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之后,陶静面带狞笑,似乎仍在回味着那天晚上复仇的快感。

我问道:“我想弄明白一件事情,你暗示或者授意凶手去杀人了吗?”

陶静愣了一下,答道:“是的,是我命令的!”

我捕捉到她的微表情:“可你的表情却告诉我,你在撒谎,整个犯罪完全是模仿者个人的意志,你充其量只是改变了最后一个人的死亡方式,连教唆都算不上。”

陶静冷冷地说道:“你错了,这是买凶杀人!”

我问道:“买凶的钱呢?”

她说道:“昨天晚上我已经打到他帐上。”

黄小桃立即叫人去查证,查了一下模仿者的帐户、信用卡,什么也没查到,最后在他的微信上发现陶静昨天晚上打来的四块钱红包。

陶静这样做无非是想往自己身上揽罪名,我说道:“你这样折腾是何苦呢?他肯定逃不了法律制裁,但你不一样,你可以平平安安地走出这扇门。”

陶静的表情满满都是厌恶:“你讲道理的样子,就像当年那批试图说服我的校领导,在你们这种人眼里,别人的死活永远无关痛痒,自己的利益才最重要!”

听她把我和那帮人混为一谈,我有点恼怒。而且她说的一点道理也没有,这跟我利益有半毛钱关系,我很快意识到,她是在故意激怒我。

陶静是否有罪,完全取决于我们手上这份报告怎么写,她现在似乎已经看破生死,想和模仿者一起坐牢。

我说道:“我才没跟你讲道理,我在说事实,你别幼稚了吧,四块钱也能算买凶杀人?我给你十块钱,你帮我杀十个人好吗?”

陶静说道:“不管是四块钱,还是四百万,总之这是买凶杀人!”

我摇头大笑:“你们之间没有交易的事实,他的红包还没收取呢,也没有任何口头或书面的协议。如果这也算买凶杀人的话,假如我不小心给一个陌生人打了几块钱红包,那个人杀了人,我是不是也成了买凶杀人?”

陶静皱眉,这场审训真是前所未有,我们在拼命证明她无罪,她在拼命证明自己有罪。

陶静眼神黯淡地低下头:“初恋男友死去之后,再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我不想放弃他,对我来说,他就是一切。他被捕了,我的整个世界也终结了……”

我说道:“监狱又不是男女混监,你去坐牢一点意义都没有,你在外面,至少可以给他送饭!”

陶静吼道:“你们就一定要判他死刑吗?他杀的那些人有多可恶,如果你是我,你也会这样做的!”

我说道:“法律无情,复仇有很多种手段,为什么一定要杀人?”

我和黄小桃小声交谈了几句,这场审训到此就算结束了,我站起来说道:“别傻了,我不会让你坐牢的,走吧,我带你去见他一面!”

陶静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眼里有泪光闪烁,她咬着嘴唇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叹息一声,看着她的眼睛:“我没有帮你,只是在做该做的事情,希望你早点从阴影中走出来。”

陶静恸哭起来,口齿不清地道:“你说得倒轻巧,我怎么可能走出来?每天晚上梦里都会梦见那段日子,我对任何人都不敢信任,和谁都处不来,她们把我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失败者。”

我拍拍她的肩膀:“你现在不是敢大胆说出自己的心声了吗?你不要拿一辈子为四个人渣做过的事情买单。她们已经死了,家破人亡,你还活着,难道不该好好把握自己的人生吗?”

作为参与破案人员,我说这种话自然不太合适,但是从内心出发,我希望陶静能够变得开朗一些,不要再被过去折磨。

陶静一边哭一边点头:“谢谢!”

我和黄小桃先离开了,让她一个人冷静一会儿,隔着审训室的单向玻璃,黄小桃叹息连连:“真是一个可怜的女孩!”

我心里五味杂陈,人生的不公平是无法改变的,毁掉一个人的人生往往只需要一件事,一句话即可,许多人用一辈子在弥漫内心的创伤,制造创伤的人却活得逍遥自在。

面对不公平的世界,我们能做的只有接纳不完美的自己,继续前进。

这起案件结束之后,警方召开了一个记者发布会,只是对外宣传是一桩连环杀人案,为了保护陶静的,也没有提到当年那场校园欺凌。

模仿者很快被送到看守所等待开庭,整个案件有一件事最让我意外,模仿者这样一个实力超绝的杀手竟然是一个人单干,不属于任何犯罪组织。

结案这一天,我和黄小桃从局里走出来,黄小桃对着天空伸了个懒腰:“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我说道:“别高兴太早哦,你要穿上我指定的衣服,做指定的事情,忘了吗?”

黄小桃撅着嘴:“是是是,你说吧,什么要求姐都答应,别太过分哦!”

我说道:“你等我一会!”

我快速跑到她办公室里,把放在那里的一个盒子拿过来。黄小桃打开一看,脸颊立即红了,里面是她有一次无意中说想要的洛克克式连衣裙。

黄小桃娇羞地笑道:“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我一把年龄穿这种可爱系的衣服,被同事看见多丢人啊?队长的威信还要不要了?”

我说道:“你还想反悔不成,必须穿!”

黄小桃点点头:“知道啦,那指定的事情呢?”

我说道:“明天陪我约会!”

黄小桃长松了口气似地道:“好,明天早上来接我。”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