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王援朝打电话,快速地说道:“王叔,把两名死者毕业的学校,报一遍给我听!”

王援朝报了一遍,果然她们是同一所高中的,我问道:“她们在一个班吗?”

王援朝答道:“不太清楚,我现在就在这所学校,但他们找不到档案了……”

我叫道:“位置告诉我,我马上过来!”

我和黄小桃赶到那所高中,王援朝此刻正在档案处,桌子上堆了一堆档案,看来找了相当长时间。我告诉负责人三名死者的名字,问道:“没有这三个人吗?”

负责人道:“哪一届?”

我想了想,给出了一个猜测:“大概是九五、九六届的样子。”

负责人找了找,纳闷的自言自语:“奇怪,怎么不见了呢?”

找了半天,仍旧一无所获,黄小桃道:“把校长叫来问问吧!”

负责人打电话找来校长,从校长那里得知,半年前学校遭了一场火灾,烧毁了一部分档案,包括九五、九六届在内,所以缺失了。

难怪王援朝一直没查到,原来档案不在了。

我急道:“你们的档案不登记入库吗?”

校长的表情有些尴尬:“我们这所学校升学率普普通通,每年都招不到多少学生,所以你看资金一直跟不上,就没搞信息入库!”

我心想,半年前这场火灾会不会也是模仿者干的呢?真要是这样的话,这场连环杀人案可谓处心积虑了。

没有档案,我们只能找那一届老师来调查,很快校长带过来一帮老师。说起这三名女生的名字,大部分任课老师印象不深,毕竟他们带的班太多,只有一个班主任想起来了。

那班主任回忆道:“我记得她们成绩都不太好,经常在一起玩,好像是住一个宿舍的。”

“住一个宿舍?”我急道:“宿舍没有住三个人的,还有一个叫什么?”

我隐约有种预感,第四个人可能会是下一个受害者,或者凶手。

班主任敲打着光秃秃的脑袋想了半天:“叫什么晓岚……纪晓岚?不对不对……哦,我想起来了,林晓岚。”

我问道:“确定吗?”

班主任点点头:“确定,因为这孩子得过那一年的新概念作文奖,印象比较深。”

旁边一个语文老师也附和道,确实有这事。

我问她们关系如何,班主任说挺好的,作为老师,大概也不清楚女生宿舍内的事情。

这里能查到的线索只有这么多了,我们走出校园,黄小桃掏出手机查,我问查什么呢,黄小桃道:“新概念作文奖是萌芽杂志社举报的,网上应该能查到。”

我兴奋的笑道:“哦哦,我咋没想到。”

黄小桃嘲讽的瞥了我一眼:“你上学的时候,根本不关注这个吧?”

我羞愧地承认:“高考作文30分!”

黄小桃果然找到了当年那篇获奖作文,声情并茂地朗诵起来,读到一半突然不读了,说道:“太长了,不看了,我直接给杂志社打个电话找这个人。”

她联系到萌芽杂志社,交谈了有二十分钟,那边终于发来了一份林晓岚注册时填的家庭地址。

这个地址是十年前的,现在可能已经搬家了,黄小桃叫王援朝立马去查,王援朝一声不吭地走了。

我和黄小桃回到车上,黄小桃说道:“咱们来拜读一下林晓岚同学写的文章吧!”

我掏出手机叫她转发给我,原来林晓岚发表的是自传体小说,主要描写一些情窦初开的内容,大概我情商低吧?我看得很牙酸,就翻得很快。

黄小桃却看得很认真,一边看一边赞叹:“写得真好,作者一定是个内心敏感纤细的女孩子。”

我说道:“我真佩服这些写小说的,怎么能憋这么多字出来!”

黄小桃白了我一眼:“那是因为你神经大条,感受力太低,表达能力也就差。”

我拉下一脑门黑线,黄小桃拍着我的肩膀道:“怎么,受伤啦?你也不可能全身上下都是优点吧。”

我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没事没事,我完全没往心里去。”

看小说对我来说真是很痛苦,我竟然有点想睡觉,这时黄小桃叫了一声:“快看这篇!”

我凑过去看,那是一篇反映学校欺凌的小说,主角自称小静,因为小静家贫长得又不好看,就成为宿舍里三个人集体欺负的对象。那三个女生把痰吐在她的鞋里,在她的头发里放嚼过的口香糖,把她的日记拿出来大声诵读,或者就是把她的日常用品故意弄丢。

小静面对欺凌选择了忍气吞声,那三名舍友却更加变本加厉!把她按在地上扇她的耳光,把她的脑袋按进马桶里,在她睡觉的时候往她身上浇水,把她母亲寄给她的毛衣当着她的面烧掉。

这篇小说用冷静的口吻描写着三个女生疯狂的欺凌,字字触目惊心,看得我不禁咬住手指。

后来,小静认识了一个男生,恋爱的喜悦让她暂时忘却了那个‘名为宿舍的地狱’。但之后发生的一件事,令她永远无法原谅这三名女生!

在一个雨夜,三名舍友抢了她的手机,念她和男朋友之间的短信息,以此取乐,小静拼命嘶吼着“还给我!还给我!”她们却毫不理睬。

三人想到了一个好玩的恶作剧,编了条短信发给小静男朋友,谎称自己生病了,高烧40度。

结果男朋友在冒雨赶来的路上,被一辆货车挂倒,从他身上碾了过去……

事情发生之后,三人跑来道歉,话语里却满是威胁,威胁她不许把以往的事情说出去,否则要她好看。小静依然选择了沉默,然后在一个深夜用刀捅死了她们。

小静跪在一片血泊中,等着审判降临,但她的内心已经空空如也。

小说以这样的悲剧结局,看完之后,我的胸口好像压着一块大石似的压抑,许久透不出一口气来。黄小桃的反应比我还剧烈,她啪嗒啪嗒地落下眼泪,打湿了手机屏幕。

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安慰道:“想哭就痛痛快快哭吧,这里没外人。”

黄小桃像开闸泄水一样,哇的一声扑到我怀里哭起来,我轻轻拍打着她:“想起什么伤心事了吗?”

黄小桃点头,等哭过一阵才抽泣地说道:“我小时候……也被一个比我大的女生……欺负过……想起就好难过……”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