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把经理和两名技师带走的人,就是那天在狗舍对面偷窥我们的陌生人。

黄小桃敲了敲桌子道:“我们想打听个事情!”

大堂经理连连点头:“打听可以,就是这次别再把人带走了。”

我们描述了一下四个人外貌特征,大堂经理有点印象,可是不知道名字,因为她每天见的客人太多了。

我叫她把技师找来,结果一问,大家都表示没见过。

我低声对黄小桃说道:“知道线索的两名技师还有经理,已经被那家伙带走了,他又在替凶手善后!”

黄小桃咬了下嘴唇,说不出话来。

我们就此告辞,走的时候大堂经理还在打听经理的下落,我们不能说实话,只是说尽快把人找到。

出门之后,黄小桃正色道:“我们低估了这个人,狗舍老板的失踪可能也是他干的,硬生生断了我们的线索。从第一起案件发生之后,他就开始替凶手擦屁股,你说他到底图什么?”

我隐约感觉,此人来头不小,可能与组织有关,包庇罪犯不正是江北残刀最拿手的事情吗?但这目前还是有一个猜想,所以我没有告诉黄小桃。

往回走的路上,我俩心情都很低落,所以一句话也没说。

凶手留下那么多蛛丝马迹,我甚至有种近在咫尺的感觉,可是却跑出来一个人截胡,使得我们总是抓不到凶手。

我问道:“能不能用最笨的办法查,挨个调查南江市的富二代?”

黄小桃说道:“这恐怕很难,你知道有钱人的脾气,他们才不会配合调查。”

我思索着哪里有遗落的线索,苦苦思索良久,突然叫道:“对了,他掩盖的事情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情,死者的身份!如果能确定死者的身份,一定就能向前推进。”

黄小桃道:“该验的都验了,还要怎么查呢?除非等各分区的失踪报告,但那至少得两天。”

我说道:“两天等不了,恐怕又会出现新的死者,用蒸骨三验吧!看看有没有遗落的线索,你把孙冰心叫出来,如果这个不顶用,我们就解剖。”

黄小桃应道:“现在就去接她!”

我们上了车,黄小桃叫人把尸体送到勘骨寮去,然后我给孙冰心打了个电话。她声音闷闷的,好像是在被子里说话,隐约能听见孙老虎那打雷似的鼾声。

孙冰心悄悄道:“我爸在家呢,我不好出来。”

我说道:“那算了!”

孙冰心道:“不不,我试着能不能偷偷溜出来。”

“你别……”

结果话没说完,电话就给挂了,五分钟后,孙冰心打来电话:“嘻嘻,我逃出来了,自由万岁,我在我家楼下等你们!”

黄小桃笑道:“这小丫头片子。”

我们去接了孙冰心,赶回局里,孙冰心看见尸体的时候‘噫’了一声,问我们案子是怎么回事?我大概说了一下,省略了比较残忍的细节。

勘骨寮里有现成的工具,我在地上的凹槽里面铺上一层碳点燃,烧得差不多了往上面泼白醋。孙冰心被呛得直打喷嚏,我叫她过来帮忙把死者躺进去,然后铺上草席。

第一次验只验出一些之前忽略的伤痕,意义不大,第二次我用碱水验,发现死者的侧肋有一处旧伤,伤口比较平整,像是刀伤。

我说道:“这个部位,像是做过手术!”

孙冰心接茬道:“创口比较窄,应该只是一个息肉或者肿瘤摘除手术。”

我一阵振奋,总算是有进展了,然后我们验女死者的尸体。女死者身上也有一些线索出现,我发现她的鼻梁被切开过,似乎做过隆鼻手术。

黄小桃打了个响指:“太好了,两条线索,足够确定死者的身份了。”

孙冰心羞愧地说道:“结果我来什么也没帮上,还要解剖吗?”

我说道:“用不上了,我送你回家吧!”

孙冰心回去之后,依然是偷偷溜回房间的,我心想孙老虎要是知道她晚上偷跑出来,不得骂死她。

黄小桃那边暂时停下一切调查,全力确定死者的身份,第二天下午她打电话告诉我,警方通过走访南江市各大整型医院和医院,已经找到了死者的身份。

我打了辆车赶往第一现场,现场有不少警察正在调查取证,我大致看了一下,凶手的伎俩和上次一样,也是用乙醚喷剂麻醉死者然后带走。

这次的现场比上一次整洁一些,通过一些个人物品我们获悉两名死者的身份,男的在一家国企上班,女的是超市化妆品柜台的专员,两人交往了挺久,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黄小桃说道:“女死者上班的地点在盛世百货,每天接触不少人,会不会是凶手无意中看见,一路尾随过来的呢?”

我问道:“现场丢了什么东西吗?”

黄小桃叫过一名警察询问了一下,现场没找到手机,我点了点头:“盛世百货距离这里挺远的,中途要倒车,凶手是四个犯罪新手,一路跟踪回来恐怕很难办到,他们更有可能是透过网络!”

上一次凶手是在论坛上发假的中奖信息,这种手段既安全、高效又隐蔽,他们不会弃之不用的。我猜他们是通过手机发中奖信息,搞到的地址。

还有,手机微信可以查看到附近的人,也能看到朋友圈里的照片,他们或许正是通过这个途径知道这里有他们的‘猎物’!

我要了女死者的手机号码,搜索了一下微信,果然在她的朋友圈里发现不少晒自己和男友的恩爱图。

黄小桃微微吃惊地道:“还真让你说中了。”

我说道:“掩盖死者身份的目的正在于此,凶手就在附近,小桃,你能找到附近居住的富二代吗?”

黄小桃想了想道:“这事得通过我爸!”

她给黄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老爷子上来就问怎么还不把男朋友带回家里吃饭,黄小桃冲我递个眼神,把电话递过来。

我一脸尴尬地答道:“黄伯伯,等这个案子结束了,我一定登门拜访!”

老爷子诧异的道:“你们正在工作啊?好好,我不打搅了,改天一定要来啊。我现在是非常赞同小年轻人自由恋爱的。”

黄小桃这才说起正事,她提的这个小忙,黄老爷子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