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这动静,我和黄小桃赶紧冲进屋里,王大力下半身还在被子里,两手撑着地面,吐了一地水,我故作惊讶的道:“大力,你吃坏肚子了?”

王大力脸红红的,口齿不清地回答:“我酒喝多了,给我倒杯热水!”

我给他端来一杯水,又拿了条湿毛巾,王大力皮肤滚烫,脸颊发红,完全是醉酒的样子。他喝了口水,用毛巾揩把脸道:“酒这玩意真是害死人。”

我安慰道:“你跟客户谈生意,也不用那么拼命啊,喝坏了身子多不值!”

王大力叹息道:“没办法,他们非灌我……”说到这里,王大力愣住了,皱着眉头拼命回忆:“阳子,我昨晚跟谁一起喝酒来着?”

我两手一摊:“我哪知道啊!”

王大力拍拍脑门:“记忆力衰退,我这是未老先衰的节奏吗?该死,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说道:“别想了,你躺着吧,我给你弄点醋,能解酒的。”

一会儿功夫,我端了一小杯醋过来,王大力喝完之后,我问道:“感觉好些了吗?”

王大力连连点头:“好多了!”

由于我刚刚催眠过他,他的潜意识还记得我的声音,所以我的话仍然有一定暗示作用。

我叫王大力先躺着吧,王大力感动地说道:“阳子,多亏你在我身边,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挥挥手:“说啥客气话,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出门之后,一直憋着笑的黄小桃拍着我的背疯狂大笑:“哈哈哈,你真是太缺德了。”

我笑道:“我只是示范一下!”

今晚这个试验对我来说是比较有意义的,它证明了两件事情,一个是人在不清醒的状态极容易受暗示。第二个是在暗示作用下,水可以变成酒,那么我想水也可以变成麻醉药!

黄小桃说道:“你的意思是,模仿者也使用了催眠,让犯罪嫌疑人以为自己吸入了麻醉药,并且真的被麻醉了?”

我说道:“这是我能够想到的唯一可能性!”

黄小桃问道:“可模仿者要如何在短时间内催眠呢?他又没有李文佳的那种眼睛。”

我沉思了片刻道:“走,去见见嫌疑人吧!”

我们驱车来到局里,由于今晚发生的案件,整个楼道里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忙活。我和黄小桃来到拘留室,嫌疑人李某一看见我们就大喊:“你们要替我作主啊,我真的没杀我老婆,我都说了八百遍了,当时我被人弄晕了!”

我当即安慰:“你放心,我们来就是调查此事的,你随我来审训室吧!”

李某一惊:“又要审?那椅子坐着怪不舒服的,刚刚审我的警察还拿台灯晃我眼睛,能不能就在这说?”

黄小桃笑道:“我们不会拿台灯晃你眼睛的,饿了吧?我给你叫份盖浇饭,一边吃一边聊。”

李某的警惕力这才放松下来,旁边的警察打开牢门,李某出来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脖子上有两块淤青,大小和间隔看上去似乎是大拇指和食指捏出来的。

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李某自己看不见,所以不知道。

我拿手比了一下,说没事了,黄小桃叫警察先带他去审训室,并点了一份外卖送过去。

我们没有马上进去,等外卖送到,李某开始吃饭,我们才进去。往他面前一坐,李某非常老实地自我介绍:“我叫李大志,性别男,今年34岁,职业是……”

黄小桃挥手道:“行了行了,这些都问过了,你不用拘束。”

我补充一句道:“因为我们是相信你无罪的!”

“哎呀,理解万岁!”李某伸手要过来和我握手,我没理他,他又把手缩回去了,再怎么说,审训员和嫌疑人必须一定距离。

我说道:“从头到尾,说说今晚发生的事情吧!”

李某说他平时在驾校上班,一星期就回一趟家,两人去超市买了些食材,路上聊些家长里短,这时来了几个电话,他妻子有点神经过敏,平时最讨厌的事情就说话被打断。

那些电话都是学员打来的,问这问那,李某虽然烦,但只能耐心解答。挂了电话,妻子脸色就不对了,拿这事上纲上线,说他压根不重视自己,两人就吵上了。

听到这里我想,这又是模仿者故意设置的,妻子有这方面的忌讳,李某又是驾校老师,这个导火索点的几乎是完美无缺!

两人到了停车场还在吵,妻子一怒之下先走了,李某还在车上收拾东西,突然有人用一块布蒙住他的口鼻,李某挣扎了半天,渐渐不省人事。

我打断他问道:“还记得那块布的气味吗?”

李某解释道:“略带甜味,有刺激性!”

这种特征一听就是乙醚,但他的说话方式却有点可疑,因为书上就是这样描述乙醚气味的,他就好像在照本宣科一样。

由此可见,他这段记忆是在催眠之后被强行植入的,自己以为是当时闻到的气味,其实他什么也闻到。

我点头示意他继续说,李某昏迷了几个小时后,突然腿上一疼,他大叫一声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在高速公路上,双手握着方向盘。李某吓坏了,什么也没想,就继续开车。

一边开一边试图理清思绪,自己怎么突然开到这里来?他自己是教驾驶的,所以知道,有些司机确实会在开车途中睡着。

他回忆起一些片断,但当时完全不知道妻子已经死了,还打了个电话但没拨通。由于那条公路是单行线,也不能拐弯,他只能一直开。

这时后面有警车跟过来,一开始李某根本不知道是找自己的,警车从左右夹过来,用喇叭大喊,命令他靠边停车,李某很配合地停车。

结果一帮特警涌上来,二话不说就给他戴上手铐,之后就被带到局里审问,审到一半的时候李某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顿时号陶大哭。

说到这里,李某又伤感地抹了几滴眼泪:“也不知道哪个千刀万剐的家伙,杀了我老婆,我绝对饶不了他!”

等他情绪缓和下来,我问道:“清醒的一瞬间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度的吗?”

李某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吓坏了!换成你突然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在高速公路上开到六十迈,你能不害怕吗?”

我问道:“除此之外呢?”

李某拧着眉毛艰难地回忆道:“我发现旁边的车门没有关紧。”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