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之前我得把主机送回去,所以实在没时间等,于是就敲了几下门。

出乎意料,老幺很快就开门了,一看见我,贱兮兮地挑着眉毛说道:“小宋宋,什么风把你刮来了?”

我看他衣衫整齐,好像不是在干什么奇怪的勾当,原来是误会了,于是随口道:“刚刚在里面干嘛呢?”

“玩游戏呢,我接了一个活,给一家游戏公司做测试员。”老幺回答。

我心说这不符合他的性格啊,这种没技术含量挣钱的活他也会接?

我跟老幺进了宿舍,看见桌上放着VR设备,还有一张光碟的保护盒,上面有个肌肉发达的大汉挤眉弄眼地作出调戏的表情,我瞬间明白这是什么游戏了。

老幺问道:“小宋宋,想体验一把被肌肉大汉推倒的感觉吗?”

我连忙摆手:“不了不了,我赶时间,找你也没别的事,替我查查这台机子。”

老幺从我手上接过主机,他瞪大眼睛道:“卧槽?”

我以为他发现什么了,正待问,老幺却把主机放到桌上,动作麻溜地拆开外壳,我连忙阻止:“哎哎,你别打开啊!”

老幺像看见宝贝一样,贪婪地说道:“这机子牛啊!主板、硬盘、cPu、显卡全是顶级配制,用这台机子吃鸡肯定爽到飞起。”

我问道:“挺贵的喽?”

“没有十万大洋是搞不定的。”

说着,老幺给主机插上电源,接上显示器开始调查,他瞄了一眼开机时的系统显示道:“系统是昨天刚做的。”

我心里沉了一下,可能没有什么线索了。

电脑里面几乎是空的,只有一些电影和风景图片,如此看来,qq上保留下来的对话就显得有点可疑了,我问道:“聊天记录可以伪造吗?”

“可以啊!”老幺漫不经心地回答:“改一下系统时间就行了,入门级黑客都会。”

“查查电脑里有什么删除的东西!”我眉头紧锁的道。

老幺查了一会,摇头道:“一片空白,这机子是最近才配的。”

“又被他抢先一步!”我暗暗咬牙。

我谢过老幺,抱上机子先回赵大鹏那,从公寓楼出来的时候给黄小桃打个电话,告诉她可以采取行动了。

这时我看见三个男孩站在小区门口,年龄最大的近30岁,从头到脚是白t恤衫白牛仔裤,一只手插在裤兜里,无精打采地玩着手机;第二个造型有点非主流,头发烫染过,嘴唇上还打着金属环,穿一条松垮垮的牛仔裤,给人感觉像只不能靠近的小刺猬;第三个戴着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好像特没安全感,一直在东张西望。

我虽然从未见过他们,但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直觉告诉我,他们就是赵大鹏的三名同伙!

贸然上去问话的话只会打草惊蛇,于是我藏身在一个花坛后面,掏出手机狂拍了几张照片。年龄最大的男孩接了一个电话,短暂交流了几句,然后对其它两人说了句什么,三人就离开了。

我给黄小桃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刚刚的意外发现,问道:“赵大鹏是不是刚走?”

“是啊,十分钟前才走!”黄小桃答道。

看来那个男孩接的电话极有可能是赵大鹏打来的,我说道:“查一下他的通话记录,看他最后一次通话是和谁。”

“行,今天不早了,你先回店里吧,查到之后我短信告诉你。”黄小桃回答。

结果晚上黄小桃发消息告诉我,赵大鹏在那个时段并没有打过电话,实际上他这一个月的通话清单都没有太值得注意的人,他应该有两张手机卡。

案子一下子进入了胶着期,我们这边能查的线索包括现场找到的一些物证,还有那条女式内裤,然而两条线索都没查到什么。

宋星辰每天给我汇报赵大鹏的动向,这小子很警惕,从局里出来之后几乎没同任何人接触过。

但是往好的方向想,我和黄小桃的行动至少让赵大鹏他们警惕起来,没有继续作案,这段时间南江市的风平浪静,恰恰说明他们四人有作案嫌疑。

几天之后的下午,宋星辰打电话道:“有情况,目标刚刚和一个中年男子接触过。”

我一阵兴奋:“确定吗?”

宋星辰说赵大鹏进了一家快餐店,斜对面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两人虽然好像没有接触,但这瞒不过宋星辰的眼睛。他看见赵大鹏用食物挡在嘴在说话,这种见面方式真是谨慎到家了。

宋星辰还发了一张偷拍的照片给我,由于是隔着玻璃偷拍的,不是很清楚,我转发给黄小桃,问她能不能通过技术手段还原出来。

焦急地等待了一下午,黄小桃打来电话,语气特别兴奋的道:“宋阳,你知道那个男的是谁吗?”

我说道:“别卖关子了,直说吧!”

黄小桃嘻嘻一笑:“我通过技术手段把照片复原出来,然后派人拿着去走访了一下那天那家保健中心,大堂经理称此人就是假扮警察把目击者带走的人。”

我顿时恍然大悟:“此人就是暗中帮助四个富二代的犯罪高手!”

“没错!”黄小桃的语气里掩饰不住欣喜。

我一阵思索,问道:“能采取行动吗?”

黄小桃道:“冒充警察这一项罪名就够他喝一壶的了,你叫宋星辰把地址告诉我,我们先把这人控制起来。”

我让她直接和宋星辰联系,一会功夫,黄小桃开车来到店外面,急匆匆地招手:“赶紧上车!”

我上了车,我们立即赶去宋星辰最后目击到赵大鹏的地方,是一片老旧居民楼,宋星辰亲眼看见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一栋单元楼。

我们几人上楼,我和宋星辰两人都在用洞幽之瞳查看地上的脚印。最后我们停在一扇防盗门前面,我敲了几下门,没人应答,于是掏出开锁工具。

推开门,我们闻到一股呛死人的烟草味,是从一间卧室飘出来的。

进去一看,我们都震惊了!四个富二代还有两个女人衣冠不整地躺在一张大床和地板上,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大袋东西,好像是毒品。

赵大鹏夹着一根烟,坐在床边抽得更嗨,看见我们进来,反应迟钝地道:“谁让你们进来的?”

他想站起来,却没能成功,差点摔到地上。

床上那个年龄较大的男生搂着一个女人,不紧不慢地说道:“混账,给我滚出去,知道老子是什么人吗?”

我和黄小桃面面相觑,今天是怎么了,中了头等奖吗?竟然不费吹灰之力把四大恶少一网打尽!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