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模仿者的犯罪周期,下一次作案应该是在一星期以后。这几天大家四处调查,可是面对这样一个扑朔迷离的罪犯,我们越调查越感觉他离我们很远!

我仍然继续检索最近整个南江市的案件,到了第三天,我发现桃源分局有一桩案子非常可疑,这是一桩杀妻案,发生在三周以前,各方面都非常像模仿者干的。

由于时间间隔比较久,犯罪嫌疑人贾某已经被移送到看守所等待开庭,黄小桃打了个电话,叫桃源分局把那桩案件的一切资料拿过来。

不一会儿,资料送来了,摊了一大桌,我一样样拿起来看。

案件经过是这样的,三周前的一天晚上,贾某妻子的娘家突然接到她打来的一个电话,说贾某要杀她,语气特别慌乱,电话随即被挂断了。

贾某的岳父岳母慌忙赶到贾某家中,发现房门虚掩,屋里有血腥味渗出来。

二老推门一看,自己的女儿倒在地上,整个脑袋已经被砸扁了,凶器是一个杠铃,门上还有贾某踹门时离下的脚印。

警方在凶器和现场找到了大量贾某的指纹和皮屑,贾某下落不明,几天后警方在一个出租屋里找到畏罪潜逃的贾某,将其逮捕。

贾某本人的供词‘漏洞百出’,他说他和妻子正闹离婚,那天晚上妻子打电话叫他回去签离婚协议,他回到家之后,听见妻子和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似乎正在行苟且之事。

贾某气得要死,自己还没离婚呢?她就把野汉子带回家,而且这套房子还是他买的。

他掏出钥匙开门,发现锁换了,大声呼唤里面也没人应门,于是一脚门踹开。进门一看他吓呆了,妻子倒在血泊中,脑浆流了一地。

贾某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一下子扑到血上,他吓坏了,慌不择路地逃出门外。

警方问贾某当时为什么不报警?贾某说怕被怀疑,后来又推翻自己的口供,说自己干了亏心事,因为他之前跟妻子关系最恶劣的时期,在网上找过一个杀手,是对方主动找他的,当然最后没谈成,因为价钱超过他的承受能力。贾某怕这事被抖出来,怀疑到自己头上,就索性装作没去过现场的样子。

看完之后,我沉吟良久,黄小桃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我说道:“能见到嫌疑人吗?”

黄小桃有些为难:“这案子已经走司法程序了,程序上有点困难,但是可以探监,今天肯定不行。”

我点点头:“那就先去现场看看吧!”

我们来到这案子的现场,贾某的房子已经被法庭贴上封条,虽然是薄薄的一张纸,但撕了就等于越权,黄小桃不屑道:“怕什么,出事姐担着。”

说完她伸手要撕,我猛然一挥手:“等下!”

我跑到楼下小超市买了几片暖贴、一瓶矿泉水,把暖贴贴在矿泉水上,里面的水很快就加热了,然后把封条的胶焐软,轻轻摘下来,再用开锁工具把锁打开。

黄小桃诧异道:“还是你鬼点子多,你以后可千万别当贼啊。”

我笑道:“当贼多没意思,又没有你这么漂亮的警花相伴!”

黄小桃一本正经地说道:“为了南江市的治安和稳定,我要继续美丽下去。”

我们推门进屋,现场已经打扫过了,一点血迹都看不到。我一眼注意到门边就是卫生间,我拉开门看了看,里面空间不大,但藏一个人绰绰有余。

我沉吟道:“真是技高人胆大!”

黄小桃问道:“发现什么了?”

我摇摇头:“现在只是猜想,还不能一口咬定就是模仿者干的,毕竟这案子里面的夫妻关系很差,也许是真正的杀妻案。”

黄小桃道:“可以假设嘛。”

我笑道:“好吧,我们来假设一下,这也是模仿者的手笔!”

如果这案子也是他做的,那这一次可以说相当高明,这一次模仿者没有模仿丈夫,而是在模仿妻子,案件本身很简单,模仿者走进屋里,把妻子杀了。

然后他打电话给丈夫,也许用了变声器,叫他过来签离婚协议。等丈夫赶来之后,凶手在卧室里同时扮演两个人行苟且之事,他已经摸准了贾某的性格,知道他会采取过激举动。

当贾某歇斯底里地踹门的时候,模仿者躲到门边的卫生间里,等贾某进门,被眼前一幕震惊的时候,他悄悄伸出腿绊了一下他,让丈夫的手沾上血迹。

在网上找丈夫的杀手也是模仿者事先扮演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让丈夫心中有鬼,不敢报警!如此一来,贾某身上的嫌疑才会被无限放大。

丈夫跑了之后,模仿者继续用变声器给妻子父母打电话,称丈夫要杀自己,然后从容离开。

这一次与其说是嫁祸,倒不如说是做局,使贾某对警方说的真相看起来全部像谎话一样。

这些当然全部是推理,我无法验证它,其实除了丁某那案子找到了关键证据以外,李某的案件也没法证明,不抓到模仿者,李某和贾某都得坐牢。

屋子里家具都贴着封条,我用不着一一打开,把耳朵贴在上面,用手敲打周围,就大概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梳妆台的抽屉里面似乎有东西,我故伎重演,把封条小心翼翼地揭下来。抽屉里是一些化妆品、保健品还有一部手机,手机开不了机,我问黄小桃:“带充电器了吗?”

黄小桃道:“我把电池取下来吧!”

黄小桃卸下自己的电池简单用导线连在了那部手机上,由于长时间没开机,一下子跳出一堆信息。我看了一下,没什么重要线索,然后打开死者的微信号。

大概浏览了一下,一条信息引起了我的注意,死者对一个朋友说:“谢天谢地,我终于考到驾照了。我一个同学她老公是驾校老师,多亏他关照,我科目二才及格!”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视线,我翻了一下死者的通讯录,上面果然有‘驾校李老师’这个联系人,我问道:“你有李某的号码吗?”

黄小桃说道:“有……不过我手机没电池!”

我掏出我的手机拨到局里问了一下,果然‘驾校李老师’就是在押的李某。也就是说,两名死者是同学……不,三名死者年龄相仿,恐怕她们都是同学。

我终于抓住了三起案件的联系!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