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道:“上去问话吗?”

黄小桃将敞开的皮夹克拉上拉链,然后把扎起来的头发解开,披在肩上,那股锋芒毕露的锐气瞬间收敛了几分,她说道:“先别打草惊蛇,看姐的!”

她命令王大力先去车上等我们,三人在一起关系不好解释,然后对我伸出胳膊。

我心领神会地挽住她的胳膊,我俩来到许总面前,黄小桃甜甜地喊了一声:“许叔叔好!”

许总眯着眼睛打量黄小桃:“你是……”

黄小桃提醒道:“许叔叔真是贵人多忘事,我父亲黄运鸿六十大寿的时候,你还来过我们家作客。”

许总恍然大悟:“啊,你是黄总的千金,瞧我这个记性!这位是你男朋友?”

黄小桃答道:“是啊,我们出来逛街,没想到能遇上许叔叔。”

许总大气的挥挥手:“哈哈,真是巧遇,黄小姐真是女大十八变啊,连我都认不出来了。你们在这里喜欢什么随便挑,我跟经理说一声,算我的。”

黄小桃装作好奇地问道:“许叔叔,你什么时候转行开金店了?原来的生意不做了?”

许总哈哈一笑:“闹着玩的,比不上你爸的产业,我还在做通讯器材这一块,这家金店只是分散投资而已。”

黄小桃故作惊讶:“通讯器材,这一行不好做吧?”

许总叹了口气:“可不是,这两年又是小米、又是什么三星,更不要提美国的苹果,国内的手机业是越来越难做了。”

黄小桃道:“不过南江市只有你一家,也算是一家独大了。”

许总摆摆手:“言过了言过了,南江市的市场竞争也很激烈的。”

黄小桃一脸好奇地问道:“许叔叔在这里还有什么竞争对手吗?”

许总赶忙岔开话题:“那个,我还有点私事要处理,改天我去你家拜访你父亲,到时候再一起喝茶好吗?”

黄小桃微笑着点点头:“好的,许叔叔再见!”

出门之后,我好奇地问道:“你跟他认识啊?”

黄小桃噗嗤一乐:“根本没见过面。”

我大吃一惊:“卧槽,不认识还聊得跟老熟人似的!”

黄小桃解释道:“南江市的大企业家就算不认识我爸,至少也听过名字,不过这家伙口风挺严的,没套出太多话。”

我说道:“既然都是生意场上的人,应该可以查到吧!”

黄小桃叹息一声:“今晚我去跟我爸叙叙旧,你要一起来吗?”

我答道:“我跟你爸又没说过话,坐一起多尴尬啊!”

“其实我爸前阵子还打听你来着!”黄小桃忽然故作神秘的坏笑一声。

“打听我干嘛?”我面颊一红。

“我爸问我在跟谁交往,我就说是你喽,自从王公子犯下"qiangjian"案身败名裂之后,他就再没提过让我跟他结婚的事,也没再给我物色别的对象,他叫我有机会的话,带你回家吃顿饭。”黄小桃说道。

这哪里是吃饭,分明是去接受黄老爷子的考核,我不禁搔搔头:“咱俩还没到见双方父母的地步吧!”

黄小桃仰起脸:“那你还不得加快速度!”

我俩相视一笑,这时王大力跑过来道:“我们不是在查案子吗?你俩怎么一言不合又开始发狗粮了!满大街都是你俩释放的爱的电波。”

我红着脸辩解道:“什么发狗粮,我们在讨论案情呢。”

王大力酸溜溜地说道:“是啊,讨论得含情脉脉、满面春风!”

黄小桃作了一个拉灯的动作,我问她干嘛呢,她说道:“把这个碍眼的电灯泡关掉!”

王大力很受伤地捂住胸口:“你们开始觉得我多余了,不要拦我,让我就此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

黄小桃笑道:“行啦,看你那受伤的样子,姐请你们吃个麻辣烫吧。”

我们在附近简单吃了顿午饭,然后我和王大力先回去学校了。隔日一早来到局里,黄小桃召开了一次案情讨论会,她通过黄老爷子查到了许志鹏,也就是许总的底细。

许志鹏今年五十七岁,五十五岁以前一直在给别人打工,两年前才正式拥有自己的上市公司。旗下的艾果手机虽然名不见经传,却因为高仿苹果手机、物美价廉广受欢迎,使他进入南江市富豪榜。

这个人用一个词形容就是老奸巨滑,他发迹前后大量兼并中小企业,是个玩无间道的高手,他专门培养商业间谍打进对手公司,窃走客户名单和商业机密,等对手遭到重创之后再跑出来收购股票。

目前许志鹏经营的业务包括通讯、电子、日化等多个领域。

听到这里,我叫道:“商业间谍,两年前,这些关键词和本案里的‘徐总’完全契合,他两年前的竞争对手是谁呢?”

黄小桃道:“这个还不清楚,毕竟他不是凶手,我们也不能公然去调查他。”

这时王援朝掏出一份文件扔在桌上:“这是我在秋晚霞去世的医院拿到的手术同意书,上面签字的人名叫郎骏,据医生回忆是秋晚霞的男朋友,医生对他印象很深。”

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当时秋晚霞一开始被医院诊断是肿瘤,手术切除之后发现竟然是癌症,而且扩散到了肝脏,当时郎骏已经拖欠了医院许多医药费,院方死活不同意继续手术。最终郎骏跪下来磕头求那个主任,主任说:“医院不是慈善机构,我们也要营利才能生存,你要是能在一小时内拿出一万块现金,证明你有这个偿还能力,我就给她动手术,否则免谈!”

结果郎骏连这一万块都拿不出,最后只能把秋晚霞带走,不久之后她就去世了。

黄小桃迅速用手机查了一下:“哈哈,这个线索太重要了,郎骏当年也是做通讯器材的,两年前他突然从南江市消失匿迹,他的这家通讯公司……”

黄小桃环顾众人,顿了顿继续说道:“就是许志鹏现在的公司!”

我没想到案情竟然突破得如此顺利,从目前掌握的线索看,许志鹏两年前为了搞垮郎骏,把一个女孩整成秋晚霞的模样送到他身边当间谍,事情败露之后,郎骏一怒之下杀害了她。

可是这里面有一个疑点,我说道:“死者手上为什么会攥着那枚金戒指呢?”

黄小桃道:“当事人已经找到了,咱们手上又有证据,就直接硬攻呗!”

我摇了摇头:“不,我们其实一样证据也没有!”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