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宋星辰突然一声不吭地跑出去,我追出去问道:“干嘛去?”

“中计了!”宋星辰指着楼梯上的脚印道:“我们刚刚进屋的时候,那个中年男人已经走了。”

只听下面传来发动汽车的声音,想追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可是我想不明白,这一手丢卒保车有什么意义呢?四少明明是那个人要保护的人,这哪是什么丢卒保车,分明是丢将保卒。

会不会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回去之后,黄小桃正在喝斥那帮男女,叫他们老实点,在床边蹲下。几人都抽嗨了,身体不太灵便,那个年龄最大的男生还在耍横:“臭公安,知道我爸是谁吗?说出他的名字来吓死你。”

黄小桃无奈的摊摊手:“你吓吓我呗!”

“听好喽!我爸是南江市首富。”男生昂起了头颅。

黄小桃不屑地道:“那你还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兄弟是吧?”

男生用大拇指指着自己鼻子道:“少跟老子套近乎,我爸就是秦国柱,你去街上扫听一下,谁不知道他?”

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知道是一个挺有名气的企业家,我小声问黄小桃:“这人是南江首富?”

黄小桃说道:“以前是,但这三年的首富一直是某个姓黄的企业家。”

我笑道:“哎呀,我要是能认识他女儿就好了。”

一会儿功夫,特警增援赶到,把这几人全部拷走了。我们跟车回到局里,登记了一下,年龄最大的男生叫秦傲南,父亲是做石油化工的企业家秦国柱,戴眼镜的叫宏超,父亲是做汽修连锁店的一个老板,第三个是咱们的老熟人赵大鹏,最小的那个叫白小威,父亲是一家银行行长。

那两女的是夜总会的小姐。

这四人老爸的身价加起来,估计能买下半个南江市,不折不扣的富二代!由于他们分别姓秦、宏、赵、白,警察们把他们戏称为‘青红皂白四少’。

吸-毒这事构不成罪名,仅仅是一个把他们拘起来的理由,四人进了审训室态度各不相同,秦傲南各种无理取闹,对审训员叫嚣找人收拾我们;宏超畏畏缩缩,说自己吸毒是他们带的,以前从来没沾过;赵大鹏一句话不说,不停地踢桌子,摔了好几个杯子;白小威则是一直拿阴森的眼神盯着审训员。

我和黄小桃站在审训室外面观察,我感觉今天的抓捕顺利得有点不像话,其中必然有诈。

四人对犯罪的事情一律不承认,我们苦于没有证据,也找不到突破口,只能这样僵着。到晚上七点的时候,孙冰心跑来,手里举着一份化验报告,兴冲冲地说道:“宋阳哥哥,我有重大发现!”

我问道:“什么?”

原来孙冰心把四人喝过水的杯子拿去化验,其中一人的Dna与狗舍里找到的Dna完全匹配,这人就是秦傲南。

这件事当然不是孙冰心一个人完成的,是黄小桃偷偷授意她做的,我问黄小桃:“你咋不告诉我?”

黄小桃说:“哈哈,那多没悬念!走吧,咱们出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待会回来好好审一下秦傲南,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我们三人往外走,突然听到走廊上传来一阵喧闹声,几个警员拦着一个老人,老人不停地叫道:“我要见我女儿!让我进去。”

那老人大概六十岁左右,身子骨看起来很硬朗,轮廓如同刀削般冷峻,两道雪白的眉毛像剑锋一样。

黄小桃问怎么了,原来老人自称是第二起案子里女死者的父亲。因为当时的死者还没有确定身份,警方在网上发布了一份认尸启事,老人看见之后急匆匆赶来,警察叫他登记一下也不肯配合。

黄小桃问道:“您贵姓!”

老人答道:“我叫王学兵,你们报纸上登的是我女儿王璐璐,她今年才二十四岁,刚刚参加工作,怎么就……”说着,老人眼圈一红,便落下泪来。

黄小桃让老人随我们去停尸房,还好尸体没有解剖,让这位父亲还可以和女儿告别。

看见尸体之后,老人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对着女儿哭了许久,我们说了些安慰的话,但是却显得很苍白。

出来之后,老人对黄小桃说道:“警官同志,你能不能告诉我,是哪个禽兽杀了我女儿?”

黄小桃道:“您千万不要冲动,这案子我们正在全力侦破,我们一定会替您女儿申冤的。”

老人红着眼睛道:“我不想听这些,你告诉我那人是谁!”

黄小桃无奈的垂下头:“抱歉,案件细节不能透露!”

老人突然开始脱外套,我以为他要干嘛,只见他的衣服下面穿着一件老旧的绿军装,胸前缀满勋章,老人说道:“我是云南军区第三团尖刀营的退伍老兵,曾经参加过对越反击战,冲在进攻老山的最前面,为这个国家流过血,拼过命!璐璐是我唯一的至亲,是我一天天看着她长大的,她就是我的一切!警官同志,将心比心,如果这种不幸的事发生在你身上,你愿意听到这些敷衍的话吗?”

黄小桃叹息一声,握着老人的手说道:“我理解您的心情,但是……”

孙冰心嘴快地插了一句:“老英雄,你放心吧,其实凶手我们已经抓住了,现在正在接受审训呢。”

黄小桃瞪了孙冰心一眼,老人问道:“可以让我看一眼凶手吗?”

老人说什么也要看一眼凶手,甚至要跪下来求我们,黄小桃拼命地哄劝,最后甚至以‘扰乱司法罪’威慑,才把老人给送走。我知道以她的立场,这种私情是绝对不能徇的。

老人走后,黄小桃立马发火了,冲孙冰心吼道:“孙大小姐,公安局是你来过家家的地方?你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情报,随随便便透露给一个外人。万一他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造成了严重后果,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孙冰心委屈地说道:“我看那位老英雄确实很可怜嘛。”

黄小桃说道:“你还有一点司法人员的立场吗?司法和同情绝对不能混为一谈,晚上回去给我写一份检讨,再犯这种错误你不要在刑警队呆了,滚去试验室解剖猴子吧!”

说完,黄小桃大步流星地走了,孙冰心委屈地低头垂泪。我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难过了,谁还没犯过错误啊!”

孙冰心哭得更响了,抱着我的肩膀呜呜大哭,我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安抚着。

黄小桃走到门口,突然回头有些心软的道:“干嘛呢,赶紧滚出来吃饭,完事了还要工作。”

孙冰心抹着眼泪说道:“我不吃了,我要惩罚自己!”

我笑了:“不吃饭哪行啊,要不换一种惩罚方式吧,这顿饭你请客好了。”

孙冰心抽抽嗒嗒地道:“那我请你们吃顿好的,表达一下我的歉意。”

黄小桃也乐了:“你放心,我今晚肯定要宰你一顿,方泄我心头之气!”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