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被逮捕之后,我和王学兵被带到局里录口供,录口供的警察和我也比较熟,苦笑道:“宋哥,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多有得罪了!”

我叹息道:“没事,照章办事吧,我会全力配合的。”

我把当时的情况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一遍,警察问道:“你跑进去的时候,除了死者、王学兵还有黄队长,没有看见其它人?”

我点头:“我没有看见!”我把重音咬在‘看见’这两个字上,这是一桩巧妙设计的嫁祸,现场肯定有第五个人。

警察又问:“黄队的枪当时处在刚刚开过枪的状态?”

我无奈的点点头:“是的。”

“好好,谢谢你的配合!”警察合上了记录本。

我焦急的问道:“这案子……”

“这案子现在由邢队长接手了,而且孙局特别示意,你不能参与!”警察说道。

我一阵心灰意冷,提出想见见黄小桃,警察拒绝了,因为我是重要目击证人,加上我和黄小桃私交密切,在这个敏感时期绝对不能同嫌疑人接触。

不止是我,孙冰心和王援朝也不能见她。

我想去见见孙老虎,走到局长办公室门前突然被人叫住,回头一看是之前有过一次合作的邢队长,他说道:“宋阳,孙局现在不在办公室。”

“他去哪了,在现场吗?”我问道。

邢队皱了皱眉头:“不好意思,这个不便透露,这案子发生在我们公安系统内,四大恶少这案子又正处在风口浪尖上,你没看见现在微博上一片叫好声?越是这样我们越是要公正公开,所以这一次请你避避嫌吧!”

“我知道了。”我点点头。

邢队拍拍我的肩膀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事情查得水落石出!”

辞别他之后,我给孙老虎打个电话,发现他关机了,跑到法医试验室去找孙冰心,另一个法医说孙冰心刚刚放假,打她的电话也打不通。

看来孙老虎打过招呼,要把我排除在这个案子之外,虽然能够体谅他们的用意,但一想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我就万分沮丧。

走出市局,外面有一堆记者,看见有人出来便围过来问东问西,我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是警察,我只是来办事的。”万幸记者不认识我,才放我走。

回到店里,洛优优正在刷微博,由于今天是四大恶少的公审日,几乎我身边所有人都在关注案情的动向,她问我:“宋阳学长,微博上说四大恶少被无罪释放,有个警察一时冲动,打死了其中一人,是真的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摆摆手:“那些都是谣言,没这种事情!”

这一整天我都心神不宁,坐在店里发呆,晚上也睡不着,一想到黄小桃现在戴着手铐坐在冰冷的拘留室里,我哪还有睡意。

翻来覆去一直折腾到凌晨四点,我决定不再等了,自己单独调查,于是穿上衣服去案发现场。

赶到法庭门口的时候,天刚蒙蒙亮,街上没什么行人车辆,昨天法庭门口被扔燃烧瓶的地方还残留着一大片焦黑痕迹。我站在这里回忆昨天的情景,法庭正面冲着一条主干道,如果说这是一桩有预谋的嫁祸,凶手要怎么操控秦傲南和王学兵,走到嫁祸黄小桃的地点?

我在人行道上来来回回走了一遍,始终想不通这个问题。

我去了案发现场,那里已经拉起警戒线,但是这个时间点还没有人,我用预先准备好的鞋套把鞋套住,戴上橡胶手套,轻手轻脚地踏进去。

秦傲南被枪杀的地方是巷子尽头,我站在那里朝四周看,二楼有一个突出来的飘窗,那应该是一户民居的厨房。窗户破了,用塑料纸糊上,上面满是油烟。

黄小桃当时的位置差不多就在飘窗下面,假如要嫁祸,那个飘窗是最好的埋伏点!当时我确定只听见了一声枪响,所以凶手应该使用了消音器。

但有一件事情我想不通,那就是膛线痕,每把枪都有独特的膛线痕,这就相当于枪的指纹,子弹是从哪把枪里射出来的,绝对可以验出来。

我现在看不到警方的鉴定结果,但我想,驯狗师这样高明的罪犯不会不懂这个,他肯定有特别的手段瞒天过海。

现场没有太多线索,我想去二楼看看,如果那里是凶手的埋伏点,这个房间肯定是空的!

我绕到附近一个小区,来到那户公寓前面,尽可能不发出声音地撬开门锁,推门进去。令我大吃一惊,这个家有人居住,卧室里传来两个人熟睡的鼾声,桌上还放着吃过的外卖和水果。

我这行为已经构成私闯民宅了,在门口犹豫了一阵,我掏出一块手帕把脸蒙上,轻手轻脚地掩上门进屋。

作贼的感觉果然特别提心吊胆,我每一步都不敢有太大动静,我打定主意,万一把主人惊醒,我就用冥王之瞳瞪他,然后迅速跑路。

我用很慢很慢的速度穿过客厅,路过卧室的时候看见一男一女搂在一起睡觉,墙上还挂着两人的婚纱照。

屋里很暗,但这对我丝毫没有影响,室内确实像一对小两口长期居住的环境。然后我来到厨房,也就是可以俯瞰案发现场的飘窗,我在那块塑料纸上反复地看,还把鼻子凑上去闻,并没有火药味。

我在厨房里四处检查,没注意到什么特别的地方,塑料纸上的油烟连成一大片,如果撕下一块换上新的,一眼就会看出异常……

于是我悄悄退出房间,把门带上,准备去三楼看看,三楼的阳台也是一个埋伏点,虽然效果没那么好。

当我捅开三楼的房门时,屋里传来一个年迈的声音:“惠珍,你回来了?”

我保持着那个动作不敢动弹,心脏跳得很快。屋里是清一色的老式红木家具,似乎住着一个独居老人,刚刚那一声比较含糊,我不确定是梦话还是醒着的。

犹豫了一会,我还是走了进去,来到阳台查看一圈,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迹象,卧室里传来那个老人熟睡之后的磨牙声。

但我往回走的时候,突然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黑漆漆的人影,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喀嚓一下,白光一闪,原来是一部手机,他把我私闯民宅拍下来了。

洞幽之瞳最大的弱点就是怕光,我的视线一片模糊,隐约看见那人穿着一件长风衣,两手插在口袋,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我迅速追出去,来到单元门口环顾四周,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你好啊,宋阳,我是驯狗师!”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