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黄小桃来到法医试验室里,只见铁架床上用白布覆盖着一具尸体,旁边的铝盆里还放着摘取出来的人体器官,除了内脏的骚臭味之外,我还闻到一股茶香。

孙冰心正趴在旁边的桌子上写东西,旁边放着吃了一半的甜甜圈,还有用保暖壶盖子装的蜜蜂茉莉茶。

黄小桃叫道:“孙大小姐,工作期间吃东西,你是来玩的吗?”

我觉得这不是关键吧,关键是孙冰心竟然在这种场合吃东西……

孙冰心在椅子上转过来,活动一下肩膀道:“太无聊了嘛,原来当法医天天要写报告,写得我都累死了,早知道这样我也当仵作好了。”

我笑道:“仵作不收女弟子!”

孙冰心跑过来,从口袋里取出一副平光眼镜戴上,眼镜很大,几乎覆盖了半张脸,她说道:“宋阳哥哥,大家都说我长着一张娃娃脸,戴上眼镜是不是显得成熟多了?”

我点点头:“完全像变了个人!”

孙冰心受用地笑笑,黄小桃却吃醋地道:“戴什么都掩饰不了你那一脸的幼稚。”

“你才幼稚!”孙冰心哼了一声。

“我哪里幼稚了?”黄小桃反问。

“说别人幼稚的人,自己才最幼稚。”

“不知道幼稚的人,才是最幼稚的!”

两人就跟蟋蟀一样,见面就要斗两句,我打断她们道:“你们俩个注意点形象,对了,我过来看下那桩杀妻案的尸体。”

孙冰心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可是尸体我已经解剖了!”

我摆摆手:“不要紧,随便看看。”

孙冰心揭开白布,下面露出一具已经被打开胸腔的女性尸体,黄小桃可能许久没看这幕画面,不太适应地捂住嘴,孙冰心问道:“小桃姐姐,喝茶吗?”

黄小桃瞪她一眼,从孙冰心那一脸贼笑就看出来,她是故意这么说的。

我说道:“你有什么发现?”

孙冰心两手插着口袋,挺有法医范地绕着停尸床转圈,说道:“死亡时间大概为昨晚七点半到八点左右,死因是喉部静脉断裂导致的血液逆流,引发的窒息与休克。死者身上没有搏斗痕迹,也没有化验出任何药物,除了自己在挣扎过程中撞出的淤伤之外没有其它外伤。”

孙冰心指着旁边一个装着流质的塑料袋道:“那是死者的胃容物,里面有最后一顿晚饭,吃的是海鲜什么的,通过食物的消化程度,可以把死亡时间再精准地缩短几分钟。”

我接过话茬:“总而言之,死者一定是八点钟之前死的,对吧?”

孙冰心点头。

我戴上一副橡胶手套,检查了一下伤口,伤口十分平整,是从右往左划的,从倾斜角度看,凶手的惯用手应该是左手。我回忆了一下,犯罪嫌疑人丁某也是左撇子。

孙冰心递过来一个装在袋子里的水果刀,刀子挺锋利的,上面沾了一些凝固的血迹,她说道:“这就是现场找到的凶器,和伤口完全吻合。”

凶器没有什么疑点,我掰开伤口看了下:“声带里面灌了一些血。”

“啊?”孙冰心凑过来看:“真的哎!”

人的声带位于咽喉中部,是由声带肌、声带韧带和粘膜三个部分组成,开合速度非常快,你听说过有人声带呛水的吗?几乎没有。

声带有血就意味着,死者开口呼喊的一刹那就被凶手一刀砍中喉咙,这种反应速度只有训练有素的高手才能办到。

死者瞳孔扩张得很大,表情呈现出一种极度震惊,我拿起她的四肢活动了一下,捏了捏,叫孙冰心去勘骨寮取一些东西过来。

我和黄小桃简单聊了几句案情的事情,一会孙冰心回来,取来听骨木、一瓶药水和几根银针,我用银针蘸蘸药水,扎进死者腿部的几块肌肉里面。

黄小桃问道:“这是做什么?”

我答道:“测酸碱度。”

“酸碱度?”黄小桃一头雾水,仵作确实有用酸碱度来验毒的手法,但这一次我并不是在验毒。

等了大约五分钟,我才把银针抽出来,两人惊叫道:“变色了!”、“这是中毒了吗?”

我笑道:“不是的,只是死者在死前一瞬间施放了大量的肌肉酸,所以涂了碱水的的银针才会变色。”

所谓肌肉酸是一种乳酸,在肌肉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会施放出来,普通人运动之后会感觉肌肉酸疼,就是这个原因。

黄小桃问我这代表什么意思?我并没有马上说,而是拿着听骨木去听死者的各个关节,另一只手慢慢校正她肢体的位置,将其还原到死前一瞬间的姿势。

由于死者是平躺着的,看起来不明显,我重演了一下,死者当时双手前伸,两腿绷紧,腰部朝左侧拧,黄小桃说道:“这个动作……死者当时似乎在抗拒什么,但也不奇怪,看见别人拿起刀要伤害自己,谁都会有这种动作。”

我说道:“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朝夕相处的丈夫!丁某说过,他在家里没地位,假如这样一个男人拿起刀要伤害妻子,妻子的反应应该是什么?”

孙冰心一口答道:“反抗!”

我微微一笑:“没错!”

黄小桃摇头道:“我觉得这纯属牵强附会,无论平时关系怎么样,在遭遇致命危险的时候,人本能的自保意识会使她作出抗拒的动作。”

我说道:“打个比方来说吧……”

我突然走到黄小桃面前,几乎和她脸冲着脸,黄小桃纳闷地问道:“你干嘛?”

我说道:“你干嘛不躲?”

黄小桃好笑了一声:“我跟你很熟啊,你又不会伤害我,我干嘛要躲。”

孙冰心略显不快地皱起眉,这个试验虽然有点突兀,但我是为了说明一件事情,我解释道:“心理学上有一个安全距离的说法!普通的社交距离大约是一米左右;朋友之间的舒适距离大约是半米到一米;非常亲密的人之间,距离是半米到零距离。假如陌生人跨过安全距离,被侵犯的人会本能地感到紧张、不安,而死者表现的种种体征不像是面对自己的丈夫,更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

黄小桃慢悠悠地说道:“我觉得吧……”

这时我从地上的影子看见孙冰心正在接近我,突然她从后面靠近,将一件硬物顶在我喉咙上,说道:“假如关系特别近的人要伤害你呢?”

由于我早就发现了,所以没被吓一跳,孙冰心失望地道:“你怎么反应这么迟钝?”

我笑道:“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来真的。”她手上拿的是她那副眼镜。

我继续解释道:“人的行动绝对不会违反性格,在死者眼中,向来懦弱的丈夫是不可能干出这种事的,就算丈夫手持水果刀冲过来,她也不会表现得如此惊恐!没有一丁点反抗动作!”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