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当即带我去见证人,秦国柱的秘书是一个瘦高的男人,梳着大背头,神态举动略显神经质。

据他称,秦国柱在七月十三日凌晨和七月十七日晚上都曾经与一个神秘男子接触过。秘书偷听到他们的对话,大致内容是秦国柱的儿子杀了人,对方是一个铲事的高手,对方以每人400万的价格同意替他们摆平。

第二次见面时,男人称现在事情有点棘手,他打算找几个替罪羊,价格又要翻番,秦国柱必须再掏一千万。秦国柱觉得是狮子大开口,在办公室里发起火来,后来男人压低声音不知道说了句什么,秦国柱突然同意了。

我问道:“有录音吗?”

秘书苦笑道:“我哪敢啊,这种事情这么可怕,我还录音,被发现肯定要被做掉的!”

我从手机里找出那张宋星辰偷拍的照片给他看,问是这个人吗?秘书辨认半天道:“我不清楚,他那天戴了一副大口罩。”

我不禁表示怀疑:“这些证词法庭上会采纳吗?”

黄小桃道:“此案性质极其恶劣,我想法庭会谨慎审理的,我们手上的间接证据加上人证的口供,应该是足够的!”

我问秘书:“你为什么愿意站出来指证,良心发现?”

秘书朝黄小桃看了一眼,这个不经意的动作暴露了一些信息,他撒谎道:“举报犯罪,难道不是公民的本分吗?”

我说道:“谢谢你!”

出来之后,我压低声音问黄小桃:“你敢花钱作伪证?”

我的语气很严厉,黄小桃笑道:“你误会我了,我是花钱了,但这绝对不是伪证。”

原来黄小桃联系上她父亲,把案件透露给他,老爷子跟秦国柱是商业竞争对手,一听说有机会扳倒开心得不得了,运用起自己的人脉开始暗中协助女儿,最后他以令人咂舌的价格收买了秦国柱的秘书。

黄小桃冷笑道:“有钱来使鬼推磨,这是秦傲南教我的,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叹息一声:“这事情要是捅出去,你不用当警察了!”

黄小桃道:“以非常之道治非常人,我们一直这么被动,再这样下去,一旦这四个替死鬼上了法庭,我们就真的只能看真凶逍遥法外了。”

我无奈的点点头:“我支持你,也会替你保密!”

接下来的进展非常顺利,黄小桃申请到了逮捕令,去把四大恶少和秦国柱逮捕了起来,同时她大肆造势,将此案昭告全社会,制造舆论压力。

黄小桃比起当初我认识她时,已经成长了太多,虽然她这次用了灰色手段,但是那颗嫉恶如仇的心却一如始终,对此我非常钦佩。

在一片舆论声讨声中,四大恶少成了过街老鼠,他们父亲的公司也受到牵连,股价跳水、员工辞职、供应商中止合作。

也有不少人自发地在新浪微博为六名受害者祈福,短短几天时间转发达到了数百万,全社会都在用自己的行动表达一份微薄的正义!

我们欣慰地看到,这个世界仍然有正义,邪恶终将受到制裁。

八月十五日,四大恶少的案件正式开庭,这天我和黄小桃一起去旁听审理。检查官是郑副局长的一位老同学,以刚正不阿而闻名司法界,法庭上的唇枪舌箭非常精彩,检查官一条条驳倒律师的辩护。

法官传唤证人出庭,但是却没有动静,这时一个法警过去低声说了几句话,法官宣布暂时休庭。

原本一片高涨的气氛突然冷了下来,大家议论纷纷,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黄小桃打了几个电话,也没弄清楚,我看见被告席上的秦傲南在对我笑,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黄小桃接到一个电话,简单交谈几句之后道:“宋阳,出事了,载着证人的车在半路上被一辆卡车撞翻,证人和几名法警当场死亡!”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吼道:“又是驯狗师干的!”

我们现在去现场已经没有意义了,黄小桃攥着电话骂道:“该死,功亏一篑了。”

这起案件最后以证人无法到场,无限期延迟,四大恶少和秦国柱嚣张地走出法庭,面对围上来的一帮记者,秦傲南嚣张地比划了一个中指。

黄小桃在旁边看着,愤怒地攥紧拳头。

这时一样东西从人群中飞掷出来,砸在秦国柱脸上,原来是一个臭鸡蛋,一个男的气愤地骂道:“你们早晚会遭到报应的!”

秦国柱吼道:“警察在哪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愤怒的群众纷纷把手上的东西往他们身上扔,几个被逼得退回法院的门庭里面,这时我的视线捕捉到一样东西,一个燃烧瓶朝他们飞过去。

轰的一声,燃烧瓶在法院的台阶上爆开,火焰倒闭蔓延,吓得周围人连连闪避。

“杀我女儿的畜牲,我和你们拼了!”一个宏亮的声音传来,只见人群中冲出王学兵,双手各拿着一柄63式军刺,杀气腾腾地迈过一地的火焰,冲上去就是一捅。

秦国柱尖叫一声,捂着流血的手臂大喊:“杀人啦!杀人啦!”

秦国柱被王学兵一脚踢开,他的目标是四大恶少。黄小桃在旁看着,并没有掏出手机,我说道:“赶紧叫人,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法庭门口发生这种事,这将会是公安和司法系统的巨大耻辱!”

黄小桃咬着牙说道:“他们活该!”

我说:“为了这四个人渣,再搭上一位老英雄的命,值得吗?”

黄小松无奈地叹息一声,这才拨通电话,呼叫特警增援。

面对这位一心复仇的父亲,四大恶少像吓坏的小鸡一样四处乱蹿,法警跑出来想先稳住他,可是面对凶神恶煞的王学兵,众人哪敢上前。

秦傲南跌跌撞撞地滚下台阶,王学兵似乎铁了心要杀他,举着军刺冲过来,秦傲南尖叫一声,朝人行道上跑去。

路上行人见状纷纷闪开,我和黄小桃赶紧追上去,王学兵不愧是打过对越反击战的老兵,跑得飞快,很快我就跑不动了,黄小桃掏出枪,大喊:“放下武器!”

三人消失在一条小巷里,突然那里传来一声震天动地的枪声,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当我赶去时,在小巷的尽头,我看见王学兵倒在地上捂着胸口不停喘息,秦傲南瘫坐在墙边,歪着脑袋,眉心有一个黑洞洞的枪眼,周围的皮肤已经烧焦。

而黄小桃手里握着枪,枪管还在冒烟,她惊慌不已地说道:“宋阳,人不是我杀的!你要相信我!”

面对这一幕,我头脑一片混乱,我说道:“先别冲动,我问你,是不是走火了?”

黄小桃瑟瑟发抖地道:“不,我可以发誓,那一枪我是对天开的,他突然就中弹倒下了。”

我好像挨了一记重拳,这是一个设计好的圈套,驯狗师已经向我们宣战了!

我盯着黄小桃的眼睛道:“我一定会替你洗冤的!”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