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朝窗外看去,看见西南角的狗舍里面有几条死狗,体型比阿拉斯加还大,毛色有黄有灰,似乎是几头藏獒。

黄小桃准备过去看看,我按住她的肩膀:“等一下再过去!”

我出门推开第二个房间,地上有一个清晰的人躺过的痕迹,姿势像是被反绑着双手,尸体上没有太明显的绑架痕迹,用来捆绑的可能是布之类较为柔软的东西。

我环顾四周,在角落里发现几粒狗粮,我拿起来看,黄小桃拈起一粒,放在嘴里嚼了几下。我诧异地看着她,她嚼了几下后吐出来:“小时候我家也养过狗,质量比较好的狗粮里面不含淀粉,一般是纯肉,几乎没有骨头渣,凶手喂给死者吃的应该是进口狗粮。”

我说道:“你还真不嫌弃。”

黄小桃笑道:“近朱者赤嘛,拿去化验又得费时间,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我在屋角发现了一些狗毛,和死者揣进口袋的那些狗毛比对了一下,长度、颜色完全一致,这里就是关押第一名死者的地方。

出门的时候,我用海草灰在门把手上撒了一些,也没有找到指纹。

黄小桃说道:“这些凶手挺谨慎的,一个指纹都没给我们留下。”

我神秘的笑道:“既谨慎又粗心。”

“此话怎讲?”黄小桃问道。

“他们在一些小细节上比较谨慎,比如指纹,也知道用绳子捆绑会被看出来。但是有些地方又格外粗心,比如在现场留下的鞋印,喂给死者吃的食物。”

我试着给他们做心理学画像:“这四个人平均年龄不会超过二十六岁,有钱、任性,是四个富二代!喜欢找刺激,内心麻木,视人命如同草芥。四人里面至少有一个人年龄较大,比较谨慎,另外几人就比较粗心,所以才会有这种反差。”

我推开其它房间,这些房间都没有线索,下楼的时候我在屋子周围转了一圈,黄小桃问道:“找什么?”

我说道:“找厕所!”

“你急吗?不急的话待会找个加油站上厕所。”黄小桃道。

我笑了:“不是我想上厕所,他们在这里呆了两天左右,总得上厕所吧。”

黄小桃皱眉:“你要验那个?”

我说道:“粪便是极为重要的线索,能分析出许多身体特征,有时候还能验出Dna,当年美军找到本·拉登就是通过下水道的粪便。”

我闻到一股不太强烈的臭味,往前走了一步,一转弯,果然看见院子东南角有一个石棉瓦搭起来的简易厕所,里面就一个蹲位。我往里面一看,发现粪便竟然被铲走了,只留下一丁点。

黄小桃惊讶道:“挺谨慎的啊,竟然知道把粪便处理掉!你觉得他们是怎么处理的?”

我说道:“这里是狗舍,不是有一个非常方便的办法吗?”

黄小桃脸颊抽搐了一下,作为爱狗人士她对这种事有点抵触,我说道:“这是狗的本性,它们生活在野外食物比较匮乏,由于肉食动物肠子比较短,食物在体内停留的时候很短,又不能像牛羊一样反刍,所以将食物营养充分吸收的办法就是吃屎……”

黄小桃苦笑道:“行了别说了,中午还要不要吃饭了!”

我们来到狗舍西南角,死掉的藏獒有七头,我凑近一看,发现它们嘴边和胸前的毛发上沾着人类粪便,每条狗的鼻孔和嘴角都有白沫,有一股毒鼠强的味道。

凶手这种做法真是蠢得可以,让藏獒吃掉自己的粪便,然后毒害,证据不是还在肚子里面吗?只能说他们是自作聪明!

我掰开狗眼看了下瞳孔混沌度,检查了一下尸僵,我对狗的死亡特征了解不多,只能初步断定是十二小时前被杀的。我想了一下,十二小时前,不正是他们刚刚杀完人的时候吗?

也就是说,他们杀完人之后,跑回来杀掉这几头可能会让自己身份败露的藏獒,因为藏獒是很忠实的动物,一辈子只认一个主人,绝无二心。

此举只能用欲盖弥彰来形容,简直就像在这里插个牌子告诉我,他们是这几头藏獒的主人!

我叫黄小桃通知刑警过来吧,把孙冰心也带过来,要解剖狗的尸体,另外查查这间狗舍的拥有者,这可能会是相当重要的线索。

警察赶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我和黄小桃翻出狗舍,到附近溜达一圈,找找看有没有什么遗落的线索?狗舍正面一百多米是一条马路,后面是一座小山。

我们往小山上走了一段,我突然闻到汽油的味道,走过去一看,地上挖了一个洞,里面全是烧完的余烬,上面还浇了水。

里面有一些饭盒、酒瓶、衣服,我发现一个被烧毁的身份证的边角,我说道:“这可能是凶手离开的时候,烧掉的一些东西,里面有两名死者的衣物。”

我回头的瞬间,突然看见黄小桃衣服纽扣上有个光点。扭头一看,发现远处有一个人影,手里拿着一个反光的东西,似乎是望远镜。

黄小桃也看到了,此人站在那里偷窥我们,明显不怀好意,黄小桃拔出佩枪准备进行威慑射击,我按下她的胳膊道:“别,距离太远了!”

那人意识到被发现,朝山下走去,他穿着一件风衣,在这个季节比较反常,走路的时候右腿有点瘸。

黄小桃打电话给警察局,叫他们派几个人绕过去看看。

一会儿功夫,警车赶来,孙冰心拎个工具包,兴冲冲地问道:“又发现尸体了吗?”

我说道:“对啊,六具呢!”

孙冰心一脸震惊,当看到狗舍里的死狗时,她皱眉道:“太残忍了!”

我说道:“解剖吧!”

“可我对犬科动物的构造不太了解哎。”黄小桃道。

我说道:“我也不了解,就是看下胃容物,不过事先跟你打声招呼,这些狗吃的东西可能会比较恶心!”

我们把一条死狗拖出来,仰面朝上,孙冰心用酒精把它腹部弄湿,小心翼翼地剃掉毛,我注意到狗的腹部有乳,还是条母狗。

孙冰心说道:“对了,小桃姐姐,我口袋里有一份化验报告,是死者肠胃里的那个胶囊的。”

黄小桃抽出来一看,报告内容她看不懂,递过来给我看,上面的专业术语我也不太懂,孙冰心解释道:“只能化验出药分成分,药物名称可化验不出来,这个药我没见过,不知道是什么。”

我点点头:“先放着吧,待会我带回去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