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即给宋星辰打了个电话,叫他在公安局外面等我,然后我说走吧,走找洛优优。

孙冰心表示怀疑地问道:“你的保镖能来那么快吗?”

结果一出门,就看见宋星辰站在不远处喝珍珠奶茶,这家伙在我眼里就是个幽灵,什么时候都能及时现身。

我到路边拦了辆车,宋星辰坐在副驾驶座上,看见他手上的唐刀,司机吓得一路上不敢说话。我们三人挤在后面,为了贯彻跟王大力划清界限的原则,孙冰心坐在最里面,路上一直挽着我的胳膊。

一路上,王大力都在喋喋不休,担心洛优优出什么事了,表示把她找回来之后,一定对她好,再也不跟她吵架了。

我安慰他道:“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她现在没事!”

这番话我自己都不太相信,但眼下我们绝对不能失去信心。

抵达那个地址之后,原来是一片烂尾楼。这地方属于城乡结合部,地理位置不太好,大概是前几年房地产热潮的时候跟风开发,又因为期房卖不出去黄了。

我们下车步行,我一直低头看着手机。走到洛优优最后出现的点时,我环顾四周,发现地上的灰尘里面有一道车轮印,我用洞幽之瞳四处搜索,发现两个小小的白色物体。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块被扳成两半的手机卡,孙冰心叫道:“宋阳哥哥,这边也有一片手机卡,也被人扳了。”

我交代道:“别用手捡,上面可能有凶手的指纹!”

孙冰心掏出一个证物袋把手机卡装了,我们沿着那条车轮印往前走,最后它消失在一条柏油马路上,王大力揪着头发说道:“完了完了,凶手跑了,肯定出事了。”

我眯着眼睛道:“分头找,手机联络!”

我们各自爬上烂尾楼,找了一圈,我在一栋楼里发现一些丢弃的食品包装袋,角落里还有人拉的粪便,地上码着四块砖,内侧被烧焦了,像是一个简易的灶台。

似乎有人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难道是凶手的藏身之处?不过也可能是流浪汉之类的。

这时孙冰心打来电话说:“宋阳哥哥,我发现尸体了!”

我焦急地问道:“谁的?”

孙冰心说道:“不知道,只能看见背面,你快到南面来!”

我走到楼层的南面,向前眺望,只见远处有一个挖好的地基,因为年深日久积了一些雨水,已经形成了一个小水潭,水潭里面飘着一个人。

从体形判断,那是一个男人,我松了口气。

我说道:“咱俩过去看看!”

我们下了楼,朝那里走过去,孙冰心给局里打了电话,但警察要赶过来估计得花点时间。

来到水池边,当看见混凝土地面上的擦痕,还有地面距离水面的距离时,我突然愣了一下,然后大声吼道:“这里是第一现场!”

孙冰心不以为意的道:“这不明摆着的吗?”

我说道:“不是的,我的意思是,这是张兵被害的第一现场,看来我们找对了,劫持洛优优的人就是凶手!”

我伸手准备把尸体捞上来,孙冰心问道:“不等警察来吗?”

我说道:“等不了,反正来了也是咱俩验!”

我拽着尸体的领口,拖到岸边,扳起他的脑袋一看,竟然是周扬,我叫孙冰心搭把手,把周扬的尸体先捞上来。

我们将尸体平放在水池旁边,和前几桩案子一样,周扬也是被砸了脑袋,然后扔进水里,死亡时间初步判断约为四小时左右,假如他和洛优优是同时被劫持的,洛优优现在很可能已经凶多吉少。

孙冰心说道:“除了后脑勺这一块,没有其它伤疤,看来凶手犯罪经验相当丰富,知道留下越多线索越容易被找到。”

我摇摇头:“你忽略了一个地方,这里!”

我掀开周扬的t恤衫,他的腰部有一个针眼,周围已经发红了,似乎凶手给他注射了什么东西之后,针一直没有拔出来。我们现在化验不了药物成分,只能等回去再说。

我注意到他的脖子上有一块不太起眼的淤青,形状像是被一个宽厚有力的手掌捏出来的,我分析道:“周扬可能是被人从后面抓住脖子,然后凶手将一只注射器插进他腰部,威胁他如果动一下,就把毒药注射进他身体里,这是常见的劫持手法。”

孙冰心说道:“注射器里可能只是普通的水吧!”

我发现周扬裤子上有一个皮带环开了,这个地方一般人都会挂钥匙串,凶手应该是把他的钥匙拿走了,很可能是抢了他的车。

身上没带工具,我也做不了深度尸检,只得去旁边找了一块塑料布给尸体盖上。

我站在水池边向下俯瞰,池水浑浊,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东西。按理说溺死的人很快就会浮上来,为了确认洛优优不在下面,我找了根从脚手架上拆下竹片,捅进池里搅了几下。

竹片好像挂到一个重物,我心里咯噔一下,生怕洛优优浮上来。

孙冰心问我怎么了?我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把耳朵贴在竹片上,用手指慢慢敲打,这也是听骨辨音的活用,不过水流不太稳定,听得不是很真切。

仔细听了一会儿,我才说道:“下面不是尸体!待会等警察来了再打捞吧。”

孙冰心长松了口气:“那就好!”

这时王大力打来电话,惊慌失措地道:“阳子,快过来,我发现洛优优……”

我心里一紧,王大力喘口气继续道:“……的行李包了!”

我埋怨道:“你要吓死我,在哪,我这就过去。”

王大力报告方位,我和孙冰心赶到那里,宋星辰也在。王大力不等我来,就把洛优优行李包里的东西哗啦啦倒在地上,说道:“东西都没少。”

一堆衣物和日用品里面,还有一些现金,凶手应该是没动过背包。

王大力抓起背包的一角道:“上面的线头松了,洛优优有个习惯,紧张的时候就会一直揪线头,她肯定遇到什么危险了。”

我说道:“等等,她有可能还活着!”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