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解释道:“你的嫌疑还没有完全洗清,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努力证明你无罪。”

丁某激动万分:“只要我不用背黑锅,叫我怎样配合都行!可就是有一件事,我蹲了几天班房,这事好说不好听,等这事完了能不能劳驾你们警方给我单位写一封证明信?证明我是清白的。”

黄小桃点头说可以,丁某又是一番感激。

像丁某这样的人其实挺多的,一辈子兢兢业业,要是丢了铁饭碗就等于天塌下来了。所以妻子死后他干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抱着尸体恸哭,而是迅速处理掉可能会对自己不利的发-票。

这一番折腾,就到了五点多钟,黄小桃和孙冰心下班了,打算去找王大力,我打趣道:“小桃,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跟冰心妹妹一起下班?”

“没想过!”黄小桃笑道:“我是没想过我能准点下班。”

孙冰心叹息道:“下了班,跟宋阳哥哥一起出去吃饭,玩,每天都这样就太幸福了!”

黄小桃嘲讽道:“孙大小姐,你接着作梦吧!”

我们来到王大力店里,下班时段,一副生意兴隆的样子,除了个别陪女朋友的男生,店里基本上全是女的。

黄小桃赞叹道:“生意这么好,等哪天退休了我也来干这一行。”

我指着在柜台收银的洛优优介绍道:“那个就是王大力女朋友!”

孙冰心捂住嘴巴:“哇塞,好萌啊,像个高中生一样,是未成年吗?”

我拉下一脸黑线道:“绝对不是!”

王大力这么忙,现在找他有点过意不去,我提议去饭店先吃饭,我请客吧,黄小桃说道:“还是先参观一下你的房间!”孙冰心举双手赞成。

我带她俩来到房间,进门的时候尴尬道:“房间挺乱……呃。”

结果一看,房间收拾得干净整齐,大概是洛优优干的,这小姑娘还挺勤快,黄小桃打趣我道:“这还嫌乱,以后当你老婆肯定很辛苦。”

孙冰心连忙表示:“不要紧,我不介意!”

黄小桃骂道:“臭不要脸!”

王大力弄的一张两层床,挺有宿舍的感觉,这床我还没睡过呢,孙冰心张开双手倒了下去:“好像回到学校的感觉一样。”

孙冰心在床上打滚道:“好软的床啊,睡起来真舒服,宋阳哥哥,我可以上来躺一会儿吗?”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便摆摆手:“请便吧!”

她把外套和鞋脱了,黄小桃说道:“小妮子,你还挺自觉,不知道男生宿舍不能随便进吗?”

孙冰心拥着被子吐舌头:“你咬我啊!”

“当我不敢!”

黄小桃把外套和鞋也脱了,骑到孙冰心身上搔她的痒痒窝,孙冰心咯咯地笑,不停反抗求饶,两人闹腾得简直要把床给拆了。

我说道:“要不我叫份外卖吧?”

两人光顾着打闹了,头也不回地说道:“随便!”

附近的外卖我是头一次吃,挑了半天才挑好,回头一看,她俩已经没动静了。原来并排躺在床上睡着了,呼吸声起此彼伏,估计是白天工作太辛苦了。

望着这和谐的一幕,我不禁笑了笑。

不一会有人敲门,我以为送外卖的来了,开门一看是王大力,他好奇的道:“阳子,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呃!”

王大力看见床上躺的人,又看看我:“我错过什么了吗?”

我笑骂道:“满脑子龌龊思想!”

王大力羡慕地说道:“真是一幅稀世美景,来来,我拍下来留个纪念。”

我连忙阻止:“不行!”

王大力叫道:“原来你小子占有欲还挺强。”

主要是我的果照被老幺拿去长期要挟我,此事我深有感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

不一会外卖来了,我把她俩叫起来,随便吃了一顿饭。晚上王大力拉着我们还有洛优优去附近的KtV唱了会歌,黄小桃和孙冰心小睡一觉又精神饱满了,黄小桃模仿起当红女歌星来惟妙惟肖,孙冰心喜欢的歌都是些二次元歌曲,什么《权御天下》、《锦鲤抄》之类的,令人叹为观止。

在他们几人的怂恿下,我也一展歌喉,我会唱的歌有限,只能献丑唱一首周杰伦的新歌《等你下课》。

这一晚上玩得挺嗨,临走的时候,王大力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副墨镜戴上,叼着牙签,把一包东西塞给黄小桃:“黄警官,这是小弟的一点心意!”

然后还有孙冰心的一份,自然全是卫生巾。

黄小桃很默契地演上了:“你小子挺懂事,姐笑纳了,以后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

出来之后,黄小桃开车送孙冰心回家,叫我们不要送了,我挥挥手:“明天见!”

两人从车上招手:“明天见。”

王大力说道:“真难得大家能一起出来玩,阳子,没有我给你当助手你习惯吗?”

我答道:“还好吧,效率一下子上升了!”

王大力一脸受伤的表情:“真的吗?原来我一直在拖你后腿。”

我拍拍他的肩膀:“逗你的啦!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

王大力接口道:“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自己……那啥,我先送优优回去哦!”

洛优优住在附近,王大力送她去了。我一个人回到住处,不是熟悉的学校宿舍,没有吵闹的室友,稍有点寂寞和冷清,这种不适应感大概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吧?

隔日一早,我来到局里,正赶上黄小桃召开案情讨论会,大部分警察还不知道此案已经发生质的变化,听到这些线索和推测之后,不少人都挺意外的。

黄小桃朝我看一眼,道:“此案的疑点是宋阳最早发现的,昨晚我们去现场复勘的时候,找到的线索已经完全说服了我!我们得出一个初步结论,此案另有真凶,应该重新调查一遍,把范围再扩大一点。”

有人提问:“扩大到什么范围呢?”

黄小桃说道:“我们暂时调查死者和丁某的人际关系,看看他们与哪些人结过仇;另外将此案从横向、纵向展开,在小区里找更多的目击证人,调查近一个星期以来,有没有可疑人员出没。”

有人提问:“有具体方向吗?”

黄小桃把这个问题抛给我,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可以去查一下案发现场对面的那间空屋子!另外去四单元找找目击证人,问他们在案发当晚八点十分以后,有没有看见一个男人从楼上下来?”

我描述了一下这个男人的特征,身高相貌我拿不准,但是我敢肯定,他的走路方式、习惯动作跟丁某非常像!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