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着脸对黄小桃说道:“还记得邓超越狱那天,我俩去监狱时,我给他塞了一包红塔山吗?”

黄小桃点头道:“看见尸体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想到是他了,这个标志简直就像亲笔签名一样,不会错的!”

邓超消失几个月后,又卷土重来了,而且偏偏是在我们即将毕业的时候,我心里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挥去这些念头开始验尸,死者是一名四十五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蓄着脏兮兮的络腮胡子,给人一种不修边幅的邋遢感觉,身上还有一股浓重的酒味,感觉是个收入不高的单身汉。

死者的衣服上沾满灰尘和杂草,裤子有拖拽痕迹,似乎是死后被人移动过。他的领口、袖口和口腔里都残留着一股浓重的酒味,脸色也有点发红,死前大概处在醉酒状态。

死者的右手食指和拇指里有泥土,我用洞幽之瞳仔细看了下,里面没有血迹和皮屑,应该是死前留下的。

然后我把死者口袋里的东西一样样取出来,一部用旧的智能手机、一串钥匙、半包七匹狼香烟、一块脏兮兮的手帕,还有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打开一看竟然是法庭的传票。

我递给黄小桃看,她说道:“我去给法庭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黄小桃走后,我将死者的衣服小心翼翼地脱下来,用手活动了一下死者的关节,摸一摸肌肉的僵硬程度,掰开瞳孔看了一下,推测出死亡时间为十小时左右。

当我把衣服放在一旁时,发现背后有斑斑点点的水渍,非常浅淡,我一时间想不出它是怎么留下的,暂时不去考虑它。

我用听骨木听了一下死者的躯干部位,死者内脏完好,只有支气管里堵塞了大量凝固的淤血。

喉部的切割伤非常干净利落,几乎一刀毙命!绝大部分血都逆流进了气管,伤口周围湮了一大块凝固的血迹,微微呈现出手掌的纹路,死者的手掌上也沾了一些血迹。

人被割喉之后不会立即死亡,实际上割喉造成的窒息才是真正死因,死者被割喉之后曾经下意识用手捂住喉咙试图止血。

望着这专业的刀法,我情不自禁地低语道:“邓超学长,这几个月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接着我撑开验尸伞,对着窗外透进的阳光慢慢调整伞面,发现了几处阳印痕,这时黄小桃走进来说道:“死者的身份确认了,是一名仓库管理员,他同时是明天将要开庭审理的一起谋杀案的关键证人。”

我摇头叹息:“看来明天开不了庭了,又一个凶手要逍遥法外……”

黄小桃问道:“你这边有什么发现?”

我收起验尸伞,道:“死者应该是昨天晚上喝完酒独自回家的路上,发现地上有一样东西,或者是钱,于是低头去捡。凶手趁机从后面抓住他的肩膀,快速地一刀割喉,整个谋杀过程没有任何个人感情在里面,就像是杀手做的一样。”

黄小桃点点头:“所以,你是想说,邓超已经是个职业杀手了?”

我说道:“还记得他越狱的时间点吗?刚好是我们端掉了那个非法直播网站之后,那家网站和某组织有密切联系,端掉他等于断了组织的一条重要财路,所以我有种猜想,组织已经将我视为眼中钉!于是把和我有仇的邓超救了出来,打算让他来对付我,只不过在此之前,他有别的一些任务要完成。”

我指着那根红塔山道:“邓超完成组织赋予的使命的同时,也没忘记向我们挑衅!”

黄小桃皱眉道:“这种手段倒确实很像是这个组织,我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我挥挥手:“对了,去发现尸体的现场看看吧!”

我和黄小桃驱车来到现场,抛尸地点是江边一片低矮的平房附近,我想起死者背上的斑状水渍,说道:“这个季节,应该不会起雾吧?”

黄小桃看了看天气:“也未必,如果要下雨的话,江边还是会起雾的。”

技术组早上已经取完证走了,现场围起警戒线,留了一名警察看守。我撑开验尸伞慢慢调整角度,地上除了一片凌乱的脚印外,还有一道清晰地拖拽痕迹。

邓超的身体不算强壮,拖拽死者应该相当吃力,我循着这条痕迹一直走,在一处转角处停下,盯着墙面看。黄小桃问我看什么,我掏出一包海草粉对着墙面一吹,上面出现一个清晰的掌印。

黄小桃惊讶道:“凶手留下的吗?多亏你发现,技术组的那帮饭桶竟然没注意到!”

我说道:“你瞧,指纹很模糊,像是人为破坏过的。”

虽然如此,但也是一个重要证据,黄小桃准备叫人过来采集,我摇摇头:“用不着那么兴师动众。”

我拿出一张毛边纸覆在上面,把掌印完整地拓下来了,小心翼翼地放进证物袋。

我俩继续追踪拖拽痕迹,最后它消失在路面上,那里有一段轮胎印。我盯着轮胎印打量半晌,说道:“是一辆轻型卡车,轮胎磨损有点严重,可能是辆旧车,从压痕的深浅程度看,当时应该是空车。”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兴奋地叫道:“是一辆冷藏车!”

黄小桃问道:“宋阳,你的思维越来越跳跃了,怎么一下子知道是冷藏车的?”

我解释道:“死者背后有斑点状的水渍,我一直在想到底是怎么留下的,现在我明白了,是冰碴,死者躺在一片冰碴上面,冰碴融化了就变成斑状水渍。”

黄小桃打了个响指:“你分析得有道理!”

我继续推测起来:“这辆车显然是全封闭式的,死者没有折叠痕迹,这说明车内空间足够一个一米八身高的人平躺,我估计是他偷来的车,查查最近有没有失车的报案。”

黄小桃说道:“行,我立即派人去查!”

黄小桃打完电话之后道:“暂时没什么事了,要不我去参观一下你和王大力的小店?”

我搔着头道:“巴掌大的小店,没什么好看的。”

黄小桃笑道:“你俩头一次创业,我怎么也得去支持一下不是?”

我点点头:“那好吧!”

我俩来到这家日化店,王大力正卖力地跟一名中年妇女推销卫生巾,把顾客送走后,他看见黄小桃,满脸堆笑地说道:“小桃姐姐,你怎么来了,瞧瞧我这店有模有样的吧!”

黄小桃环顾四周:“不错哟,姐真佩服你俩的劲头,说干就干!”

我说道:“主要都是大力在搞,我啥忙也没帮上。”

黄小桃信手拿起一包观看:“看你刚刚跟人说得天花乱坠的,什么透气防异味,你试过吗就敢瞎说?”

王大力一脸自豪地叫道:“每一种我都试过,绝对舒适透气,品质可以百分百放心!”

黄小桃惊讶得合不拢嘴:“厉害!太有敬业精神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