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王大力打了个电话,叫他过来,王大力不情愿地回道:“生意正忙呢,没功夫!”

我怒道:“不行,赶紧过来,有十万火急的大事!”

等待的时候我用电脑查了一下,洛优优家是余州的,去那里的火车只有明天凌晨一点才有一趟,也就是说,她现在很可能在南江市。

这时孙冰心跑来说道:“宋阳哥哥,我化验出来了,死者皮肤上残留的物质是氘化水。”

我立即反应过来:“重水?”

重水是一种无色无味的化学物质,比水要重很多,所以才叫这个名字。人的皮肤是可以渗水的,吸收了密度较大的重水之后就会将细胞里的水分挤出来,使得细胞间大量充水,造成溺死的假象。

黄小桃诧异道:“这个连我都不知道,文化程度不高的凶手又是从哪知道的?而且重水好像我们平时接触不到吧!”

孙冰心解释道:“重水不容易蒸发,是核反应堆里面才会用到的一种冷凝剂。”

黄小桃道:“南江市可没有核能发电场。”

我说道:“核能发电场不可能自己制造重水,应该是找化工厂生产的。凶手可能在化工厂呆过,或者现在就在那里工作,知道皮肤接触这种液体会变的皱巴巴的,才想到利用重水来伪造溺毙的假象,把一切往幽灵公交车的恐怖传说上引……”

黄小桃笑道:“宋阳分析得有道理,咱们又多了一条重要线索,我马上派人去调查!”

这时王大力赶来了,看见我们三人都在,眼前一亮道:“这么巧,都在呢,我们四人小团队好久没碰头了。”

看着他我就来气,臭骂道:“还在那里傻乐,洛优优现在可能有生命危险!”

王大力大惊:“她不是坐火车走了吗?”

我喝斥道:“你是她准男友,她坐几点的火车你都不知道?”

我简明扼要地说明了一下,我怀疑凶手想杀掉昨晚上车的所有人,我希望这只是我的杞人忧天,但现在洛优优和周扬同时联系不上,这就很值得怀疑了。

王大力问道:“昨晚车上只有我们几个啊,会不会是周扬干的?”

孙冰心道:“还有那个可疑的司机!”

我摇头,这两人都不符合凶手的特征。司机就更不用说了,他昨晚从头到尾都没看过我们一眼,还是一个残疾人,我不觉得他有作案能力。

黄小桃说道:“总而言之,凶手通过某种渠道知道你们上过那辆车,我们兵分两路,你们去找人,我去查这辆车!”

黄小桃走后,王大力问我:“阳子,你的卜凶术能派上用场吗?”

我不禁摇头:“无目的的杀人,是卜不出来的,你好好想想,洛优优可能会去哪儿?”

“她能去哪啊,她在南江市又没有熟人……等下,她有个同学好像是南江市的,会不会去找同学了?”王大力一拍脑袋瓜子。

我说道:“死马当成活马医,赶紧联系!”

王大力没那个同学的号码,在qq上联系到她,消息发出去一会,那同学回复道:“优优没来我家,但是她下午跟我聊了会天!”

王大力问道:“聊什么了?”

等了半天不见回答,我们快急死了,我催促道:“打qq电话!”

王大力拨过去,那同学接通后道:“不好意思,刚刚在洗澡。”

王大力嘀咕道:“你们这些女生什么毛病,总是在聊天的时候洗澡。”

那同学回道:“你这是求人的态度么,咱俩又不熟,我听优优说你是个渣男,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她气坏了,你这种人就该出门被车撞死!”

王大力哭丧着脸道:“我现在有急事,让我看看聊天记录。”

“不行,这是,我挂了!”

我一把抢过手机:“你好,我是王大力的室友宋阳,我们现在真的有急事找洛优优,麻烦让我们看一下聊天记录!”

对方的音调立即高了八度:“哇,宋阳学长亲自找我哎,学长,我能要一下你的qq吗?不然我怎么把聊天记录发给你。”

我无奈的留下qq,很快她便把两人的聊天记录发来。

洛优优是中午找她聊天的,说自己辞职了,同学问怎么回事,洛优优就说王大力对她怎么怎么不关心,说得比较含糊,女孩子一般都不愿意直接说自己的烦恼。

王大力感慨道:“等把她找回来,我一定要对她好!”

孙冰心安慰道:“放心吧,一定能找到的。”

这些在我看来都是废话,就快速跳过了,两人聊天中途有五分钟时间洛优优一直没回复,后来说接了个电话,这个时间点和周扬打给她的时间是一致的。

洛优优说有点事先走了。

王大力叫道:“卧槽,她真的跑去见周扬了!”

我暗暗皱眉,洛优优的危险系数又上升了,我给老幺打了一个电话,老幺今年没能毕业,放暑假的时候买通了管理员住在学校里,前两天还和我得瑟,说整个学校一个人也没有,自由得不得了,叫我什么时候回去看看。

电话一接通,老幺那妖艳的嗓音便像条水蛇一样从听筒里钻出来:“小宋宋,你个死没良心的,这么久不找我!”

我说道:“眼下有个比较着急的事情,给你两千块情报费,帮我定位一个地址!”

老幺贱兮兮地道:“什么钱不钱的,你的事情我难道还会拒绝,说吧,什么事?”

我叫他定位到周扬和洛优优手机qq的最后位置,老幺说了句‘oK’就挂了电话,一会功夫,他把两个地址发到我手机上,这两个点很近,是郊区。

王大力抓狂地说道:“他俩跑到郊区的小房子里面约会去了,我简直不敢想象之后发生的事情。”

我说道:“别自找烦恼了,他俩真要是给你戴绿帽的话,随便找个地方开房不行吗?”

孙冰心也说道:“人家和你也没确立关系,这又不算戴绿帽。”

王大力一听更加抓狂:“真没良心,你们还取笑我,我现在心里简直是拔凉拔凉的啊!”

洛优优晚上还要坐火车,她不可能凭白无故跑到那么远的郊外去,作为女孩子难道一点戒心都没有吗?我担心的是,她是被人劫持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