地狞笑道:“昨天晚上我托梦给他,他果然来看我了,看来他没有忘记我,他心里还是爱我的,我不许你们抓他。”

我真想扇他一耳光,即便他身体里真有一个鬼,也是个贱鬼!

一想到刚刚跑掉的竟然是凶手,我就懊恼得不行,立即给黄小桃拨个电话,叫她来的路上密切注意一辆黑色保时捷,此人极有可能是凶手。

黄小桃惊讶地说道:“你小子越来越能干了,这才一会功夫连凶手都找到了,佩服佩服。”

我苦笑一声,电话里解释不清,要是黄小桃知道是死者本人阻拦我追赶凶手的话,不得更吃惊?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