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狗师走后,我并没有马上走出小区。而是用手机拍下驯狗师的脚印,并用橡胶手套沾了一点他鞋底留下的砂土,把橡胶手套摘下,将其包裹起来。

我和宋星辰来到小区外面,看见路边停着一辆奔驰,开车的司机像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毫无反应,估计这也是被驯狗师驯化的‘狗’!

我正要走进车里,宋星辰按住我的肩膀告诫道:“三思而行。”

我叹息一声,小声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背弃我的底线!”

我知道驯狗师为什么要让我去干这种脏活,他是洗脑高手,洗脑要从行动开始,当我一步步接受他那些肮脏的工作,渐渐也会转变立场。

小时候听《金镖黄天霸》的评书,黄天霸当初何等好汉,但被官府抓住之后,官府对他恩威并施,欲擒故纵,渐渐的把黄天霸变成一个双手沾满兄弟鲜血的朝廷鹰犬。

人一旦越过自己的底线,就会迅速黑化,所以和驯狗师的较量中,我会自守底线,这条底线便是我基本的良知!

我们上了车,司机载着我们上路了,路过店铺附近时,我说道:“停一下。”

司机停车,我正要下车,司机不知从哪掏出一把枪,指着我,木然地说道:“主人交待过,你不能中途下车!”

宋星辰冷冷地威胁道:“想叫我把你的手砍掉吗?”

我答道:“行,我知道了,宋星辰,你去取我的工具,待会在聚宝山公园见。”我一边说一边把裹了证物的橡胶手套交给他,并将手机上事先打好的一行字给他看——‘通知他们三个,他们可能会被暗杀!’

宋星辰接过手套,不动声色地叮嘱道:“多加小心!”便下了车。

我被司机载到聚宝山公园,这时公园还没什么人,笼罩着一层白茫茫的雾气。我打开后车厢,里面有汽油、铲子、胺水等毁尸灭迹的工具,胺水可以破坏Dna,是清除血迹的上佳之选。

我拿上工具,朝公园里走去,司机一直跟在我后面。

公园很大,我找了一个制高点俯瞰周围,把可能的弃尸地点一一记下来。

走了一圈,我突然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迹,在周围找了一下,果然在一棵树下面发现一具尸体,身上用落叶覆盖着。

我扫开上面的落叶,死者乍一看是个妙龄少女,但从喉结和盆骨形状看却是个男人,死者的手脚和颈部都有伤痕以及捆绑的痕迹,身上穿着一条红色连衣裙,脑袋上戴着一顶假发,脸上被浓妆艳抹。我注意到他的两腿之间有血迹,掀开裙子一看,死者的"shengzhiqi"被齐根割掉了。

一股热血登时冲进我的大脑,这名凶手就是销声匿迹多年的易装癖杀人魔!他是一个同性恋,专门挑那些长相俊美的男青年甚至男童,将其打扮成女人供自己淫-乐,再残忍杀害。

此人几年前做过凶残的案件,后来一直四处流窜,下落不明,据称当年特别轰动的红衣男孩案就是他的手笔。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跑到南江市,在组织的庇护下一直猖狂作案。

我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开始检查尸体,死者死亡时间大概四个小时,死因是体位性窒息。就是将人固定在一个特殊的体位,比如手脚背在后面捆在一起,强行造成呼吸障碍窒息而死。

死者死前承受过漫长的折磨和性侵,从最早留下的伤口看,大约被囚禁了五六个小时,我注意到死者的下巴上有一些白色泡沫,凑上去闻了闻,是剃须泡沫。

我掀开死者的裙子看了看,被割掉的"shengzhiqi"糊满了血,令人发指的是,里面竟然有精斑,周围有一些酒的气味,似乎是葡萄酒。葡萄酒中的丹宁酸可以收缩血管,起到一定止血的功能,看来凶手曾用葡萄酒清洗过伤口周围。

我专注地验尸,浑然忘了自己此刻的处境。

这时我的肋部突然挨了一脚,是司机踢的,他恶狠狠地叫道:“别磨磨蹭蹭,快点干活!”

我捂着肋骨,咬着牙说道:“让我来毁尸灭迹,那就得按我的方法来。”

司机瞪着眼睛道:“少骗我,我看见你在磨洋工,快点,马上就有人过来了!”

这时有个人走过来,司机立即掏出手枪,当那人走近才发现是宋星辰,他把我的工具放在地上,猝不及防地往司机脸上揍了一拳。

司机用枪把去打他,却被宋星辰拧住胳膊,迫使他背过来。然后宋星辰用拳头一拳一拳砸他的肋骨,打得司机嗷嗷直叫。

我说道:“够了!”

宋星辰又揍了两拳,我听见咔嚓一阵肋骨断裂的声音,司机这才被扔在地上。宋星辰冷冷地说道:“再动小少爷一根手指头,我就宰了你!”

司机恼了,举起枪对准宋星辰,宋星辰面不改色地盯着他,两人僵持了有一分钟,我不禁为宋星辰捏了把汗。

这时山下传来几个老头聊天的声音,这时雾气仍然很大,他们看不见山上,但是要有枪声响起的话,他们绝对能听见,司机这才把枪放下。

我用铲子开始掘土,挖了一个洞把尸体放进去,在他身上泼撒胺水,然后覆上土,仔仔细细地将草皮复原到看不出来的样子。最后我撑开验尸伞,把周围的脚印全部抹掉。

我拍了拍手:“去见见本人吧!”

驯狗师给我的酒店房卡就在附近,那是一张内部员工使用的通用卡,每个房间都能打开,上面标了一个房间号码。

我们来到酒店,司机这一次居然等在外面,我找到那个房间,用房卡打开,里面的男人尖叫一声:“啊,你们怎么进来的?”

男人看上去三十多岁,两眼顶着黑眼圈,似乎昨天一宿没睡,屋子里没有任何特别值得注意的东西,桌上放着公文包,他似乎是来出差的。

此人看着不太像凶手,身上没有那种戾气,为了套话我亮出证件道:“别怕,我是警方的人!”

男人一愣:“你怎么知道的?我明明没有报警啊。”

“什么?”这回轮到我愣住了。

男人慌张地说道:“警察同志,我知道错了,好吧,我承认,我昨晚确实看见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我疾步走到窗户前,从这里正好可以看见案发现场,询问道:“今天凌晨两点左右,你没睡吗?”

他答道:“没……没有,我当时看见公园里有个男的正在折磨一个女人,我吓坏了。”

我一下子明白了,驯狗师叫我找的不是凶手,而是目击证人,他是想叫我杀人灭口!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