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黄小桃返回宿舍里,去检查林晓岚的尸体。

因为晚上去见经纪人,林晓岚穿着比较鲜艳的衣服,望着满地的鲜血和面目模糊的尸体,我不禁有种香消玉殒之感!

我戴上橡胶手套过去尸检,死亡时间不到半个小时,死因是颅脑破裂、大出血,从地上的痕迹判断,她死前应该痉挛得相当厉害。

旁边有一个水泥砌的台子有轻微破损,上面沾着鲜血和一些碎肉。

我检查了一下林晓岚的发根,有毛囊脱落的迹象,显然凶手是从后面拽着她的头发,使劲地把她的脑袋朝水泥台子上砸!

除此之外,我注意到她的两边脸颊有红肿,似乎是被人用力地扇过耳光。扇得非常重,致使嘴角出血,一边眼角膜脱落,整个眼珠一片血红,口腔内部也有出血,我还在她嘴里闻到了一股尿味。

她的膝盖上有擦伤,我把尸体翻过来,发现腰部有一个清晰的鞋印,黄小桃立即用手机拍下来,虽然意义不大。

似乎凶手曾经用脚踢着她的后腰,迫使她跪在地上。

黄小桃忽然说道:“宋阳,地上有个东西!”

我抬头一看,一个角落里放着一个矿泉水瓶,里面是一些澄黄的液体,我拿过来,刚拧开盖子就闻到一股尿的骚臭味。

我站起来说道:“模仿者这一次好像非常不冷静,逼她喝尿、扇她耳光、然后又把她的脑袋往水泥台子上撞,活活折磨致死。”

黄小桃皱眉道:“校园欺凌的重演!”

我接着检查尸体,想找找别的痕迹。奇怪的是她身上没有其它伤痕,如果说是模仿者在发泄某种情绪,身上总该有些踢打伤,但是并没有。

还有一个疑点,林晓岚是被挟迫的,她身上竟然没有捆绑和束缚的痕迹,难道她是自己走过来的?

我说道:“收回刚刚的话,模仿者这一次依然是冷静的。”

黄小桃哭笑不得:“折磨成这样也叫冷静?”

我抬起头,视线落在一个地方,招呼黄小桃过来看。只见最里面那堵墙的瓷砖上面有两道双面胶,上面粘了一些灰尘,我用手比划了一下道:“这个大小,似乎是一部手机!”

我回头看了一眼:“模仿者是在执行另一个人的命令,他把手机贴在这里,让雇主可以从头至尾‘欣赏’林晓岚被虐待的过程,他冷静得就像一部机器。”

黄小桃皱眉道:“可是,为什么要虐待林晓岚呢?她当年难道也是施暴者?”

我摇头说道:“三名施暴者都是家破人亡,林晓岚却是一个例外,似乎凶手对她有特殊的‘情感’。林晓岚说自己被欺凌的时候明显是在撒谎,我后来看了一些关于她的访谈记录,她曾经在节目里扮演一个校园欺凌的受害者,搏得大家同情!”

黄小桃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欺凌事件不是发生在林晓岚身上的,而是另一个人,林晓岚是旁观者。她把这些悲惨经历安到自己身上,用它来搏出位,从而成为了当红美女作家。”

我接口道:“凶手对欺世盗名的她似乎更加憎恨,于是选择用这种方式杀死她,让她切身品尝一下被欺凌的滋味!”

我说了声走吧,黄小桃问道:“脚印不验吗?”

我摇了摇头:“他不会留下自己脚印的,况且我也没带验尸伞!”

因为这里的命案现场,之后技术组还要过来扫一遍,所以我就不烧纸钱了,等回局里再烧。

出门之后,警察找到了一个目击证人。那个路人说刚刚看到一辆车停在附近,从上面下来一男一女,女的长得挺漂亮的,两人就进了学校,他以为是约会的小情侣就没太在意。

黄小桃问道:“男的长什么样?”

路人回忆了半天:“很普通,大众脸,我想不起来。”

不仅仅是他想不起来,我也想不起来,刚刚模仿者脸对脸跟我说话,现在叫我回忆那张脸,我也说不出来。他长着一张非常非常普通的脸,普通到一转身就能忘掉。

我问道:“他俩是并排走进来的?”

路人回答:“对啊!”

黄小桃接着问道:“后来那辆车呢?”

路人摇摇头:“这我没注意到。”

车应该是被变装成警察的模仿者开走了,黄小桃叫人去找附近的监控,结果街头街尾都有监控,他停车的位置恰恰是两段监控之间的盲区。

车牌号倒是拍下来了,经过技术手段还原之后一查,是套牌的。

这个人简直就像幽灵一样,总是能在遍布城市的监控摄像头中间找到盲区,来无影,去无踪,连我都感到佩服!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翻林晓岚以前发表的小说,黄小桃问道:“你怎么还在看这些?”

我说道:“我在看发表日期!”

我注意到,那篇关于校园欺凌的得奖的小说发表得最早,之后陆续有一些这类题材的作品,但都不如那一篇惊艳。后来林晓岚写了一部长篇小说《破碎的十七岁》,我看了一下简介,基本上也是这个主题。

我想林晓岚一开始大概是无心为之,没想到小说火了,后来出于营销、人气、形象种种考虑,把这段发生在别人身上的经历安在自己身上,将自己塑造成悲剧主人公。

她并非一开始就打算欺世盗名,而是一步步,在各种因素下走到今天,变成凶手眼中的‘骗子’!

也许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所做所为对凶手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所以模仿者找到她,提出让她和凶手见一面的时候,她没有拒绝,也许她还抱着‘好好谈谈’的想法。

没想到来到学校之后,看见的只有一部手机,模仿者突然对她开始施暴,那个被她盗走经历的人则全程冷眼旁观。

说完之后,我感慨道:“一个人撒下一个谎,就得不断撒谎去圆它,最后连自己都分不清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我们路过一个闹市区,我不自觉地朝窗外看,觉得每个人都可能会是模仿者,当然,这家伙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找到。

黄小桃叹息一声道:“线索又中断了,而且这一次断得最彻底,凶手杀完了所有要杀的人,我们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这案子看来……”

我说道:“不,我们还有一条线索,这条线索可能连凶手都没意识到,可以赌一次看看!”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