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陈设简单,只有一张沙发,一台电视机,地上胡乱扔着一些垃圾,窗帘拉着。

我和黄小桃走到里屋,发现墙上贴着许多照片,照片都是偷拍的,包括四名死者和她们的丈夫,被模仿的警察,以及一些没见过的人。

黄小桃指着其中一张照片道:“刚刚那家饭店的老板也在上面。”

“这人真是相当专业!”我随手打开一个柜子,发现里面全是假发套、假胡子,以及各行各业的服装、鞋子,还有一个变声器。

除此之外还有整型医院要用到的硅胶填充物,他大概是把这些缠在身上,改变自己的体型。

看完之后,我说道:“先撤出去,叫些人过来盯着。”

退出门外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地上掉了一根断成两截的自动笔芯,应该是夹在门活页上的,我们刚刚推门的时候把它弄断了,我说道:“这家伙真是太谨慎了!你在这里叫人,我赶紧下去买根自动笔芯装上。”

我迅速下了楼,周围没有便利店,正找呢,突然黄小桃来个电话,她声音压得很低:“宋阳,刚刚有一个男人伸头看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我问道:“什么特征?”

她回答:“衣服脏兮兮的,看着像个农民工,手上拎着一个工具箱。”

我心里顿时感到一阵不妙:“很可能就是他,我去追!”

我立即折返回去,用洞幽之瞳在人群中捕捉蛛丝马迹。经过一个巷口的时候,地上有一滩积水,我看见有一串脚印一直延伸到巷子里面,我冲进去一看,地上扔着一身农民工的衣服。

模仿者在这里变装了,他现在可能是任何一个人,我给黄小桃打了一个电话道:“来不及叫警察增援了!刚刚那个人就是他,你下来一起找,我在你斜对面的巷子里。”

一会功夫,黄小桃赶来了,带着几名协警,还是她有办法,把附近维持交通秩序的协警都叫上了。

黄小桃说道:“有劳大家了,抓到嫌疑犯记大功一件,还有奖金!”

一名协警问道:“你也不说一下嫌疑犯什么特征?”

我插话道:“应该是个身高175左右的中年男人,不过他会变装,你们密切注意街上的老人、乞丐、搬运工,这些不怎么引人注意的人。”

大家散开之后,我和黄小桃沿着巷子方向走去,来到街上,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我实在是一筹莫展。

黄小桃问道:“他会不会扮成协警?”

我说道:“我刚刚仔细盯着每个人看过,凶手不在里面。”

我说分头找吧,手机一直开着保持通话。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擦身而过的每一张面孔,路边有一个乞丐,我多看了他几眼,乞丐毫不回避我的视线,拿着小破碗在我面前晃晃:“可怜可怜!”

等我走过去之后,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转过身来到乞丐面前,从他的破碗里抓出一把钱闻了一下,我露出冷笑:“你扮演得很完美,但还是露出破绽了。”

乞丐充耳不闻,仍旧晃着小碗。

我冷冷的道:“你对面是一家生意兴隆的炸鸡店,从那里出来的路人会把零钱扔给你,按理说你收到的零钱上面会有很重的油味,可是并没有!”

我这番话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说给电话里的黄小桃听的,目的是告诉她具体位置。

乞丐抬起麻木的双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道:“接着装!”

他突然把手中的破碗扔到我脸上,硬币哗啦啦撒了我一身,爬起来就跑。我下意识地伸手挡了一下,回过神来时人已经跑进人群里,我一边追一边大声:“他往东边跑了,赶紧包抄!”

我一路撞开行人,追了一会,乞丐的身影消失了,我看见地上扔着几件又脏又破的衣服。

我心头一阵懊恼,这时黄小桃说道:“宋阳,有一名协警看见他了,他向西冲进一个巷子里面!”

我看见我左边有个巷子,立即冲进去,经过转角之后发现巷道里空空如也,抬头一看发现模仿者穿着一身外卖员的衣服,正用双手撑着墙壁往上爬。

由于他这一次变装很匆忙,脸上的妆还没卸。

眼看着他就要爬上去了,我集中精神发动冥王之瞳,模仿者尖叫一声,好像见了鬼一样从高处摔了下来。

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模仿者倒在地上痛苦地打滚,两眼流泪,神情恐慌至极,好像见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他声嘶力竭地叫喊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这是我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冥王之瞳,时间也比练习的时候要长。这双眼睛长时间发动,会让我的大脑局部供血不足,眼前顿时一阵阵发黑,头也晕乎乎的,这种负作用可以称之为反噬。

模仿者被我盯得快要崩溃了,我这才收起冥王之瞳,他瑟瑟发抖地缩成一团,似乎完全不打算再逃跑了,我也因为头疼捂住脑袋。

这时黄小桃和协警们从两个方向冲过来,黄小桃给模仿者戴上手铐,她见我捂着脑袋,问道:“这家伙打你了?”

我敷衍道:“没有,可能是手术后遗症吧。”

黄小桃关切地说道:“你这两天太累了,下午回家休息一下吧!”

我摇摇头:“不要紧的。”

我朝模仿者看了一眼,他那张脸真是太普通了,毫无特色可言,双眼空洞,给人一种没有灵魂的感觉。

黄小桃说道:“大家辛苦了,把你们的协警编号报一下,我之后让局里面给你们记功。”

众人欢欣雀悦,我走到模仿者面前道:“咱们终于见面了!”

他笑着打量了我一眼:“咱们终于见面了!”

我皱眉道:“你给我老实点!”

他也喝道:“你给我老实点!”

我震惊了,他竟然在模仿我,而且模仿得很像,我说道:“收起你的花招吧,待会局里见!”

他冷笑道:“收起你的花招吧,待会局里见!”

过了一会儿,警察赶来,把模仿者押上警车。刚刚用完冥王之瞳,我感觉很疲惫,坐进车里就靠在座椅上,不停地拿手指揉捏鼻梁,黄小桃担忧地问道:“宋阳,你要不要睡一会儿?”

我摇头,我不仅仅是疲惫,头脑里面胀乎乎的,当警车路过一家便利店时,我看见冰柜里陈列的牛奶,馋得不得了,非要下车买一瓶。

黄小桃给我买来一大瓶牛奶,冰凉的牛奶喝进肚里,感觉特别畅快,那种大脑发胀的不适感才逐渐缓和。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