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门没关紧?”我沉吟道。

“是啊,我随手给关上了,当时正在开车,也没想太多。”李某答道。

我问道:“你腿上疼的那一下是怎么回事,被人拧的吗?”

李某回答:“不是,被扎的!”

我说想看看,李某见黄小桃在,起初不太乐意,我笑道:“我到桌子这边看,她看不见。”

李某这才慢腾腾解开裤子,露出大腿,上面确实有一个红点,好像是被锥子之类的东西扎伤的,李某不太放心地问道:“警察同志,这针不知道有没有病毒,你们之后可以化验一下吗?”

黄小桃点点头:“我待会让法医取你一些的血样化验!”

这是安慰他的话,许多病毒潜伏期很长,刚进入体内是化验不出来的,模仿者扎这一下只是为了让李某清醒过来,所以应该是干净的。

我又想起一件事:“你妻子视力如何?”

李某答道:“挺好的!”

我皱眉,刚刚的话他全部说的是实话,这一句却撒谎了,我不禁加重了语气:“说实话!”

李某突然抱着脸哭起来,哽咽地道:“人都死了,瞒着也没必要了,警察同志,她其实是个近视眼。”

我好奇问道:“这种小事为什么要撒谎?”

李某交代和妻子的工作有关,妻子在机场工作,一直想进客舱服务部,也就是去当空姐,但那个行业对视力要求极严格,所以她有近视眼这事对谁都瞒着。

我皱了皱眉毛:“那你妻子近视的事,有谁知道?”

李某这次回答的很干脆:“除我之外,谁也不知道!”

我们让李某先回去了,整个案发经过我已经弄明白了,这一次可以说有点神乎其技。

模仿者在停车场悄悄钻进后车厢,然后将一块沾着水的布抹在李某脸上,同时用手指掐住他的颈静脉,使他大脑缺氧,进入短暂的昏迷。

这时模仿者并没有马上催眠,因为时间上来不及,而是坐进驾驶座,打了一个电话让李某妻子停下。近视眼的李某妻子并没有看清车里坐的人,我怀疑模仿者当时可能穿着和李某一样的衣服。

这时模仿者突然加速,撞死妻子,然后逃之夭夭……

他的目的是嫁祸,光杀掉人还不足够,他需要目击者。于是他跑到一家洗车店,故意让伙计目击到,然后驱车逃上高速公路。

他应该是在路上对李某进行了催眠,人处在昏迷或睡眠状态下,防御意识非常薄弱,很容易就催眠了,这一点我刚刚在王大力身上验证过。

几小时后,模仿者把李某扶到驾驶座上,将他的手搭在方向盘上,脚踩在油门上,突然用一根锥子把他扎醒,同时自己跳车逃跑,这一切都是在高速行驶的汽车上完成的。

他知道以李某的职业素养和行为习惯,就算清醒过来也会继续开车,于是便制造了杀人潜逃的假象,这招金蝉脱壳真是既大胆又完美!

这次的凶器是那辆车,技术组在上面只找到了李某夫妻二人的指纹,方向盘和驾驶座上只有李某一个人的指纹及毛发,结合停车场的监控录相,可以说铁证如山。

如果不是上一桩案件给我们打了预防针,这起案件只会被当作普通的杀妻案。

听完我的还原之后,黄小桃唏嘘道:“站在模仿者的立场来说,这次的案子做得有点险!”

我点点头:“大概是因为这对夫妻一星期才见一次面,他可以下手的机会不多。模仿者的作案周期似乎是七天,上一次的案子里,我们在那间空房间里发现七份晚报,说明他在那里呆了七天。”

黄小桃问道:“假如只是嫁祸的话,李某是一名驾校老师,每天都开车,随便找个学员来嫁祸他不就得了吗?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杀掉他妻子。”

我跟着沉吟,模仿者的手法极其冷静、动机非常明确,几乎不掺杂个人感情在里面,上一次是杀妻案,这一次也是杀妻案,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联系。

我说道:“查查这两组受害者之间的联系吧!”

黄小桃答道:“调查工作就交给我了,你赶紧回去睡觉吧,这都凌晨四点了。”

我拍拍她的胳膊:“你也早点休息。”

刚走没几步,黄小桃忽然叫道:“天这么黑,我送送你?”

我摇头笑笑:“不用!”

我一个人走夜路回去了,自从拥有了冥王之瞳之后,我似乎更加适应黑夜,呆在黑夜中我丝毫没有不安全感,甚至很享受一个人在夜晚漫步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冥王的含义,夜晚世界的主宰者。

隔日一早,黄小桃召开了一次案情讨论会,除了目前已经掌握的线索外,她还找到了模仿者跳车的地点,是两段交通监控之间的盲区。

技术组通过反复比对这两段监控,发现驾驶室里坐着的人有微小的差异。模仿者很谨慎,在每个有监控的地方都没有露出正脸,故意用帽子遮挡,所以这个也无法当作呈堂证供……

另外,和上一次一样,模仿者在李某单位宿舍附近租了一间空房子,在里面呆了一个星期左右,目前还在查。

至于两名妻子之间的联系,由于她们工作、人脉全无交集,王援朝在负责这个,还在调查中。

开完会,我打算去模仿者跳车的地点看看,他走过的地方总会有些蛛丝马迹。

我们来到那段高速公路,下车步行,高速路外面都是荒地,因为已经到了初夏,草地特别茂盛。我看见一起跟来的孙冰心撑着把小阳伞,黄小桃苦笑道:“孙大小姐非要来,谁都拦不住!”

我说道:“有这种积极性是好的嘛,总比除了验尸什么都不参与的法医要好。”

我们散开在这片区域仔细搜寻,一会有警察说找到了,我们赶过去,只见地上的草有被压过的痕迹,留下一些鞋印,痕迹清晰得不需要验尸伞也能观察。

我望着地上的踪迹试图还原模仿者的体貌特征,我眯着眼睛道:“此人穿38码鞋,体型偏胖,身高大概一米七五,性格胆小谨慎,是个右撇子,走路的时候喜欢掂起后脚跟……不对!”

黄小桃问道:“什么不对?”

我这才意识到我说的这些全部是李某的特征,模仿者跳车之后,仍然在模仿李某的行为习惯。

黄小桃纳闷道:“身高、体型应该不会错吧?”

我说道:“那也未必,他为了模仿被嫁祸者,可能会穿内增高鞋,为了跳车时减少冲击力,也可能故意在衣服里塞一些填充物。”

我头一次遇到这种,完全没有自我特征的罪犯,他简直就是一团谜!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