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里没有麻醉药物?”我沉吟道,那样的话要如何完成在一辆车内调包。

当然,我们目前全部的推理都基于凶手是模仿者,整个案件确实存在另一种可能,它也许只是单纯的杀妻案。

作为杀妻案而言,这桩案子证据确凿,几乎可以立即定罪,但我的疑点正是它太圆满了!

我摆摆手道:“去走访一下目击证人,那家洗车店的伙计还在上班吗?”

黄小桃点头:“那个伙计上的是大夜班,应该还在。”

“对了,帮我做一件事!”

我让她派人去给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拍一段视频,黄小桃不解其意,我神秘的道:“自有用处!”

我们驱车来到那家洗车店,洗车设备是全自动的,车进去出来就焕然一新。我记得华人神探李昌钰破过一个既简单又复杂的案子,有一个男的在酒店和人口角,把对方拽到外面打成重伤,然后开车从他身上碾过去,之后把汽车反复清洗。

当然虽然有一堆目击证人,但是就是没有关键证据,犯罪嫌疑人的车几乎被拆了,才在底盘找到一小片血迹,这才定罪。

李昌钰的许多案件其实都很简单,完全没有影视作品那些曲折离奇的剧情,但是他那种锲而不舍、永不言弃的精神值得每个破案人员学习!

这时,一个长满青春痘的小伙过来问我是不是洗车?黄小桃亮出证件,小伙惊讶道:“原来是警官啊,刚刚你们不是来过了嘛,还想问什么?”

我下车之后问道:“之前那个嫌疑人来你店的时候,你是怎么注意到他的?”

伙计说道:“怎么可能没注意到,他的车头都撞变形了,上面全是血,一看就很可疑。”

我问道:“那人下车了吗?”

伙计点点头:“下车了,他洗完车还到对面买了包烟。”

我叫他描述一下对方的身高、特征,讲完之后,我拿过黄小桃的手机,给他看嫌疑人的照片,问道:“是他吗?”

伙计挠着头,辨认半天,最终摇了摇头:“不太像!”

然后我又调出黄小桃叫人拍的视频,是犯罪嫌疑人拘留室里来回走动的样子。伙计一看,又十分肯定地说道:“对对,就是他,这个走路姿势我记得一清二楚!”

伙计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看的照片和视频是同一个人。黄小桃诧异地扬起眉毛,我道过谢,上车之后黄小桃问道:“这人难道有脸盲症?”

我笑道:“虽然大部分人都自嘲自己有脸盲症,其实这种病的发病率极低,我想他的认知能力是完全正常的。”

黄小桃诧异的道:“那他为什么看照片认不出,看视频就认出来了?”

我解释道:“其实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认知,脸只占到百分之八,剩下的全部是肢体、言谈、行为!模仿者深谙这一点,所以他根本不需要易容,只需要完美克隆另一个人的肢体语言、说话方式就足以在陌生人面前以假乱真。”

黄小桃问道:“那么你的结论是,这一次确实是模仿者干的?”

我答道:“还不能肯定,只能说百分之八十可能性!”

“那你现在要去见见犯罪嫌疑人吗?”黄小桃询问。

我沉吟道:“这个不着急,我们先去解决一件事情,弄明白模仿者是如何调包的!”

我叫黄小桃把车开到我的住处,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我们轻手轻脚地打开门,王大力睡得正香,发出一阵山响的呼噜声。黄小桃压低声音道:“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欣赏王大力的睡姿吗?”

我摇摇头:“不,我要表现催眠给你看!”

黄小桃诧异道:“你会催眠!?”

我蹲在王大力面前,在手机上播放一段比较柔和的轻音乐,开始暗示:“王大力,仔细听我说,你现在感觉很放松……”

催眠的引导语是没有一定规范的,总而言之让被催眠者身心放松下来就行了。李老师的案件之后,我读了一些关于催眠方面的书,催眠的原理很复杂,但是方法却很简单,并不需要特别高深的理论知识,只要合适的环境、恰当的手法、易催眠的对象,即便是门外汉也能办到。

不少目不识丁的农民会玩一个小戏法,把鸡四仰八叉地放在地上,用手盖住它的眼睛,一会功夫鸡就不动了,怎么戳都没反应,那其实就是一种简单的催眠。

用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催眠其实就是被一件东西、一个人迷住,学生认真听课、歌迷欣赏明星表演的时候,那种浑然忘我的状态其实就是一种浅层的催眠!

我耐心地说着引导语,起初王大力没有反应,后来不再打呼了,他现在处在一个睡眠和清醒之间的状态,我的话他是可以听见的。

为了测试成功与否,我举起他的一只手,说道:“你感觉自己的手很僵,好像木头一样,完全放不下来。”

王大力模模糊糊地跟着道:“手……好硬!”

我松开手,奇迹发生了,王大力的手真的举在半空中不动,黄小桃无比惊讶地道:“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冲她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从桌上拿过一瓶矿泉水:“把嘴张开,我这里有一瓶高浓厚的烈酒,你必须喝掉它!”

王大力张开嘴,我开始倒矿泉水,一边慢慢地倒一边说道:“你感觉一股酒精的辛辣味在口腔里弥漫,火辣辣的感觉冲进你的食管,你的肚子好像烧起来了,头也有点发晕。”

喝到三分之一的时候,王大力突然呛得咳嗽了一下,眼皮快速地动了动。黄小桃吓得捂住嘴,其实王大力现在已经进入深层催眠,就算我扇他耳光他都不会醒。

王大力含含糊糊地推脱:“不能再喝了,要醉了!”

我强硬地说道:“你必须喝完它!”

王大力还在抵触:“头晕,想吐!”

我叫道:“把它喝完,张嘴。”

王大力虽然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用老幺的话来说,我现在已经黑进了他的大脑,可以任意摆布他。当然,只能在合乎他自我道德认知的范围内,如果我叫他上街裸奔,他就会强烈抵触并且清醒。

我一点点把矿泉水灌完,黄小桃惊讶得眉毛都挑到发际线里面去了,等他全部喝完,我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王大力含糊地回答:“头晕,身体飘飘的,肚子火辣辣的,想吐!”

我说道:“现在我数三下,你会忘掉刚刚发生的一切,然后醒过来。”

我招手示意黄小桃赶紧撤,我一边数数:“三、二、一!”一边退出屋子,并且掩上门,门里传来王大力把椅子弄翻的声音,然后是一阵呕吐声。

黄小桃小声笑道:“你这家伙,简直坏透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