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良久不语,似乎是内心受到了冲击,我和孙冰心留在厨房继续调查。几分钟后,黄小桃走进来,笑道:“宋阳,这次你错了哦!”

她手上举着一张照片,是女主人在客厅拍的,另外放着一把水果刀,就是凶器那一把。

黄小桃说道:“这是我从相册里面找到的,看来你的鼻子不灵了嘛,凶器才是真正的水果刀!”

我盯着照片道:“可是果盘里面当时有苹果!”

黄小桃摇摇头:“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水果刀,一般来说家里的刀是不会乱用的,尤其是切水果的刀。”

我一瞬间哑口无语,我和黄小桃在相互反驳对方的观点,这场思维较量的终点就是丁某到底是不是凶手?现在她确确实实地将了我一军。

孙冰心突然叫了一声,我以为她有什么发现,没想到说的话却是:“这套刀具我家以前也有呢,是万达超市店庆的时候拿积分兑换的,很难买到的!”

黄小桃得意起来:“没话说了吧!话说回来,无论凶器是不是这把水果刀,上面的指纹确实是丁某的。”

我一思考,脑袋就有点发晕,我说我去阳台透会气。

走到阳台上,我注意到正对面的窗户拉着窗帘,阳台上什么也没有。这片居民区地段不错,基本上没有空置的屋子,这让我有点起疑。

黄小桃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宋阳,这里可是六楼!就算如你所说,这是一场嫁祸案,那案发之后邻居很快发现异常,凶手要怎么逃离呢?”

我皱着眉头道:“八点丁某离开家,八点十分邻居才发现异常,凶手有十分钟时间。”

黄小桃指着楼下道:“看见那边有个停车场没有?停车场有个老大爷,当时他正在看电视剧,脸是冲着这个方向的,他的口供称八点到八点半之间,这栋楼没有人下去过。”

黄小桃又给我出了个难题,我正沉吟间,隔壁传来一对男女的对话——

“真倒霉,今天上班迟到了十分钟,被老板扣了钱!”

“叫你早点走的,你非不听。”

“我哪知道,我跟平时一样七点半出的门,路上也没有堵车,真是见鬼了!”

一听这话,我立即兴奋起来,十分钟是本案里一个关键疑点,我叫来黄小桃,问她:“是这户人家报的案吗?”

黄小桃点点头:“是的!”

“走,去拜访一下!”我叫道。

出来之后我注意了一下户型,这层楼是这样的,总共有四家,左右各有两家,中间是电梯。左右两家隔得很远,也就是说,只有隔壁能听见这个屋子里的动静。

黄小桃正要敲门,我说慢着,然后对着钥匙孔看了半天。

黄小桃笑道:“你在看什么,难道你还怀疑邻居不成?”

我冷冷的道:“有撬过的痕迹,而且很新!”

黄小桃愣了一下:“那又能说明什么呢,也许他们家最近遭过小偷。”

我已经能看到一道清晰的脉络,在刚刚听到那段对话,和看见这个钥匙孔的时候,我已经可以胸有成竹地断言,丁某绝不是凶手!

我们敲开门,女主人看见我们,惊讶道:“几位警官,案子还没查完吗?找我们有什么事。”

我说道:“问一件事情,你家的钟准吗?”

女主人一脸茫然:“准啊,我跟着电视对的!”

我看了一下手机:“现在是十三点四十六分,你家几点?”

女主人进屋看了一眼,出来后摸摸头道:“奇怪,我家钟怎么慢了,是十三点三十六分!”

我微微一笑:“谢了!”

女主人一脸不解,说了几句客气话就把门关了。

从黄小桃的表情看,她好像已经意识到什么,我问道:“昨晚的三个时间点是从哪里得来的?八点钟丁某离开家,八点十分邻居发现异常,八点半丁某回来。”

黄小桃答道:“八点是丁某和邻居一致说的,八点十分是邻居的口供,八点半是所有人一致说的,当时因为发生了命案,不少人被惊动了。”

我大叫一声:“那就对上了!这个案子是这样的,昨天早些时候,凶手进入邻居家,拨慢了他家的钟。八点钟丁某离开家,这时邻居家是七点五十分,凶手立刻进入丁某家中,杀害丁某妻子,然后摔门而去,正好是八点十分,也就是邻居家的八点整。八点十分,也就是实际上的八点二十分,邻居发现异常,打电话给丁某,他用了十分钟赶回来,但是到家一看却是八点半,这样就完美解答了,为什么丁某去小公园花了十分钟,回来却是二十分钟。”

孙冰心膛目结舌:“好复杂啊!”

我摇了摇手指:“并不复杂,简单理解就是邻居听到的丁某摔门而去,其实是凶手制造出来的假象!”

黄小桃皱眉道:“杀了人还弄这么大动静,干嘛不悄悄地走呢?”

我冷笑道:“自然是为了嫁祸!”

黄小桃忽然提出了一个疑问:“不对,停车场老大爷说,八点到八点半没有人下去过。”

“这个问题很好解决,等我一下!”

我快速下楼,取了我的验尸伞又回来,等电梯到达这层楼了我叫她俩进来,两人一脸不解地进来。我直接按了顶层,来到顶层之后,我说道:“从天台可以平行移动到其它单元!”

我推开天台的门,阳光照射进来,我撑开验尸伞,台阶上果然出现一道脚印。

脚印不断向前延伸,这个脚印是三十九码的,鞋印也很清晰。黄小桃用手机拍了一下,最后脚印来到另一个单元,走了下去。

以凶手的谨慎性格,肯定是不会坐电梯的,中间楼层也没有验的必要,一来是没阳光,二来是人来人往的早就破坏了。

至此,我已经描述了一个清晰的犯罪轮廓。丁某和妻子争吵的时候,凶手就躲在上面的楼道里,等丁某出去之后,他立即进入丁某家中,将丁某妻子杀害,然后从天台逃离。

孙冰心连连拍手:“宋阳哥哥太厉害了,一下子就把案件推翻了。”

黄小桃说道:“等一下,我刚刚叫局里发来一张照片!”

她把手机递过来,在两张照片之间反复切换,一张是丁某的鞋印,一张是刚刚拍下来的,两张居然完全一致。何止是一致?每个人走路的时候受力点会有微妙不同,有些人重心在后,有些人则喜欢掂起脚。

通过比对这两组鞋印,即便是我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同一个人留下的。

黄小桃说道:“凶手的罪犯手法确实高明,但他的鞋印出卖了他,他就是丁某本人,八点出门之后他迅速折返,杀了自己的妻子。”

我含笑看着黄小桃:“然后嫁祸给自己?”

黄小桃一下子被问住了,如果丁某真有这么聪明,他会被立马抓现行?

我给出了答案:“鞋印是另一个人的,只是这个人完美地克隆了丁某走路的习惯!”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