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一早,我把王大力叫起来,他揉着惺忪睡眼说道:“这么早?去局里验尸吗?”

我说道:“不着急,咱们去丁旭的宿舍走访一下。”

王大力一下子来精神了:“又要去见可爱的学妹吗?我马上穿好衣服!”

我俩到食堂随便吃了点豆浆油条,便来到计算系的男生宿舍楼。我昨晚一宿都在琢磨这件事,我始终还是倾向于丁旭并没有被鬼附身,而是和秋晚霞之间有联系,倘若能挖出来对破案会有很大帮助。

假如九哥遇到这种事件,可能连想都不想就会做场法事来驱邪,但我会去探究背后的原因!

倒不是说谁是谁非的问题,世上没有放诸四海皆准的真理,一套认知手段只能在一个领域内发挥作用,就连发现万有引力的牛顿晚年都相信了上帝。

虽然我见识过不少超自然现象,但我本质上仍旧是一个理性客观的人,即使丁旭真的被秋晚霞附身我也必须弄清楚,为什么秋晚霞会找上丁旭?而不是别人。

我和王大力来到丁旭宿舍,听见张城正在对室友说昨晚的‘奇遇’,看见我们进来,张城赶紧向大家介绍我,其它两人对我露出又敬又畏的目光。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是个前辈了,不禁感慨无情岁月催人老。

我解释道:“我来就是想调查一下丁旭平时的人际关系。”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开了,说丁旭平时有多挫,从来没交过女朋友,暗恋过一堆女生都以失败告终,一言以蔽之,就是个教科书级的吊丝。

我问道:“你们有谁听过丁旭提过秋晚霞这个名字吗?”

大家摇头,有一个男生忽然道:“有件事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线索。”

我眼睛一亮:“说来听听!”

他说丁旭两年前有一段时间怪怪的,经常在qq上聊天到深夜,有时候对着手机发笑,大家生活在一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就感觉丁旭可能又暗恋谁了。

不过这早就不是新闻了,他从高中开始就不断换暗恋对象。那个男生还说有一天晚上,丁旭接到一个电话,什么也不说就走了,第二天回来之后一个人闷闷地坐了一上午,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想了想问道:“当时是冬天吗?”

男生回答:“是的,我记得是大一快放寒假的时候。”

果然有内情,我一阵振奋:“有个小小的请求,我想把丁旭的电脑拿到局里调查一下。”

三人一口答应:“学长不用客气,随便调查!”

于是我把丁旭的电脑主机抱走了,王大力怂恿道:“不去女生那边调查一下吗?”

我骂道:“要去你去!”

王大力一脸失望,没想到刚走到楼下就看见洛优优和两名室友拎着水瓶走在路上,她冲我甜甜一笑道:“学长好!”

我点点头:“你好,早上没课吗?”

洛优优笑盈盈地说道:“没课,准备去自习室呢。”

我用胳膊撞撞王大力,低声催促道:“抓住机会啊,笨蛋!”

王大力急道:“我说什么呢?”

我说道:“自由发挥就是了,实在不行就把我刚刚问的问题问她一遍。”

王大力拍拍我:“好兄弟!”

我叮嘱他:“十点在校门口见。”

给他制造了绝妙的机会,剩下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我衷心希望他这一次能成。

我抱着电脑自然是去找老幺,老幺还在睡觉,我喊了几遍才把他弄醒,老幺揉着眼睛说道:“哟,小宋宋,我刚刚还梦见你了,难道是美梦成真了吗?”

他那贱入骨髓的声音,听多少遍我都受不了,我板着脸道:“找你有正事!”

老幺挑着眉毛说道:“上半身还是下半身的正事?”

我真后悔没带王大力一起来,孤男寡gay共处一室,他调戏起我来更加没有顾虑了。

我哭笑不得地说道:“帮我查点聊天记录呗!我请你吃必胜客好吗?”

老幺在床上妖娆地翻个身,媚眼如酥地道:“人家现在就想要。”

我一头冷汗地说道:“行行,我现在给你叫!”

我用手机叫了必胜客外卖,老幺这才从床上下来,他把丁旭的主机接上电源和显示器,麻利地开始操作了。丁旭的qq用的是真人头像,老幺一看,跟见鬼似地尖叫起来:“这小胖子是谁啊,长得真丑!我对丑人过敏,我不干我不干!”

我说道:“照你这样说,我遇到长得丑的尸体就别验了。”

老幺哼了一声:“除非你喊我一声帅老公,不然我不干!”

我顿时抓狂,老幺眉飞色舞的一丢鼠标:“喊不喊,不喊你找别人吧。”

我支支吾吾半天,好不容易挤出一个“帅”字,这时外卖员送来披萨。外卖员还是个帅小伙,我终于见识到老幺有多没下限,竟然站在门口调戏外卖员,不留微信号就不给五星好评。

谢天谢地,这样一闹,老幺把刚刚的事忘了,一边吃披萨一边开始操作。

丁旭qq上保留的聊天记录最早只有一年前的,老幺说道:“这不好弄啊,他的电脑升级过系统,聊天记录都没了。”

我问道:“有别的办法吗?比如恢复硬盘数据。”

老幺叹息了一声:“聊天记录是保存在服务器里的,我进腾讯的服务器里帮你找吧!”

我问道:“能办到吗?”

老幺叼着披萨,往电脑上插了一个u盘,里面是他的黑客软件,然后噼里啪啦地操作起来:“进腾讯的服务器还用得着黑?上次我给自己英雄联盟帐号修改数据的时候顺手留了一道后门,那帮程序员一直没发现,知道我那些皮肤是怎么来的了吧,要不要我顺便帮你充点qb?”

我连连摆手:“不了,谢谢!”

老幺很快调出长长一列数据,问我想查谁的聊天记录?一个人两年的聊天记录,简直是浩如烟海,而且我也不知道秋晚霞的qq号是什么,只能把对方特征告诉老幺。

老幺说道:“我慢慢查吧,可能得花点功夫,之后再联系你!”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老幺悠悠说道:“小宋宋,你是不是忘了喊我什么?”

我吓出一身冷汗,快速地回道:“我还有急事,得赶紧走了,回头见!”

随即逃出了这个龙潭虎穴。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