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吟了片刻,忽然开口问道:“这是一个杀人犯自然合理的反应吗?”

黄小桃扬起眉毛:“什么意思?”

“一刀割断咽喉,如此动机明确、毫不拖泥带水的杀人手法,和他之后的表现完全判若二人。他为什么当时不立即收拾现场,还要跑出去溜达一圈,等邻居发现并打电话之后,才傻乎乎的进行掩饰。”

黄小桃解释道:“他是第一次杀人,也有可能当时吓坏了,出去冷静一下,才想起来要销毁证据!”

我沉声道:“而且从照片上看,这一刀如此专业,是一个新手干的吗?”

黄小桃道:“人在气头上什么都能干出来,他是个身体健康的中年男性,完全有力量砍出这一刀!”

我叹了口气:“一切不合理的点都可以用看似合理的解释含糊过去,但这不是警察该干的事情,警察应该抓住每一个疑点,打破砂锅问到底!”

黄小桃叫道:“哟哟,还教育起我来了,你就是不想穿管家服给我端茶倒水是吧?放心啦,这件管家服是很帅气的,保证你穿上都不想脱下来。”

我笑道:“我要面子,但更爱真理!”

黄小桃也笑了:“这句不伦不类的名言是哪位大贤人说的,你是不是记错了?我记得原话不是我爱谁谁,但更爱真理吗?”

我脸上一红:“就当满足我的好奇心,让我去见见嫌疑人。真要是我想多了,今晚我作牛作马伺候你!”

黄小桃点点头:“好吧,我现在就安排审训!”

我摆摆手:“不用那么正式,我去拘留室跟他聊两句就行。”

我和黄小桃来到拘留室,犯罪嫌疑人丁某萎靡不振地坐在拘留室里,大概由于事业单位油水比较大,他长得大腹便便,红光满面,一看见我们来就激动地扑到铁栏杆上喊道:“警官同志,我冤枉啊,我真的没有杀妻!”

我安慰道:“你冷静一点,我来就是问这件事的。”

丁某拼命点头,两眼含着眼泪,黄小桃给我搬了张椅子过来,我小声道过谢,坐下道:“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交代一遍,如果你撒一句谎,我马上走,你自己找律师帮你吧!”

丁某瑟瑟发抖地道:“不敢不敢,我保证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他的样子虽然紧张,却没有掩饰。丁某开始诉说,昨天是他和妻子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两人下班后找了一家不错的馆子吃饭,原本气氛融洽,结果回来的途中,妻子在车座下面发现了那条内裤,两人大吵起来。

说起那条内裤,丁某当时一眼就认出来,确实是他偷情对象的。可他在外面偷腥一向很谨慎,从来没带到车上过,鬼知道这条内裤是从哪来的?

夫妻俩平时生活在一起,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感觉到,妻子早就知道他不老实了,与其说是这条内裤引发的矛盾,倒不如说是矛盾的集中爆发。

说起偷情这事吧!丁某也怪委屈的,他在家里一直没什么地位,前几年工作也不顺利,买房的钱还是妻子家里垫的,妻子平时对他颐指气使,他过得很压抑。后来单位有一个对他特别崇拜的晚辈,两人就自然而然地擦出火花来了……

我皱着眉头道:“谁要听你这些破事,说正经的。”

“好的!好的!”

丁某拼命点头,接着诉说,昨晚夫妻俩从楼下吵到楼上,惊动四邻,妻子把他以往的破事全抖落出来的。丁某自然气不顺,随手砸了几件东西,妻子也跟着砸,后来丁某大吼一声:“我杀了你!”

妻子用同样的音量吼回来:“你试试!”

后来丁某摔门而去,想去喝点闷酒,却发现没带钱包,于是给小三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受够了,早晚要跟这黄脸婆离婚什么的。电话还没打完,邻居就打来电话,说家里出事了,他立马赶了回来。

这个地方我打断他,严厉地吼道:“你没有立马赶回来,邻居是八点十分发现家里传来血腥味,你用了二十分钟才赶回去,不许对我撒谎!”

丁某拼命否认:“警官同志,我当时马上就赶回来了,并没有故意拖延时间。”

我问道:“你当时去了哪儿?”

“附近的一个小公园!”丁某答道。

“路上有什么事耽误了吗?”我继续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她毕竟是我老婆啊,一听说她出事,我马上就回来了!”丁某老实的答道。

我沉吟片晌,让他继续说。

丁某赶回家之后,首先印出眼帘的自然是妻子的尸体,他吓呆了,随后发现地上掉着几张发-票,也不知道是妻子还是凶手翻出来的?那是他给小三买包包和衣服留下的,而且这笔钱还是客户给的回扣,丁某心想此事要是曝光,他肯定要被单位开除,于是赶紧把发-票处理掉了。

他把发-票撕碎,放进洗手池冲走了,然后才打开门,叫邻居报警。可是没成想,警察来了之后勘查一圈,二话不说给他戴上手铐,他一路上不知道喊了多少冤枉,可是根本没人信他。

讲完之后,丁某举起了手:“警官同志,我说的这些句句属实,如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我不需要他赌咒发誓,我一直在用洞幽之瞳观察他,从微表情判断,他说的确实是实话。

我说道:“我会去再调查一遍的!”

起身离开的时候,丁某在后面激动地喊:“谢谢,谢谢,您真是青天再世啊!”然后传来一阵咚咚的声音,扭头一看,他竟然在拘留室里跪下来了。

出来之后,黄小桃说道:“这些证词没有法律效力的,我国法律重物证轻人证,在铁证如山面前,他的一面之辞是不会被采纳的。”

我点头道:“嫁祸者也很明白这一点。”

黄小桃微微一惊:“什么意思?”

我冷冷的翘起了嘴角:“我觉得,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嫁祸案。”

黄小桃摇头否认道:“他只不过是个小科员,嫁祸他有什么意义,而且你的推测仅仅是建立在相信他的话的基础上,没有任何证据支撑。”

我说道:“但他确实没有撒谎!”

黄小桃道:“你的眼睛也不是万能的,你忘了,当着你的眼睛撒谎的犯人可不止一个两个。”

我承认黄小桃说的有道理,便说道:“那我们就各自带着疑惑去调查好了,真理要越辩越明!”

黄小桃提醒道:“不过这案子目前已经结束调查,马上就要走司法程序了,你的时间不是无限的,顶多就三天。”

我一下子又鼓起干劲道:“老规矩,先看看尸体!”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