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一脸惊诧,我没有跟她详细解释,而是拿起验尸伞,叫她打上紫外线灯。

然而入口处被警察踩来踩去,脚印一层覆着一层,已经看不出什么了,我说道:“不妨做一个假设,当时他们正处于‘狂欢’期间,突然进来一个人,那四个富二代自然吓坏了。”

黄小桃询问:“他们难道不会把这人杀了灭口吗?”

我摇头:“他们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强大,甚至可以说是软弱的,而且实施强-暴的时候,想必衣衫不整,被人目击到自然吓个半死。”

黄小桃问道:“这人没有报警,难道被他们买通了?”

我微微摇头:“不,他帮了凶手!”

黄小桃不禁瞪大眼睛:“帮了凶手?”

整个案子有一些反常的地方,女尸是被慢慢放下来的,男尸却是突然扔下来,一个人的行为模式,在短时间内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不同呢?

答案就是,将女尸放下来的是另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当时的闯入者。

闯入者不知道对凶手们说了什么,总之凶手们相信了他,于是闯入者开始处理现场。他是一个老手,首先毁掉了死的脸,让我们无法确认身份,然后将证物全部焚烧,也许还销毁了一些其他证据。

黄小桃叹息道:“这案子怎么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为什么会出来一个人帮他们?”

我想起之前在狗舍的时候,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叫道:“对了,狗舍对面山上那个偷窥我们的人找到没有?”

黄小桃道:“找到就见鬼了,我派的手下赶去之后什么都没找到,包括脚印,他们还以为是我看错了……”

我沉吟不语,黄小桃问道:“我们要去那座山上看看吗?”

我摆摆手:“暂时不用,这个人毕竟没杀人,不是咱们的重点。也许他是这四个富二代的父辈,所以才能取得他们的信任,我们还是继续追查凶手。”

黄小桃坚决的回答:“对,绝对不要再出现第三起案件!”

我问道:“这座大楼有监控器吗?”

黄小桃道:“没有,保安只有一个,是施工队雇的,主要是怕有人晚上来偷建材,或者有流浪汉溜进来。”

我提议下去看看。

只见楼下面是矮墙围起来的施工现场,保安室在入口处,黄小桃抬头望了望道:“这堵墙很容易翻进来吧?”

我说道:“不,他们带着要杀的人,根本翻不了墙!我们沿着墙走一圈。”

然而我们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哪里有缺口,然后我们来到保安室,保安年龄比较大,问道:“警察同志,凶杀现场侦查完了吗?”

我答道:“还没,对了,我想打听一下你的上班时间。”

保安说白天不用过来,每天晚上六点上班,上到第二天八点,一般会在十二点左右各处巡逻一下,黄小桃问道:“你年纪这么大,整宿熬夜能受得了吗?”

保安苦笑一声:“没办法啊,为了给孩子挣学费,其实我这工作比较轻松,不像小区保安那么辛苦。”

我问道:“那今天没施工吗?”

保安答道:“今天放假,工友们都没来,要不怎么今天才发现楼上有死人。”

我问道:“那你昨晚有没有看见可疑人员进来?”

保安表情夸张地道:“要是看见,我不是一早就报案了吗?昨晚我一直盯着入口呢,有人进来的话,不可能没发现。”

我声音陡然变得严肃起来:“大叔,你讲真话又不会扣你钱,你昨晚睡觉了吧?”

保安慌张地摇头:“没……没有!”

我根本没用洞幽之瞳,拿手一指旁边椅子上的东西道:“那是个睡袋吧!你每天晚上都会睡觉,反正这里没人管你,我说的对吗?”

保安不好意思地承认了,他说晚上把大门关上,反正不会有人来偷东西,自己就睡觉了,要不然他年龄这么大哪熬得住。

我叫他把门锁上,我想看看。保安将左右大门拉上,挂上一把长锁,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锁眼没有被开过的痕迹,实际上这锁根本不用开。

我把锁横过来,推到尽头,直接就把门栓拉开了。保安大惊失色,我提醒道:“换个短一点的锁吧!这种长锁简直形同虚设,不说别的,你自己晚上在保安室睡觉,不就跟睡在大马路上一样不安全吗?”

保安频频点头:“今晚我不睡了,明天一早就换锁!”

我走到马路对面,环顾四周,黄小桃问我在看什么,我说道:“我在想,凶手是怎么知道这里的呢?”

“事先踩点?”黄小桃道。

我摇了摇头:“这四个人干的事虽然禽兽不如,可他们的犯罪技能却一点也不高明,踩点这种事情我估计他们干不出来,他们应该经常出没这一带。”

我回头一看,街尽头有一家推拿保健的养生会所:“他们有可能去过那里,我们去打听一下!”

我们来到那家养生会所,此时正是营业时间,黄小桃亮出证件,叫前台把经理叫来。来的是大堂经理,是个女的,一上来就埋怨道:“哎呀,你们警察是怎么回事,调查线索把人给弄没了,到现在都联系不上。”

我和黄小桃愣了一下,黄小桃问道:“你说什么?”

大堂经理告诉我们,早上有一名警察过来找他们经理了解一些事情,还叫了两个技师过来,四个人说着话就出去了,然后一直没联系上。

黄小桃问道:“你打电话给公安局了吗?”

大堂经理答道:“没有,不是失踪四十八小时才给立案吗?”

黄小桃严肃的板着脸:“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光彩的生意,所以不敢报案?”

大堂经理拼命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们绝对是正经经营。”

“那个警察长什么样子?”黄小桃问道。

她描述了一下,是个男的,长着一脸络腮胡子,面貌普普通通,个子挺高的,可能有一米八,年龄大概四五十岁。

我突然插了一句:“走路是不是右腿有点瘸?”

大堂经理眼前一亮:“对对,你们认识那人啊,能不能让经理赶紧回来。”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视线,这个人胆子太大了,竟然冒充警察把经理拐走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