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猛的一回头,看见一个中年男子靠在墙上,嘴里叼着根香烟。他的长相极其普通,就像一个在菜市场随处可见的普通中年大叔,只是眼神格外冷峻。

我没料到驯狗师会这么轻易就出现在我面前,我冷冷地质问:“为什么要嫁祸黄小桃?”

驯狗师冷笑道:“我嫁祸她了吗?明明是她自己一时冲动打死我的委托人,你想想,我干嘛要自己杀掉委托人,你知道我因此损失了多少钱吗?”

他说话的时候表情格外平静,完全没有撒谎的迹象,但我不认为他说的是实话,此人应该受过专业训练,可以面不改色地撒谎。

我问道:“这么说,你承认是你在替四大恶少洗罪?”

说着,我把手放进口袋,悄悄打开录音。

驯狗师一眼就识破了我的伎俩:“小子,出于对你的欣赏,我才亲自见你一面,你还打开录音,这太没诚意了吧!”

我叹息一声,把手机掏出来,当着他的面关掉。

“这还差不多。”驯狗师冷笑。

“接着说刚才的事情!”我厉声喝道。

“不好意思,我没有义务回答你,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别的事情。组织授命我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你,可你知道,我是一个爱才的人,如果你能加入我们……”

“你作梦!!!”不等驯狗师讲完,我就怒吼一声。

驯狗师把手插回口袋道:“年轻人别这么冲动嘛,我给你一个选择,加入我们,黄小桃就可以无罪,而且这对你有好处。”

我冷笑道:“说来听听。”

“我花了大量时间了解你,甚至不惜损失一些宝贵的棋子……”驯狗师娓娓道来。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惊,原来邓超的袭击是他安排的。

驯狗师继续往下道:“越了解你,我就越欣赏你,你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奇才,假如我说什么给你荣华富贵,那简直就是在污辱你!其实内心深处,你我都是一路人,我们都不受规则束缚,渴望黑暗,只不过我们选择了不同的路,你现在所做的一切无非是替他人作嫁衣,你感到满足吗?你不觉得这个世界已经腐烂堕落了吗?想必你早就感受到,法律是很软弱无力的,正义只是自我安慰的谎话,这个世界需要更强力的手腕来纠正。”

我咬着牙道:“收起你那套歪理邪说吧,我没那么多耐心。”

驯狗师慢悠悠地摘掉嘴里的烟:“你可以用秘密身份加入我们,此事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你仍然当你的刑事顾问,组织可以给你许多资源,让你变成最出色的侦探,你破的案子会比以前还要多。更重要的是,你可以亲手把握自己和别人的命运,那种感觉就像神一样,一旦品尝过你就会上瘾!”

我心里蹿起一阵无明业火,叫道:“少在这里花言巧语了,在我看来,你们才是这世上最大的毒瘤,我是不会和你们同流合污的。”

“这种话,宋家不止你一个人说过,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你们宋家早已有人加入了我们,否则宋家怎么可能一直存在。”驯狗师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我激动地吼道:“你说谎!”

“我干嘛要骗你,其实那个人就是……”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后面捂住我的嘴,我抬头一看,当看到宋星辰那张冰冷的脸时,顿时如遭雷击,这怎么可能。

宋星辰的手上沾着一些细细的粉末,我拼命反抗挣扎,我知道一旦落入驯狗师手中,就会万劫不复。

宋星辰冷冷命令道:“吸下去,你中毒了。”

我一愣,深吸一口气,一股清凉顿时直透脑髓,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情绪波动得有点反常。宋星辰把我拽到身后,腰间的唐刀微微出鞘了几厘米道:“他的口袋里藏了一支葬魂香!”

我在书上看过这东西,那是一种无色无味,可以自行挥发的香料,吸入的人会心跳加快、情绪激动,进而失去理智和判断力。

驯狗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竹管,正在往外冒着白色的烟,他笑道:“武宋一脉果然名不虚传。”然后将竹管盖上了。

宋星辰锵啷啷地拔出刀,冷冰冰的道:“我很佩服你的胆量,希望你的身手也一样的好。”

驯狗师摇着手指道:“你不能杀我,因为我有人质!”

我说道:“我不信!”

驯狗师慢慢地数起来:“一、二、三……”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不是电话,而是qq视频的系统通知。我打开一看,画面里是熟睡的王大力,一只戴着皮手套的手握着刀,刀尖离王大力的脖子只有几公分。

画面一切,变成了孙冰心,她也在睡觉,画面是从窗外偷拍的,一道红外线光点在孙冰心的额头停着。

然后画面变成了孙老虎,他正坐在办公桌前,一边喝浓茶一边抽烟,手上拿着几份材料在看,全然没注意到自己额头上有一个红外线光点在浮动。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人简直深不可测,他早料到我会来现场,提前布署好了一切。

驯狗师得意的道:“知道为什么自诩正义的人总是斗不过我们吗?因为你们的软肋太多了,其实你们大可以在这里杀掉我,三条人命换我一条,也算是很值了。”

我攥了一下拳头:“你想拿我朋友的性命威胁我就范?但是我警告你,人质这个砝码只能使用一次!如果他们死了,我会不择手段毁灭你们。”

驯狗师笑道:“你误会我了,我不是那种低级趣味的罪犯,我有我的行事风格,而且我也说过,我很欣赏你,我希望你凭自己的意志加入我们。”

我不耐烦地说道:“我说过,那是不可能的。”

“宋阳,不如你替我办件事吧!”驯狗师忽然说道。

我皱起眉头,驯狗师已经自顾自的说下去:“我手头上有一个客户,此人每隔七天肯定会做一次案,我替他擦屁股已经擦得不耐烦了!昨晚他又出去‘寻欢作乐’了一次,现在有一具尸体正躺在聚宝山公园里,我要你赶在警方之前去毁灭证据,让这个客户免受指控。”

“我为什么要答应?”我怒道。

“因为你拒绝的话,你的三个朋友中会有一个死掉,你替我完成任务,他们就能活命,而你也会得到一大笔报酬。我给你一天时间,另外我还给你准备了一辆车和一个司机,车上有你要用到的工具,另外还有这个……”

驯狗师朝我走过来,把一张酒店的房卡塞到我手里,拍拍我的肩膀道:“别让我失望哦,宋大神探!”

听着他远去的脚步声,我心里十分复杂,但我现在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转身朝小区外走去。宋星辰在身后喊道:“你绝对不能答应,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点头,语气失落地回答:“知道,意味着我已经踏进他的陷阱!”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