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那天晚上,周扬叫张兵关注了自己的微博,张兵死的时候身边没找到手机,显然是被凶手拿走了!

凶手翻看到上面的微博,不知道产生了什么念头,决定依次杀光幽灵公交车上的每一个人。他最先找到的是那两个夜店陪酒女,张兵手机上应该有她俩的联系方式,他便用张兵的手机联系到了她俩。

我当时以为凶手拿走其中一个陪酒女的手机是出于贪财,现在看来是另有原因,上面有他留下的聊天记录,他不想被人发现这条线索!

接着最容易找的就是周扬,凶手编了一个理由把周扬骗出来,并劫持他把洛优优叫过来,知道王大力的姓名,应该是从洛优优的手机上看到的。

看来凶手没有那么神通广大,他的杀人顺序是有章可循的,现在他的这条线断了,不过我们的线索也断了!

听完我的分析,黄小桃说道:“我觉得眼下的工作重点,还是从张兵下手吧!凶手应该是和他有旧怨的人。”

孙冰心问道:“他杀掉了张兵,干嘛还要一路杀下去?”

我解释道:“也许他是一个嗜杀成瘾的人,从他老练的作案手法和缜密的心思看,这人绝对有过杀人经验。这种人把杀人当作游戏、当作挑战!”

孙冰心道:“照这样说,整个案子和幽灵公交车没有关系喽?”

黄小桃答道:“还是双管齐下吧!幽灵公交车最好排查一下,这辆可疑的车深夜在南江市出没,造成了民间一些不必要的谣言和恐慌,正好借这个机会把它揪出来!”

王大力和洛优优回店里去了,我们三个去了局里,早上开了一个案情讨论会,大家将手上的线索汇总了一下。

张兵的仇人还挺多的,他欠了不少外债,三天两头被人追讨,整天就东躲西藏,居无定所。可能正是这个原因,所以他才和人贩子合作,干这种令人不齿的勾当。

张兵的小本本是他的债务往来,警方已经列出一个清单,准备一一排查。

南江市的几家化工厂也正在逐一调查,张兵遇害的第一现场警方也走访了一下,尤其是当时路过的车辆,但由于地段偏僻,并没有找到目击证人。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这天晚上我们又去等幽灵公交车,还是一无所获。警方那边找到一堆跟张兵有过节的人,带回来审问的人里面我全部看过,没有符合凶手特征的。

到了第三天晚上,我们五个仍然去紫荆路等公交车,这时已经全然没了最初的热情,大家这两天连轴转,困乏得不行。快到十二点的时候,黄小桃叹息道:“看来今天又白等了。”

孙冰心道:“站着挺无聊的,我们玩成语接龙吧,我先说……尾大不掉。”

黄小桃讽刺道:“真幼稚……调虎离山!”

两人竟然还真玩起来了,一直接到‘为所欲为’接不下去的时候,洛优优指着远处大叫:“看那边!”

只见路上出现一阵雾气,雾气中隐约出现一个公交车的轮廓,第一次见到幽灵公交的黄小桃错愕地张大嘴:“简直难以置信!”

我们这一次站的地方就是站牌,等车停在我们面前,几人鱼贯而入,我掏出一个小瓶子盛了一点雾气。

上车之后,我们找座位坐下,我观察着小瓶子,孙冰心惊讶地问道:“这个雾还能装起来?”

我说道:“你仔细看看是什么。”

孙冰心打量了一会儿道:“好像这种气体比空气重。”说完伸手摸了一下瓶壁:“冷的……是二氧化碳!”

我点点头:“对,应该是干冰,所以雾才这么凝重,而且人一靠近就感觉冷!”

此言一出,大家都挺惊讶,无形中那种诡异的气氛也减弱了不少,其实我今晚来一个主要的目标就是拆穿它的西洋镜,证明幽灵公交车是假的。

王大力问道:“那车上坐的鬼是怎么回事?”

我冷笑道:“什么坐的鬼,不就是投在地上的影子吗?其实那天回去我考虑了挺久,最后想明白了,这个戏法是这么变出来的!”

我到前排的窗边坐下,从怀里掏出一枝激光笔,对着窗户射。光点在玻璃上来回移动,几人立即意识到问题出在哪,当光点经过玻璃的中央区域时,明显穿透率变差了。

我敲打着车窗说道:“这是一种光学玻璃,表面上看没什么,其实透光率有所不同,可能是有人故意做成这个样子的。当光线透过的时候,就在地上或墙上透下一个个人的侧影,好像车里坐满了人一样。”

洛优优失望地说道:“原来全部都是假的?”

我点点头:“从那天上车起,我就抱着怀疑的态度,我这人并不是无神论者,但看见反常的东西习惯先验证一下真伪,而不是马上就相信。”

王大力称赞道:“阳子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最值得我们学习。”

黄小桃说道:“既然这一切都是假的,那我们去跟司机聊两句吧!”

她站起来走到驾驶座附近,亮出证件道:“停车,我们有几句话想问你!”

然而不管黄小桃说什么,司机就是没有反应。我走到她身边,从挡风玻璃的倒影里看见一双麻木空洞的眼睛,就好像死人一样。

我说道:“这家伙可能有精神问题,我们今天索性就坐到底站,一探究竟。”

这时我听见啪的一声,王大力正在玩他新买的ZiPPo打火机,火光一闪的瞬间,司机突然尖叫起来:“火,好多火,救命!”

车厢突然一歪,我用手扶住座椅,黄小桃则摔到我身上。

然后车身又向另一侧摆去,晃得我们东倒西歪,天旋地转。王大力、洛优优、孙冰心吓得尖叫连连,车窗晃得直响,车里的灯光也开始闪烁摇曳。

整辆车在路面上呈s型,摆了好几下才勉强稳住,这时我瘫坐在座位上,黄小桃压在我身上,用手捂着脑袋,好像是刚刚不小心撞到了。

我用手给她揉揉,问道:“疼吗?”

“还好!”黄小桃愤愤地骂道:“这家伙想杀人吗?”

她站起来,快步冲到驾驶座旁边,将车钥匙一拧,一拔,车立即熄火了。

黄小桃喝道:“给我出来!”

司机并没有回答他,还在那里转方向盘,眼睛笔直地看着前方,好像现实世界中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