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火速赶回局里,路上洛优优说道:“宋阳学长,对不起,店的地址可能是我暴露的。”

她说凶手应该是从她手机上看到的,她手机上有淘宝和美团外卖,上面默认的地址都是这家店,我摆摆手:“不要紧的,你不必自责了,其实凶手主动现身反而是好事!”

我又问王大力:“咱们的店损失严重吗?”

王大力答道:“弄坏了几个货架,不过没事,咱卖的是卫生巾又摔不坏。”

我们回到局里,找了一间会议室,黄小桃在桌上摊开一张南江市高新区的地图,也就是凶手逃掉的河对面。

我大致看了一下,这片区域有两条主干道夹叉,后面是河,黄小桃说道:“想封锁起来挺容易的,派些警察在主干道上盯着,河上面也派艘巡逻艇。”

我说道:“凶手中枪了,你再派几个人把这片区域唯一一家医院守住。”

黄小桃道:“凶手这么狡猾,不可能跑到医院去挖子弹,除非他疯了!”

我笑道:“我当然知道了,这只是作作样子,凶手中枪,他第一时间会止血,但是过了今晚他肯定会感染、高烧。所以他需要消炎镇痛的药物,你派一些年轻警察去这片区域的药店,扮成店员。”

黄小桃扬起眉毛:“好小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也玩守株待兔这一手?”

我冷笑一声:“这叫欲擒故纵!”

黄小桃道:“派警察去估计会被认出来,我现在联系警校,派几个学生过来。”

我点点头:“要看着老实巴交,人畜无伤的,比如王大力这种。”

王大力咂咂嘴:“不要总拿我说事!”

黄小桃打了一个电话,警校的学员一听说可以参与到抓捕行动中,激动坏了,争着抢着要来执行,教官从中选了二十几人。一会这些学员赶到了,黄小桃筛选了一下,留下十四个人,选上的人欢欣鼓舞,没选上的人个个垂头丧气,我安慰道:“不要紧,下次有任务再叫你们。”

我们必须争分夺秒,立即跟那十几家药店取得联系,希望他们配合警方工作,培训是来不及的,这帮学员只能去店里现学现卖,临时抱佛脚。

做完这件事,已经是凌晨三点,虽然大家都很困乏,但谁也不想睡,我说道:“咱们双管齐下,再分析一下凶手的身份!”

结合刚刚的目击,凶手的身高体型年龄都与我推测的无异,他说话带点江赣省口音,可能有案底,可以结合这两条去排查化工厂的员工。

黄小桃带着警察们熬夜加班,我们几个在会议室守着,大家都心事重重,谁也没说话。

后来实在困极了,就趴在桌上睡一会,睁开眼已经是天亮,两条腿又冻又僵,像石头似的,孙冰心说话的时候带点鼻音,我问道:“你是不是感冒了?”

孙冰心打了一个喷嚏:“可能有点!”

我说道:“我去给你买点感冒药去。”

我去附近一家药店买了点感冒冲剂,看见货架上放着一些矿泉水、冰袋什么的,心思活动了一下。

早上八点,王大力道:“我回店里去了,店里一团糟,还得收拾一下。”

我说道:“我今天不过去了。”

王大力挥挥手:“随意,抓到凶手一定要告诉我,我非得揍他一拳不可!”

在局里呆到下午,警方终于查到一个可疑人,此人名叫肖大伟,年龄47岁,以前是化工厂员工,籍贯是江赣省,以前因为打伤人坐过牢,出狱之后一直没工作,是个社会闲散人员。

看到这张脸,我百分百肯定就是他,只是他的案底未免太薄了些,黄小桃说道:“这家伙身上背的肯定不止一桩案子。”

这一天在焦急的等待中渡过,药店一直没有消息传来,黄小桃问道:“他识破了你的计划?”

我摇摇手指:“不,他很谨慎,宁愿硬熬都不出来买药。”

黄小桃有些着急:“那可怎么办?”

我笑道:“没关系,采取第二步行动,釜底抽薪!”

我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圈:“联系自来水厂,明天给这片区域断水,事先不要通知。”

黄小桃笑道:“计狠莫过绝粮,你这招真是太歹毒了,不过我喜欢!”

孙冰心抱着杯子喝了口水:“要是我的话,干脆死了算了。”

一个感染高烧的人,连口水都没得喝,那种痛苦简直无法想象,这还不算完,我再次下令:“把昨天没选上的警察学员叫回来,再加一些人,派到各个便利店、网吧、烟草店,一切能买到水的地方。”

黄小桃点点头:“好,我这就去吩咐!”

这次来的学员更多,大家一听说有任务,兴奋得像一群麻雀。这次的任务难度比较低,由于人太多,一起过去太可疑,黄小桃叫他们分批次,自己开车、坐公交、骑车过去。

到隔日上午八点,人员陆续就位,黄小桃立即联系自来水厂,断水一天。

我们焦急地等待着,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天黑的时候,我看了看手表:“差不多了,我估计三小时内他就会落网!”

黄小桃惊讶道:“你这么肯定?”

我说道:“人类本性是畏惧黑暗的,夜晚会让他有一种安全感,加上熬了一整天,他晚上肯定会出来。”

八点半的时候,一个电话打来,一名学员兴奋地叫道:“队长,我们抓住他了!和照片上一模一样!”

黄小桃立刻叫道:“报告位置!”

我们火速赶去,将疑犯逮捕。看到肖大伟的样子时,简直悲惨得不行,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嘴唇干裂了,眼泡浮肿,走路都摇摇晃晃,两名警察一左一右提着他才能勉强站立。

抓捕他的时候完全没费力气,他是自己逃出来的时候摔在台阶上的。

肖大伟蠕动着干裂的嘴唇,哀求道:“给我水!给我水!”

我去买了瓶矿泉水,递到他手里,他就像在沙漠中跋涉了几天的人一样,双手哆嗦地拧开盖子,对着嘴一通狂灌,然后剧烈咳嗽起来。

善良如孙冰心,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也毫无同情,骂道:“活该!”

疑犯直接送到医院去,黄小桃拍着巴掌道:“把参与行动的学员们都叫回来,姐今晚请吃饭。”

大家欢呼一声,我悄悄的推了推她的胳膊:“一百多号人,你请的起啊?”

黄小桃不屑的道:“姐高兴,几千人也要请!”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