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力不解地看着我,眼里又升起一线希望,我指着地面说道:“地上有一些脚印,虽然被风吹过,不是太清楚,但还是可以推断一下当时发生的事情。”

我指着其中一枚脚印道:“瞧,凶手的脚印和洛优优的脚印覆在一起,洛优优先踩过,凶手的脚印覆在上面,方向相同,这说明什么?”

孙冰心兴奋地叫道:“洛优优在逃命!”

我点点头道:“没错!发现背包的地方,离那辆车的轮胎印不远,说明洛优优是从车上逃下来的,她能用手揪背包上的线头,说明她当时双手是自由的,很可能是坐在汽车后面。当凶手停车,准备行凶的时候,洛优优推开车门逃跑了,途中把背包扔了减轻重量。”

王大力说道:“还等什么,咱们赶紧找吧。”

我吩咐道:“不用管那么多了,扯开嗓子喊!”

我们沿着脚印的方向走,一路呼喊洛优优的名字,这片烂尾楼还挺大,脚印渐渐看不见了,我们就分头找,我和孙冰心走左边,王大力和宋星辰走右边。

一边走一边喊,我们来到一个阴暗的地方,周围都是烂尾楼,把阳光完全遮挡了。我突然听见上面传来一阵异动,不及多想,迅速推开孙冰心。

砰的一声,一袋水泥砸在我们刚刚站立的地方,溅起一片尘埃,那袋水泥少说也有四十公斤,砸在身上简直不堪设想。

孙冰心吓坏了,我叫道:“人在上面,追!”

为了防止凶手再扔着什么东西,我拉着孙冰心迅速钻进楼里,孙冰心害怕地说道:“不叫宋星辰来吗?”

我摇摇头:“没事,一个人我能对付得了!”

烂尾楼空荡荡的,有什么动静能听得特别真切,我叫孙冰心不要发出声音,仔细侧耳细听。当我们走到七楼的时候,突然听见上面传来呼救声,是女孩子的声音。

紧接着是记响亮的击打声,一个男人恶狠狠地骂道:“再叫,再叫老子就把你扔出去。”

就在这时,从楼梯口冲出来一个彪形大汉,手里举着一袋水泥作势要扔过来,我和孙冰心站在楼梯上,根本无法避开,情急之中,我集中全力盯着他的眼睛。

大汉吓得全身一哆嗦,瞳孔不自觉地收缩,这是人看到可怕猛兽时的本能反应,然后手里的水泥袋也掉了下来,不偏不倚地砸在自己脚上。

大汉疼得嗷嗷直叫,我趁此机会快步冲上楼梯,用尽全力一脚踢在他的裆下,大汉立即捂着下身倒下了,估计一时半会站不起来。

孙冰心从后面追上来:“宋阳哥哥,你用了什么法术?”

我用手拦了一下她:“跟在我后面,记住,别看我的眼睛!”

孙冰心‘哦’了一声,冥王之瞳十分消耗体力,我现在大脑已经供血不足,视野周围都是黑乎乎的,但是关掉再开更耗体力,我想一鼓作气把上面的人全放倒。

我冲到八楼,看见角落里坐着一堆女孩,个个衣衫不整,被反绑着双手,一看见我的便像一群炸窝的麻雀般尖叫起来,拼命挪动着身子后退。

和她们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男人,看见我们上来,他凶神恶煞地掏出一把蝴蝶刀,快步上前。我盯着他,男人尖叫一声,刀也扔了,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孙冰心大喊:“右边有人!”

我扭头一看,右边有个长头发的男人正在掏枪,被我的眼睛一盯,他顿时慌乱起来,尖叫道:“你是什么人?”

他不自觉地往后退,烂尾楼没有封墙,是四面通透的。结果他一不留神失足从八楼摔了下去,一声拉长的‘啊’之后,是闷闷的撞击声。

卧槽,我竟然用冥王之瞳杀人了!

我收起冥王之瞳,脑袋晕得就好像喝醉了一样,眼前全部是黑的,鼻腔一热,就有温热的液体从鼻管钻出来,孙冰心惊讶地说道:“宋阳哥哥,你流鼻血了!”

现在顾不上这些,我拿袖子一擦,就朝那个蹲在地上的男人跑去。

我整个视野一片漆黑,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他的影子,冥王之瞳的反噬真是太恐怖了,难怪宋星辰告诫我,一天最多只能用三次,强行透支的话可能会瞎掉。

等距离拉近之后,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脚踢过去。我这一脚踢得相当阴险,踢在他的侧肋上面,这个位置断掉的肋骨会扎进肺里,能把人活活疼晕。

男人发出一声杀猪样的惨叫,捂着伤口,用脑袋抵着地面。我自己也跪了下来,孙冰心跑来关心道:“宋阳哥哥,你怎么了?”

我挥挥手:“赶紧找绳子,把这俩人捆起来。”

“哦!”

孙冰心答应一声去了,我大脑的供血慢慢恢复,视线也正常了,那群被绑架的女孩像见鬼一样地看着我,个个露出惊恐的神色。

一会功夫,孙冰心把两人都捆上了,她竟然还打了个蝴蝶结,她撅着嘴说道:“我不会打那些复杂的结嘛。”

我问道:“有没有牛奶,给我来一口,我头晕得厉害!”

“牛奶?”孙冰心环顾四周,朝一个方向跑去,回来之后,手上拿着一瓶营养快线:“只找到这个,行吗?”

我接过来,拧开就狂灌了一口,味道虽然不咋滴,但那种天旋地转般的晕眩感总算是缓和下来了,以后我得随身带着牛奶,以备不时之需。

孙冰心取出纸巾,搓成小条给我塞住鼻子,问道:“你刚刚到底怎么了,就好像恶灵附体一样,人见人怕?”

我说道:“回去再跟你解释吧!”

孙冰心笑道:“不过你好厉害哦,瞬间就制服了两个,干掉一个,你能起来吗?要不要我扶你。”

在孙冰心的搀扶下,我站了起来,双腿还有点哆嗦,我踢了一脚地上的男的道:“你们是什么人?老实交代!”

男的肋骨断了,疼得满头大汗,拼命挤出笑脸:“兄弟!兄弟!我刚刚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我们这也是混口饭吃而已,还没请教你哪条道上的?”

我最痛恨的就是人贩子,亮出证件说道:“谁跟你兄弟?”

男的惊得瞪大眼睛:“警察同志,我……我……就是个马仔,这事跟我无关,这些小姑娘全是我们老大弄来的,我只是负责盯着她们。”

我问道:“谁是你们老大?”

男的往楼下指了指:“就刚才跳楼那个。”

我一阵冷笑,真会见风使舵!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