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冰心取了些血样去做化验,我拿出听骨木听了下死者的胸腔和腹腔,两名死者的内脏都比较完好,肺部也有大量积水,但奇怪的是胃里没有溺液。

我检查了一下死者的指甲,指甲里面有一些沙砾,可是只有沙砾,按理说溺毙的人应该指缝里满是泥沙才对?而且拳头攥紧,呈鹰爪状。

我掰开死者的嘴,用手晃晃她们的牙齿,牙齿没有松动,我注意到第一名死者的鼻腔里吸入了一些纤维。

我纳闷道:“这个溺毙很奇怪啊,有些特征符合,有些不符合,死者死前一直在宾馆房间里面吗?”

黄小桃道:“这一点有宾馆工作人员可以作证,她们上午八点左右开了房间,一直没离开,中途叫过一次午饭,送餐人员也证实她们当时是两个人呆在屋里。发现尸体是下午两点左右,从中午到两点,前台人员一直没有离开过岗位。”

我点头,在尸体身上仔细嗅了下,没闻到什么明显的气味。

就算她们中午出去了,一出门就被人打晕扔到水里,时间也不足以泡成这个样子!

我拎起她们头发里的水草看了看道:“这水草和上午张兵身上的有点像,是一种苔藻,有些人会在鱼缸里放一些做装饰。”

黄小桃回忆道:“宾馆大厅是有一个鱼缸,但不太可能是在那里淹死的。”

我摇摇头:“这些水草是人为放上去的,你瞧,放得很均匀,我觉得凶手刻意在炮制溺死的假象,但是做得很失败。他想传达什么,或者在掩盖什么?”

黄小桃忽然道:“我听孙冰心说幽灵公交车好像和水有关,说给我听听呗!”

我是不太乐意把案子跟什么灵异事件扯上关系的,但这三人既然昨晚都上过幽灵公交车,看来这个联系不能忽视,我就把昨天看到的那篇帖子大致讲了一下。

黄小桃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看还是查一下这辆来路不明的公交车吧!”

我叹息道:“查吧!”

黄小桃打电话交代了一下,这时孙冰心推门进来,兴冲冲地说道:“宋阳哥哥,第二名死者的白血球含量偏高,远高于平均值。”

我问道:“这意味着什么?”

孙冰心想了想:“我记得触电的人,白血球会增高。”

我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看来对上了,第二名死者腹部的烧伤痕迹是电击枪留下的,我们可以试图还原一下案发经过……”

我走到一块空地上指点道:“假设这里是门,凶手敲开门,第二名死者过来开门,他二话不说用电击枪放倒了她,然后冲进门内!第一名死者想必非常惊慌,凶手命令她转过身去,第一名死者照办了,凶手猝不及防地掏出小锤子砸在她后脑勺上,然后走过去,给第一名死者也补了一枪。”

我换了一个位置继续道:“两人延髓受到重创,已经意识不清,也无法动弹,凶手将她们放到床上,脱下衣服,你刚刚说没有性侵痕迹,我纠正一下你的措辞,只能说没有"qiangjian"。凶手为什么要脱-光死者的衣服呢?我想是为了制造溺死的假象,他把某种液体撒在死者身上,很快就出现了浸泡的痕迹,然后像古代的纸刑一样,将几张纸覆在死者脸上,不停地往上面倒水,死者吸入了大量的水,最终窒息而死。”

黄小桃问道:“你怎么确定是用纸的?”

我解释道:“第一名死者鼻腔里有一小片纸纤维,我观察了一下,可能是a4纸之类的。”

孙冰心询问:“那皮肤浸泡的假象,又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我摇头道:“化验恰好是我的弱项,这个就交给你吧!”

“好的,你说死者没被"qiangjian",那她们被性侵过?”孙冰心问道。

我说道:“差不多吧!”

我撑开验尸伞,调整着光线让伞影落在死者身上,死者苍白的皮肤上很快浮现出一些手印,尤其是乳-房部位,两人惊愕地叫了一声。

手印上没有指纹,看来凶手比较谨慎,是戴着手套作案的。

我比对了一下手掌的宽度,此人手掌很宽厚,像是一个从事重体力劳动的人,年龄可能有四五十岁的样子。性侵应该是临时起意的行为,凶手看见死者身材不错,于是就摸了两把,我不相信会有人为了摸两把胸就杀人。

我试图还原凶手的特征,飞快的说道:“凶手可能有过案底,性格内敛沉稳,文化程度不高,目前应该是从事木匠、工头、裁缝之类的职业,工头的可能性最大!”

黄小桃诧异的瞪大眼睛:“这是怎么看出来的?他使用的锤子吗?”

我笑道:“不是的,凶手是一个完美的执行者性格,制定出一套计划能完美地付诸实际!他的目标是把死者伪造成溺毙的样子,虽然从我们的专业视角看破绽很多,但总体而言还是很成功的,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是木匠、工头、裁缝这种执行者类型的职业,工头的体力应该最好的,所以可能性较大!”

黄小桃笑道:“你说得有道理。”

验完尸,我照例烧了两沓黄纸,孙冰心从死者皮肤上取了些样拿去化验,离开的时候我问道:“对了,死者的随身物品呢?”

黄小桃说道:“衣服被凶手掖进了床下面,死者的手机一部华为的被凶手扔进马桶里,已经开不了机了,另一部苹果的被拆了手机卡拿走了。”

我说道:“看来凶手的经济情况一般。”

黄小桃点点头:“我已经叫人去密切关注黑市上的动向,看最近有谁出手苹果手机。”

我隐隐有点担心,假如这场连环杀人案真的和幽灵公交车有关,那现在最危险的不是别人,正是下落不明的洛优优,我只能默默祈祷,千万别发生这种事。

我突然叫道:“帮我查个手机号!”

我让黄小桃查一下洛优优的号码,她现在关机,完全定位不到。黄小桃给电信局打电话查了一下她今天的通话记录,有三条,一条是王大力的,一条是打给火车站的,似乎她真的买车票去了。

还有一个陌生号码,显示机主姓名是周扬,这个号码就是刚刚才打给她的。

我不觉得洛优优会去见周扬,她不是那种女孩,只是担心她卷到这桩案子里面,我指着周扬的号码道:“再查一下这个号码!”

技术警察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打一阵子,告诉我道:“也关机了!”

黄小桃疑道:“怎么回事,都关机?”

我有两个猜想,第一、他俩现在在一起,洛优优把王大力绿了;第二、他们遇到生命危险了。

我宁愿相信是前者!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