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辖区民警四处巡逻的时候,我们在局里焦急等待,每次电话铃声响起都特别紧张。

转眼到了晚上十一点,黄小桃好奇的问道:“宋阳,你怎么就肯定今晚有命案发生,这四个嫌疑人不是已经抓起来了吗?”

我苦笑道:“就是因为他们被抓了,所以这时候发生命案,就等于宣告他们不是凶手!四大恶少被抓的事情本身就很蹊跷,我试着换位思考,假如我是替他们脱罪的人,我一定会这么做的。”

这时电话响起,黄小桃接听之后噌一下站起来,杏目圆瞪地问道:“在哪?”

挂了电话之后,黄小桃神情黯然地道:“让你说中了,桃源区的一座大桥下面,刚刚发现了两具尸体!”

我叹息一声,一阵无力感袭来:“走吧!”

我们迅速赶往发现尸体的地方,那是一座混凝土大桥与水面相交的浅滩上,地上赫然躺着两具遍体鳞伤、浑身是血的女尸,发现尸体的辖区民警正在现场守着。

我们没有立即走到尸体边上,而是打起照明设备,技术组将周围的脚印、血迹、遗落物一一用标号牌标出来,并拍照取证。我一眼就认出来,现场的脚印和之前两起案件中留下的脚印一模一样。

这一手李代桃僵使得真是完美极了,我们被驯狗师摆了一道,全体警方成了证明四大恶少无罪的证人!

我戴上橡胶手套开始验尸,两名女性死者年龄相仿,均为二十五岁左右,都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下身"chiluo",手脚和脸上有多处淤伤,均有被性侵过的迹象。一人倒在近水的地方,满头长发像水草一样在水里飘动,另一人倒在靠近桥墩的地方。

死亡时间初步判定是四小时之前,我拿起死者的手掌检查了一下,一名死者指甲修剪得很整齐,上面涂了几种颜色的指甲油;另一名死者手上有香水的味道,而且还不止一种,我注意到死者身上有勒过裤腰带的痕迹,判断她们的身份是化妆品专柜的导购员。

两人手脚上都有被捆绑的痕迹,似乎是被囚禁过一段时间,囚禁时间有多长,得等看到胃容物才知道。

我用剪刀剪开死者的衣物,在第一名死者的锁骨附近和第二名死者的腰部各找到一个针眼,似乎死因和之前一样,都是被注射了过量的毒品之后,被人反复强-暴导致猝死。

为了确认,我用听骨木听了一下,发现倒在水边的死者肺里积了大量液体。

仔细一看,脖子上有被掐过的痕迹,似乎她的体力比较好,在遭受凌-辱之后并没有马上咽气,凶手于是把她的脑袋按进水里,迫使其窒息。

黄小桃在旁边问我:“有什么发现?”

我愁容满面的答道:“发现倒是挺多的,但这些都不重要,当前的首要任务是要证明,这案子是别人模仿四大恶少做的。”

我要了一只棉签,插进死者的下面,拔出来之后上面沾了一些粘液和尚未凝固的鲜血。我嗅闻了一下,凶手果然用了避孕套,我再次审视死者的身体,道:“这些打击伤明显不像四大恶少的风格。”

黄小桃问道:“哪里不一样?”

我说道:“你对这两具尸体的初步印象是什么?”

“遍体鳞伤!”黄小桃如实回答。

我点点头:“对,打击伤非常均匀,而且下手不是太重。与其说是虐待受害者,倒不如说是为了把她们变成这个样子才做的,这次的凶手是有目的性地在模仿。”

我沉吟道:“凶手也是四个人!虽然他们穿着和四大恶少一模一样的鞋,但深浅轻重却略有不同,而且其中有一个是女人。”

“女人?”黄小桃一惊:“你连是男是女都知道?”

我撑开验尸伞,让黄小桃打着紫外线灯,尸体身上出现一片手印,主要是腿部和髋部,虽然很凌乱,但仍然能够辨认出,实施强暴的只有三个人。

为什么还有一个人没有强暴受害者呢,要么是不行,要么是不能。

我转动验尸伞,当转到一片伞面时,尸体全身的伤痕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来,当然没有五颜六色那么夸张,而是深浅色调的变化,黄小桃惊讶地问道:“你的伞还有这个功能?”

我说道:“伤痕的颜色越深,说明留下的时间越长,反之就是时间较短,可以清楚地看见有四组凶器留下的伤痕。”

黄小桃点头。

我指着那些伤分析道:“其中三组伤造成的创面都比较大,只有一组创面较小,可以理解为此人力气小,或者下不去手。而且这里有一个细节,这个力气最小的人没有打过死者的脸部!”

我换到另一具尸体上再验一遍,仍然是这样,凶手中间的一个人不愿意伤害受害者的脸,所以我推断凶手里面有一个女人。

他们是受驯狗师的命令来炮制命案的,本身对死者没有恶意,只是在执行一项任务。对女人来说脸是最重要的,出于同情心,这个女凶手没有伤害受害者的脸。

黄小桃转忧为乐:“有这个证据就好办了,足以证明这是一桩模仿犯罪。”

我摇头道:“这些仅仅是基于间接证据的推论,在法庭上能站得住脚吗?”

黄小桃道:“论据充分的证据是可以决定案件走向的。”

我摇头,对方可是四个富二代,他们会找全国最好的律师来辩护,如果我们拿不出铁一样的证据,恐怕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法庭。

“况且……”我说道:“四人中间有一个女人仅仅是猜测,也许他是一个性别倒错者,就是俗称的娘炮!”

我又仔细看了一眼,盯着一处较为清晰的掌印看了半天,发现有什么不对劲。我拿起刚刚剪掉的衣服,摊在一块防水布上,用验尸伞照,上面竟然也有掌印。

黄小桃惊讶地叫道:“你的伞连布匹上的阳印痕都能照出来?”

我兴奋地说道:“当然照不出来,这不是阳印痕,而是掌纹!”

我收了验尸伞,将一把海草灰撒在上面,轻轻吹掉之后果然留下一整个手掌的印痕,上面的纹路特别清晰,可是独独五根手指上没有指纹。

黄小桃吃惊道:“怎么会这样,凶手没有指纹!”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