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问道:“能把这四人的鞋印提取下来吗?”

我点点头:“这个等回去再弄,应该可以提取下一些片断。对了,派点警察沿着马路找,第一现场应该会有轮胎摩擦的痕迹,还有死者掉落的牙齿,以及血液。”

黄小桃立即吩咐下去。

我拿起死者的手掌看了一下,死者手掌纤细,指甲整齐,好像是从事文职工作的,我朝他脸上看了一眼,注意到鼻梁上有长期戴眼镜留下的压痕。

我摸了摸死者的脊梁骨,又掰开眼皮看了一下,飞快的分析:“死者应该是一名办公室文员,长期对着电脑的那种,平时应该戴着一副眼镜。”

黄小桃好奇的道:“对了,他口袋里怎么会有一堆毛呢?你觉得是从哪来的?”

我说道:“看着像动物的毛发,我刚刚闻了一下,有点腥臭味,猫毛比较柔软,而且猫比较爱干净,我觉得是狗毛,你可以化验一下。”

提到狗,我仔细地在死者身上找了一下,却没有找到被咬的牙印。

黄小桃分析道:“狗?这说明他可能被关押过一段时间。”

我点点头:“明天让孙冰心解剖一下,看下胃容物。”

黄小桃瞪大眼睛:“真稀奇,你居然主动要求解剖。”

我叹了口气:“死者内出血太严重了!血可能已经和胃容物粘在一起,结成一大坨,这个我弄不出来,让孙冰心弄吧。”

我站起来,由于蹲太久感觉眼前一阵发黑,略微活动了一下肩膀,吩咐道:“这具尸体先装起来,带回去吧!”

我和黄小桃走到水泥管旁边再去看另一具女尸。

验尸之前,我撑开验尸伞,叫黄小桃打起紫外线灯,在周围找找脚印。出乎意料的是,周围全是凌乱的脚印,水泥管上面还有一对清晰的脚印,似乎有个人蹲在这里。

我冷笑道:“这帮人真是不避讳,先取证!”

黄小桃叫来一名警察,对着脚印一通拍,水泥管比较狭窄,黄小桃提议把尸体弄出来,我摇摇头:“不,我进去验!”

黄小桃道:“那多难受啊?身子都直不起来。”

我答道:“这里很可能是女尸遇害的第一现场!如果只是弃尸的话,他们干嘛要在水泥管周围转来转去?还站到上面,这说明他们在此逗留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黄小桃关切的道:“那你小心别碰到头。”

我爬进水泥管里,管道内壁比较粗糙,爬到女尸旁边时,我看见女尸两腿分开,下面流出一滩液体和鲜血,已经被撕裂开了。

虽然我面对尸体的时候一向冷静,可是看见这一幕时心里还是压抑不住的愤怒!

我没有立即伸手去碰,叫黄小桃从后面把紫外灯递给我,我掏出一块和验尸伞同样材质的布蒙在上面,对着女尸照了一下。发现她身上,尤其是胸部和髋骨部位有非常密集的手印,几乎覆盖在一起无法辨认,结合这个体位,显然是被人轮流发生过关系。

我收起灯,开始验尸。

死者年龄二十五岁左右,身材纤细。我确认了一下死者的瞳孔和尸僵情况,女尸比男尸死亡时间还要晚一个小时,大概一小时前死亡。

死者身上有一些殴打的痕迹,头皮毛囊有松脱痕迹,似乎曾被人用力薅扯过头发。由于她赤身裸-体躺在水泥管里,在凶手实施强-暴过程中皮肤和管壁反复摩擦,后背、大腿内侧一片血淋淋的,鲜血已经与管壁粘在一起。

我注意到死者腹部有一处微微的隆起,我叫黄小桃拿个镊子给我。

黄小桃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她手上拿个自拍杆,把镊子挑在上面递过来,平时我可能会夸她一句真能干,但此刻面对这具尸体我却笑不出来……

我接过镊子,小心地塞到那里面,慢慢取出一个很大的东西,竟然是一个玩具人偶的脑袋,直径大约有五公分。

人偶脑袋上面裹满了分沁物,是生前被塞进去的,塞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我看见黄小桃站在另一头,命令道:“伸手进来,抓死者头发,作个样子就行!”

黄小桃比划了一下,从管道另一端正好可以抓住死者的头发,我问道:“你旁边有脚印吗?”

黄小桃点点头:“有,肉眼就能看见!”

我顿时了然于胸:“他们四人应该对死者进行了强-暴,为了增加‘趣味’,在死者下面里塞了一个玩具人偶的脑袋。并且在施展强-暴过程中,有同伴从另一头薅住死者的头发,使她无法反抗。”

黄小桃皱眉道:“这些混蛋,真变态!”

虽然死者全身上下触目惊心,但这些伤势都不足以致命。我用听骨木听了一下内脏,死者的内脏基本是完好的,也没有骨折,腹部比较空,似乎饿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死者也不像是窒息而亡,我检查了一下舌骨,又用手扳了扳牙齿,确认死者没有被掐住脖子或者捂住口鼻。

我退回来检查下半身,从内壁的破损情况看,凶手实施强-暴的次数应该大于四次以上。阴口有两处对称的压痕,像是被什么东西扩张过,由于动作比较粗暴造成了阴口撕裂。

我将一根棉签插了进去,我本来是想找找精-液残留,却发现棉签上沾了一丁点新鲜的血,血色和阴口的明显不一样,这说明死者在被强-暴前仍然是处女……

棉签上面只有一些分沁物,没有精-液残留,我把鼻子凑上去嗅闻,上面似乎还有一些水性润滑剂,说明这几个凶手当时全部是戴了套的。

验完之后,我后退着爬了出来,深呼吸了几口,才平复下心情。

黄小桃问道:“宋阳,死因查明了吗?”

我答道:“脱阴致死!”

黄小桃讶然道:“脱阴?我只听说过脱阳!”

我解释道:“被强-暴确实有可能导致死亡的,这种事情是因人而异,有些女性一天发生几十次关系都没事,但死者不久前还是处女,下面被凶手用工具扩张、塞进异物,又施以高频率的强-暴,导致了撕裂。器官处在长时间的兴奋状态下,体-液过多分泌,这些都远超过死者的承受阈值,加上身心的极度恐惧、疲惫,于是就猝死了……”

黄小桃作为女性,听到这种死法忍不住咬住嘴唇,她沉默了良久才吼道:“我一定要把这群败类抓回来通通枪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