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捂着嘴说道:“真有这么可怕的事情吗?”

我点点头:“听说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

黄小桃回忆了一下:“好像在哪听说过。”

一九七三年,两名歹徒前往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挟持了四名银行人员,在和警方僵持了一百多个小时后,歹徒选择自首。

但这四名人质却对两名歹徒心生怜悯,不但拒绝在法庭上指控他们,还积极为他们筹措辩护资金,其中一名女职员还在一名歹徒服刑期间与其订婚。

这个事情在学术界引起轩然大波,将其命名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并探究其背后的原因。每个人头脑中都有一个趋利避害的阀门,一旦周围环境超过了人性能够承受的极限,而施暴者又给予一些小恩小惠,比如一口饭、一口水,这个阀门就会开启!被关押者就会对施暴者产生感激、依赖、信任的感情,并且唯命是从。

这是每个人为了保全自己而运行的一种自保程序,任何一个人,无论是我、黄小桃还是意志力坚强如铁的王援朝,一旦落入那样的环境,在漫长的调教中都会崩溃屈服的一天。

传销组织,邪教就经常使用这种手段来给人洗脑,把人囚禁起来,强迫他们做各种事,每天灌输歪理邪说,久而久之这些人的内心就会被无形的锁链束缚。所以经常有这样的新闻,被解救出来的传销组织成员自己又跑回去了,甚至自己搞出一个传销组织去坑害别人。

黄小桃大吃一惊:“简直太可怕了,也就是说,被驯狗师带走的目击者就算找回来也不会作证的……”

其实是有一个办法的,就是以毒攻毒!用调教的手段把被调教的人变回正常,但这显然是违法手段,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可以用这一手。

当时我并没想到,我跟黄小桃都在酝酿一个大胆的计划,而且都是违法手段。

这四个替死鬼被拘了起来,黄小桃带领专案组继续追查四大恶少父辈的支出情况,临走的时候她嘱咐我道:“你放心吧,我会全力以赴,将四大恶少缉拿归案。”

我提醒道:“你要注意休息,见缝插针地眯一会儿,别太拼命!英年早逝的话我每年还得买花,多费钱啊。”

黄小桃噗嗤一声乐了:“我知道啦,我还是活着收你的花吧!”

我回到店里,我和王大力的店铺现在已经稳步运营起来了,基本上不用太费心。王大力每天跟洛优优腻在一起,我跟店员简单交代了一下工作,自己跑到超市买了一整只乌鸡和一些香料,准备给黄小桃弄点补品。

回到屋里,意外地发现王大力竟然在,这货躺在床上捧着一本世界名著,故作惊讶道:“咦,你今天不是去办案吗?”

我环顾一圈屋内道:“出来吧,洛优优!”

一扇衣柜的门慢慢打开,洛优优站在里面,吐了吐舌头:“宋阳学长,你的眼睛太毒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笑道:“王大力,你手上的书都拿反了,还装!”

王大力尴尬地辩解,说他俩在屋里闲聊呢,我懒得戳穿他们,自己去厨房煲汤去了。我厨艺实在不行,全程照着百度上的步骤来,总算凑凑和和把一锅烫炖上了。

洛优优闻到香味,进来说道:“宋阳学长好贴心啊,还给女朋友煲汤喝,王大力就从来没想过。”

王大力皱眉道:“阳子,你故意给我设难题是吧!”

我摆摆手:“一边凉快去!我又不知道你俩今天在这里。”

王大力说道:“优优,咱俩出去逛会街吧!”

两人正要走,我叫住他们:“对了,最近你们要小心点!不要一个人在外面乱走动,可以的话买个电击棒、防狼喷雾剂什么的防身。”

王大力问道:“你又招惹谁了?”

我没告诉他,我隐隐有种预感,驯狗师的到来将会是一场硬仗。四大恶少的案子仅仅是暖场而已,我不希望因为我而牵连到周围的人,那样我会自责的。

下午四点我提着一个保暖瓶去局里,黄小桃刚开完一个会,见我提着乌鸡汤,又惊又喜地捂住嘴:“特意给我做的?”

我尴尬地搔了下头:“汤弄多了,给你带点尝尝。”

黄小桃笑着拿手指戳我了一下:“老老实实承认不就得了?我还不知道你,每天就吃外卖!”

她回到办公室,品着汤,我问味道怎么样,黄小桃用勺子舀了一点递过来:“你自己尝尝呗。”

我生怕有人突然闯进来,左右看看,这才喝了一口。

我说道:“好像有点淡哎,下次我注意点!”

黄小桃笑道:“你亲手煲的汤,我觉得胜过山珍海味。”

喝完之后,黄小桃说道:“对了,近期有好消息告诉你,我现在手上有一条线索,也许会成为扳倒四大恶少的关键。”

我问道:“什么?”

黄小桃调皮地道:“不告诉你,跟你学的,这回我也卖卖关子!”

之后几天,专案组仍然紧锣密鼓地跟进这桩案子,我时不时会去局里看望一下黄小桃。调查支出情况是比较繁琐的工作,尤其是这帮有钱人,一个人就有好几个帐号,收款方是谁也要一一核实,所以反贪局调查一个贪官往往要花几个月,在调查过程中居然还意外发现一些行贿的事实,为了不打草惊蛇,这些事情暂时没有声张。

这天一早,黄小桃打来电话,兴奋地叫道:“宋阳,我们有证人了!”

我立即赶到局里,见到黄小桃之后她将一份文件给我看:“这是我们核查的秦国柱近一个月以来支出情况。”她指着几笔款项给我看:“这几笔款项全部是打给一家境外贸易公司的,总额达到一千六百万,但经我们核实,这家公司其实并不存在。”

我说道:“弄一个虚假的公司,以投资的名义收钱,这确实是组织惯用的手段……一千六百万,刚好可以除以四,原来组织保一个人的价格是四百万,呵,还真是明码标价。”

四大恶少是利益共同体,一个人被抓,其它人都得落网,秦国柱为了保自己的儿子,才咬牙掏了这一大笔钱。

黄小桃狡黠一笑:“光有支出还不足够,到时候秦国柱大可以说自己包了小三,或者拿去行贿了。我们还需要证人,秦国柱的秘书已经同意和我们合作,指控他的老板包庇罪犯、销毁证据以及买凶杀人!”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