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对我的推论已经完全信服,她说道:“你的结论是,凶手杀死丁某的妻子并不是真正目的,真正的目的是嫁祸?”

我摆摆手:“现在还不能这么说,嫁祸这种事本身就是一石二鸟的,既可以让自己逃脱,又可以陷害别人。我们现在还不能断定凶手的目的是哪一个,只能说,这个案子的调查才刚刚开始!”

孙冰心说道:“站在凶手的角度说,要是计划中的某一环出现意外怎么办,比如说邻居发现钟被拨慢了?”

我笑道:“他大概会中止作案,选择其它机会,钟被拨慢了这种小事,应该不会有人报警吧!”

黄小桃握着拳头轻轻敲打脑袋,好像在整理思绪,等了大约半分钟,才说道:“这案子马上就要移交司法程序了,如果你想推翻案件,光凭这些还是不够的,因为所有的物证已经形成证据链,完全可以给丁某定罪。检察官可不会有耐心听你这些推理,你必须拿出关键证据来。”

孙冰心说道:“可以找丁某的律师呀,把这些告诉他,让他替丁某作无罪辩护。”

我摇摇头:“那没有太大意义,我们的目的不完全是证明丁某无罪,更是揪出真凶!根据司法机关‘一案不再理’的原则,就算在法庭上替丁某作了无罪辩护,真凶也一样逍遥法外。”

黄小桃笑道:“逍遥法外这四个字,对你来说就是最大的耻辱吧?”

我也笑了:“还是你了解我!”

孙冰心说道:“宋阳哥哥你懂得真多,我以前看过一部美剧,一个男的被控告杀害亲生女儿,他用自己杀妻的事实来证明自己没有杀女儿,但是杀妻案之前已经被判无罪,然后就大摇大摆地走出法庭了。”

我说道:“这也太嚣张了!不过司法就是司法,有时候确实很死板的。”

孙冰心叹息道:“我爸以前还希望我去当律师呢,我说律师有什么好的,知道被告是坏蛋还得帮人家辩护,心里得多愧疚啊!”

黄小桃打断我们:“闲聊到此为止,干活了,我们要不要再回现场看看?”

我沉吟片刻,说那就看看吧,我们折返现场,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全然没有收获,凶手做得太干净了。

从现场回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孙冰心听说王大力创业了,特兴奋,要去参观一下,我告诉她:“王大力交女朋友了,是个可爱的小学妹。”

孙冰心兴奋地问道:“是吗?带我去见见呗。”

从这个反应看出来,孙冰心把王大力也就是当成普通朋友,这小子毕业前夕还在苦恼,孙冰心和洛优优要选择谁,看来纯属庸人自扰。

两人打算回局里打个卡,再跟我们一起去找王大力,我们来到局里,一名警员回报道:“黄队,那个嫌疑人丁某下午不老实,偷偷接了一个电话,我问他谁打的,他说不知道!”

黄小桃惊讶地问道:“他手机不是收了吗?”

警员说道:“他有两部手机,就交了一部,自己还藏了一部。”

我对此事稍稍有点在意,要来那部手机,手机被放在证物袋里,下午接的电话来自一个陌生号码,黄小桃派人查一下,一查是个没听过的名字。

黄小桃掏出自己的手机打过去,接通之后那边传来一个声音:“我就在四单元楼下,快点下来!”

我俩都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这应该是个快递员,黄小桃问道:“你好,我们是南江市市局的警察,请问下午你有没有给尾号1014的手机打过一个电话,你要送什么东西吗?”

那快递员骂了一句:“死骗子,滚!”

然后挂了,黄小桃气得瞪眼睛,吩咐旁边的警员:“让呼叫台再给他打一遍!”

孙冰心问我:“呼叫台打过去,来显是110吗?”

我说道:“没那回事,110是不能往外打的。”

通过呼叫台又给快递员打了一遍,他这才相信我们是真正的警方,客气地说下午到那片小区送了一样东西,是寄给丁某妻子的。由于电话打不通就打了备用号码,也就是丁某的,快递是个长条盒子,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黄小桃说道:“你过来一趟!”

快递员语气里透着些许不情愿:“我还有一堆东西要送呢,晚一点行吗?”

黄小桃说道:“你过来,我付你两百块钱路费。”

“好说好说,我马上到!”快递员的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十五分钟后,骑着电瓶车的快递小哥赶来,将一个盒子交给我们,我们拆开一看,里面竟然是把和凶器一模一样的刀,外面用泡泡纸包裹得很紧。

黄小桃大惊失色道:“拿去化验指纹!”

我说道:“不用化验,这是一把新刀,而且是关键证据!”

“怎么说?”黄小桃有些疑惑。

我翻来覆去地看盒子,笑道:“你们没明白过来吗?为什么丁某妻子要买一把一模一样的刀?”

两人思考了一会,孙冰心拍着巴掌道:“我明白了,原来的刀丢了!”

黄小桃诧异地看了孙冰心一眼,孙冰心脑洞虽然大,但这次却说到点子上了,我点点头道:“没错,这把刀一下子解决了两个问题。”

首先是另外一把削过苹果的刀,正因为原来的水果刀丢了,所以才用那把刀临时充当水果刀。

然后就是凶器上的指纹,因为凶器在案发之前被凶手拿走了,上面本来就沾着丁某的指纹,正因为刀丢了,所以丁某妻子才另外买了一把。

也就是说,凶器是被凶手带进现场的,它原本并不在那里!

黄小桃打了个响指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想不到关键证据自己送上门来了,我立刻向上级申请重新立案调查!”

趁黄小桃去办理手续的时候,我来到拘留室,丁某仍然萎靡不振地坐在椅子上,看见我进来,一下子来了精神:“小警官,你查到什么线索了吗?”

我避而不答的问道:“你在外面有什么仇家吗?”

丁某想了想,苦恼道:“我就是一个普通小科员,谁会跟我有仇啊!”

“那你妻子呢?”我继续问道。

“她?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能和谁有仇。”丁某摇摇头。

我感觉夫妻俩的人际关系,最好还是详细问问,便说道:“你放心吧,案件已经有了一些重大进展,我们一定会抓住真凶,还你清白!”

丁某激动了揩了两把眼泪:“谢谢,谢谢,能遇上您真是我的造化,还没请教您怎么称呼?”

我最怕人家跟我提报恩的事儿,笑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刑事顾问,没有编制的。”

丁某泣不成声道:“你甭骗我了,下午那个队长给你端椅子过来,对你言听计从,我就知道你官一定很大!对了,我现在能回家了吗?”

这事不是我能决定的,这时黄小桃走进来说道:“不能,你还得在这里呆几天!”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