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骨三验耗时比较长,我叫黄小桃先忙别的去吧,她走了之后,王大力环顾房间,说道:“这房间真不错,又清静又宽敞,阳子,有没有想过跟小桃姐姐在这里做点的事情?”

在勘骨寮做的事?这是最大的忌讳好不!

这时黄小桃又回来了,原来她记东西的小本本忘拿了,王大力吓得脸都青了,黄小桃说道:“你小子刚刚说什么来着,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王大力语无伦次地道:“我不是那意思……阳子,你证明我的清白!”

我说道:“人赃俱获,叫我怎么证明?”

黄小桃哼了一声:“你小子说话注意点!”

黄小桃走后,我着手准备蒸骨三验,过程和上一次还是一样的,就不赘述了,地上这个水泥凹槽验起来非常方便。

验到第二遍的时候,尸骨上出现一道道紫痕,我从架子上取了一个空白笔记本和一只笔交到王大力手上,叮嘱道:“咱现在也算正规军了,你这个助手也专业点,我说话的时候你记录。”

王大力答道:“行,你说慢点!”

我把骨殖放在停尸床上摆好,开始说我的结论,死者颈部有重物踩压和骨裂痕迹,喉骨断裂。

躯干、肋骨部位有多处打压伤,但都没有严重到骨折的程度,应该是生前被人殴打所致。

脊椎和肩关节有拉扯造成的轻微错位,足跟骨有摩擦痕迹,可以判断被人拖行过,体位是面朝上,被人拽着胳膊走了很长一截。

此外还有一些虫鼠噬咬的痕迹。

我除了验死者的骨殖,还验了她肚子里的三具鼠骨,我发现这三只小老鼠的颅骨被什么东西夹过,每一个都有,从形状判断像是镊子之类的工具。

丁旭说凶手曾经把她的子宫剖开,往里面塞小老鼠,可是盆骨上并没有被刀划过的痕迹!

死者的盆骨没有完全打开,没有妊娠痕迹,就算如丁旭所说是怀孕了,也不会超过三个月。要知道女性的子宫在没有怀孕或怀孕初期,大小和一个没吹气的气球差不多大。

一个没有专业知识的人,在没有专业设备的情况下,怎么可能精确地剖开子宫,往里面塞老鼠呢?

所以我得出结论,凶手并没有把死者的肚子剖开,而是用镊子把老鼠塞进她的阴-道里面,老鼠被夹了脑袋,又通过狭窄的阴-道,再加上体内没有空气,早就窒息而死了。

丁旭描绘的老鼠在子宫里钻来钻去的情景,只是他的想象罢了。

王大力听我描述得如此详细,皱着眉头说道:“这有什么区别吗?反正都是往子宫塞老鼠,这不是一般的变态能想出来的手段!”

我笑道:“区别大了!死者没有被剖开子宫,就不会流血和感染,光是往阴-道里塞老鼠,虽然很恶心,但不致命。”

王大力听得一愣一愣的:“所以呢?”

我说道:“死者虽然被殴打和折磨,但这些都不足以要她的命,真正致命的是脖子上的这一脚,这个人把她活活踩死了。我觉得这是本案最大的一个矛盾点,凶手完全可以就地活埋的,为什么突然大发兽性,用脚踩死死者呢?”

王大力道:“也许死者躺在坑里,说了些不好听的话,你想啊,都那个样子了,能有好话吗?”

我不置可否,我觉得这个矛盾点只能随着案件的调查才能解开,但通过验尸,我意识到一件事,丁旭的话不能全信,他的叙述里有很强的主观成分。

我从怀里取出一沓黄纸,在死者前面烧化了,念上一段《往生咒》,王大力插嘴道:“你应该去对着丁旭烧的。”

我白了他一眼:“哪那么多废话!”

我俩离开勘骨寮,去黄小桃那边,我把结论告诉她,黄小桃答道:“正好,我打算去查那枚金戒指的来历,你跟我一起来吗?”

我点点头:“行啊!”

路上我问她丁旭那边怎么样了,黄小桃说丁旭今天一天都在逛街买东西,他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化着妆穿着裙子大摇大摆地逛商场、泡咖啡厅,画面不要太搞笑。有人拍下视频传到网上去了,还有好几个路人给精神病院打电话。

王大力说道:“好想去见识一下,我觉得吧,这事结束之后,这小胖子以后不要做人了!”

我说道:“也许人家就此出名了呢。”

黄小桃笑道:“宋阳,看你细皮嫩肉的,打扮成女生肯定很好看!”

王大力兴冲冲地叫道:“对啊对啊,我也好想看,现在女装大佬很流行的。”

我连连摆手:“别别别,那太有损我的光辉硬朗的形象!喜欢女装你自己穿去!”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和监视丁旭的便衣警察打声招呼,要是他逛街的时候在哪里签了名,把笔迹保留下来。”

黄小桃问道:“行,你有什么用途吗?”

我说道:“我想赶走他的心魔!总不能让他一直这个样子吧!”

戒指是周泰福金店打造的,在南江市总共有三家,我们跑了两家没有线索,来到第三家,这一家明显感觉装潢比前两家要气派些。

我们找到经理,说要调查这个款式的戒指哪些人买过,经理在电脑上查找了一会儿,给我们列了一张清单。

这款戒指总共卖出了六枚,我一看上面的日期,最早的是2016年三月份,我说道:“没有2015年的吗?”

经理歉疚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家店两年前因为经营不善,被人收购过一次,之前所有的数据全部删除了。”

黄小桃柳眉一皱:“怎么会这么巧?”

我问道:“现任所有人是谁?”

经理答道:“许总!”

“许总?徐总?”难道此人就是丁旭说的徐总吗?这手段真是牛比,为了销毁证据把整家金店买下来了,但却干得太过火,反而欲盖弥彰。

这时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店外面,从车上踱下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经理连忙出去招呼,店里的人一起鞠躬道:“许总!”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眼神,说曹操曹操到,线索自己送上门来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