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发第五天深夜,黄小桃打电话给我,语气凝重地说道:“宋阳,这帮孙子又作案了!”

我问了地址,自己打车过来。这次的案发地点在市区里面,是一栋刚刚封顶的高楼上层,是保安晚上巡逻的时候发现的,保安年龄挺大的,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

来到现场,我看见地上放着两具尸体,又是一男一女,看清死者的脸时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两名死者的脸部就好像融化的蜡一样,被腐蚀得面目全非!

不仅仅是脸,手指也被腐蚀了,没有一个指纹留下来。

黄小桃说道:“这好像不是硫酸,腐蚀效果比硫酸还要强力,连深层的肌肉都融解了。”

我拿起一个棉签沾了一点尸体身上的腐液,看了半天,突然往自己虎口上沾了一点,黄小桃惊讶地叫道:“你在干嘛!”

我举起手展示了一下:“对没反应,只会对尸体有反应。这其实是一种食腐微菌,叫作化尸菌,它们分解蛋白质的时候会施放出热量,使得皮肉好像被高温侵蚀了一样!”

黄小桃责备道:“别拿自己的身体作试验,你出事了怎么办?”

我一阵沉默,化尸菌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一种秘药,一般人很少知道,武侠小说里的化尸粉就是对它的夸大,凶手到底是从哪里搞到的?

两名死者的姿势有些怪异,男死者穿着一件衬衣,上面都是血,他双腿向前屈,就好像坐姿一样。

女死者两腿微微打开,四肢和脖子上有清晰的勒痕,和上次一样,她也遭受了强-暴,下面流出血和分泌物,惨不忍睹。

两名死者交叠在一起,我叫人把男死者放在一张防水布上,开始验尸。

死者年龄大约二十五岁左右,体型偏胖,死亡时间大概为二十四小时左右。死因非常明显,是两侧太阳穴的击打伤,造成了颅骨破裂,耳廓撕裂,太阳穴上有长长的血痕。

他的手脚上都有捆绑的痕迹,我掏了下口袋,衣服里面什么也没有,于是用剪刀把衣服剪开,拿听骨木听了一下。

死者的内脏几乎是完好的,除了肺部有刺穿伤,我用手摸了一下,死者的三根肋骨断了。我仔细听了一下受伤的部位,肺里并没有淤血,掰开口腔看了一下,喉咙里面也没有咳血迹象。

这说明肋骨断裂和肺部穿刺,都是死后造成的!

我活动了一下死者的手腕,注意到两个手腕皆有明显的拉伤和脱臼,脱臼的位置和手臂呈三十度角,我一时间不知道这是怎么造成的。

我看了下死者的腿,腿部没有受伤,但是左右大腿内侧有一块整齐的压痕,像是受到巨大冲力撞出来的,没有生活反应,也是死后造成的。

我站起来思索了一阵,黄小桃问道:“查出是怎么死的吗?”

我点头道:“被人用棒球棍之类的凶器反复击打左右太阳穴致死的。”

黄小桃咬紧银牙骂道:“真是变态!”

我命令道:“找把椅子过来。”

我把听骨木抵在死者的四肢关节上,慢慢活动死者的四肢。一会儿功夫,警察拿了把椅子过来,我抬头仰望上方,黄小桃问我看什么呢,我说道:“再来个手电!”

我拿起手电,照房梁上照,将光晕停在一个地方:“这里曾经系过一根绳子。”

黄小桃皱眉道:“我怎么看不出来?”

我把椅子放在那根房梁正下方,背着手坐在上面,模仿死者生前的样子,分析道:“死者是被反绑着双手坐在椅子上,双脚也绑了起来,但他坐得很不平稳。”

随即我站起来,把椅子举起来,调整到一个角度道:“凶手在房梁上甩了一根绳子,一头拴住椅背,一头系在死者双手上,使他像这样,身体中线与地面倾斜三十度角,悬吊在半空中!”

听到这里,警察们个个皱眉。

我调整着椅子的高度,继续说道:“根据凶手击打的部位,死者当时是被吊在这个点上。”

我放下椅子,往平行方向走,果然在梁柱下面看见一个脚印:“当时两名凶手手持棒球棍,分别站在两端,用球棍奋力击打死者的太阳穴,让他荡过去,再被另一个凶手击打,荡回来……这简直就是"chiluo"裸的吊打!死者总共挨了大约十四下,直到颅骨破裂而死!然后凶手解开绳子,死者重重摔在地上,造成了腿部的压痕以及肋骨骨折,断骨插进了肺部。”

黄小桃紧锁眉头,咬着嘴唇骂道:“简直毫无人性!”

大家都在谴责凶手的凶残,我不想把气氛变得太过沉重,于是道:“我接着验尸。”

这次我没使用验尸伞,因为死者身上并没有被殴打过。我在他身上撒了一把海草灰,也没有留下指纹,我对着死者已经腐蚀的面部闻了闻,没闻到麻醉药的气味。

我在死者身上反复寻找,终于在侧腰上找到一个针眼,针眼有点感染,微微发红。周围的皮肤起了一些红疹,血管有一处蚯蚓状隆起,似乎是药物过敏引起的。

我推测注射药物的时间大概是三十六小时之前,具体还得化验一下。

我取了些样本放进证物袋,走过去查看女死者。

女死者年龄二十五岁左右,体型偏瘦,死亡时间和男死者几乎相同,死因不太明显,因为身上没有明显外伤。她全身"chiluo",手脚都有捆绑痕迹,手腕下面的印痕较重,上面较轻,似乎也是被吊在半空中,手脚发红,捆绑部位周围的血管隆起,似乎被吊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她脖子上的勒痕,从形状看好像是一个绳结套在上面,勒得比较紧,都勒出了一道血痕。

黄小桃问我:“她是被勒死的吗?”

我摇摇头:“还不确定!”

我用听骨木听了一下死者的内脏,内脏基本完好,心脏略有些异常,似乎曾长时间处在亢奋状态,但死者身上的汗液残留不多。

死者的肺部无充血迹象,但是喉骨断了,脊椎也有拉伸、脱臼迹象。我掰开口腔看了一下,气管里没有淤血,这证明死者并非窒息而死,脊椎脱臼和喉骨骨折应该是死后造成的。

死者全身上下都没有太严重的擦伤,我不禁有个疑惑,男死者被折磨致死之后,被粗暴地放了下来,为什么女死者是被轻轻地放下来的呢?

我可不觉得这四个禽兽对女性会比较温柔!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