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他把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他说那男的看着四五十岁,谢顶,大概一米八左右。当时公园里只有路灯,看得不是太清楚,对方好像把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按在地上行苟且之事,由于距离较远听不清楚。

由于他比较胆小怕事,不敢报警,就自我安慰说可能是情侣吵架什么的,过了大概一小时,他又朝外面看,那两人已经不见了。

宋星辰看我一眼,我知道只要我一声令下,他就会把目击者斩杀,但那样的话我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沉默片刻,我说道:“还有什么线索吗?”

男人思考了片刻:“他好像是开车来的,因为我看见旁边停了一辆黑色的suV!”

我嘱咐道:“谢谢你的配合,不要报警,也不要声张,这案子我们正在秘密调查,知道吗?”

男人连连点头:“好的好的,那个……千万别提我啊,我就是一个出差的小公务员,不想惹事上身。”

我和宋星辰离开酒店,司机第一句话就是:“处理掉了吗?”

我答道:“处理掉了!”

“回去向主人复命吧!”司机说完准备开车。

“不,我还得去个地方。”我说道。

“不行,主人交代过,你不准干多余的事情。”司机一口回绝。

我解释道:“刚刚我们拷问那家伙的时候,他说昨晚他和另一个人在一起,目击者有两个,我必须解决掉另一个,否则委托人还是不安全!”

司机的眼珠转了转道:“我必须要向主人请示一下。”

司机掏出手机,我迅速把手放进口袋里,按照他拨号的动作在手机上点,把驯狗师的号码秘密记录下来。

司机交谈了几句,最后挂断道:“主人说可以。”

我冷笑道:“你的狗脑子得再灵光一点,才能讨你主人的欢心,懂吗?”

司机回复道:“我对主人忠心耿耿,不在乎回报!”

上车之后,我扫了一眼刚刚按的号码,我的眼睛可以留下残象,所以扫一眼之后有十秒钟左右背下来。然后我打开手机地图,查询附近的酒庄,叫司机先去其中一个。

凶手把一瓶葡萄酒倒在死者身上,说明现场是有酒的,而且死者没有被封口,应该是一个隔音性能良好的地方,我想酒庄的酒窖比较符合第一作案现场。

凶手能够让组织长期保护他,显然是有相当的经济实力,应该是某酒庄的老板。

一上午我们跑了好几个酒吧,都没找到符合特征的人,这时孙冰心打来一个电话道:“宋阳哥哥,你在干嘛呢?”

司机从后视镜里阴沉地看我一眼,我立马道:“没事呢,在街上闲逛。”

孙冰心道:“我也放假了,一起出来玩呗,你到市局前面等我好不好?”

我一阵为难:“呃,今天……”

孙冰心道:“哎呀,你一定要来嘛,不找我玩,你会后悔的哟!”

我听出她话里有话,便说道:“好吧好吧,我中午去找你。”

挂断电话,司机冷冷地警告:“不许耍花招!”

我骂道:“你是狗还是狐狸,这么疑心病重,我和我青梅竹马出去玩也不行?”

这时车停了,我们来到一家叫‘聚丰’的高档酒庄。走进店里,服务员热情地招呼,我拿出之前用过的说辞道:“前两天在贵庄买了瓶酒,感觉味道有点不正,我想见见经理。”

服务员愣了一下,答道:“好的,我这就去请经理,您先坐一会儿。”

坐了一会,服务员请出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谢顶男,一看见这张脸我便有种强烈的直觉,这就是凶手。

为了确认,我用洞幽之瞳把他上下看了一遍,他从头到脚的衣服都是新换的,指甲里有一些没清洗干净的污垢,鞋帮子上有淤泥,他的精神也比较憔悴,像是长期纵欲造成的。还有一个算不上推理的小特征,他是个鹰勾鼻,在我看的一本讲人种学的书里提到,同性恋中的攻很多都是鹰勾鼻,老幺没这个特征,我估计老幺可能是个受。

经理坐下来,打量我的眼神让我有点不太舒服,他笑着问道:“客人,找我有什么事?”

我压低声音道:“驯狗师让我来的。”

经理‘哦’了一声,故意大声道:“好吧,我带你去酒窖参观一下。”

司机低声呵斥:“你骗我,你不是说要见目击证人吗?”

我回道:“我有我的办事风格,一条狗不要插嘴!”

我们四人来到酒窖里,这里全是巨大的橡木桶和成箱成箱的葡萄酒,正宗的葡萄酒贵得要死,难怪这人这么有钱,能够支付驯狗师的委托金。

经理笑道:“驯狗师这回怎么不亲自露面了?难道是照顾我的特殊癖好,所以特意给我换个小帅哥……”

说完他不老实地朝我伸出手,宋星辰一把握住他的手朝反方向折,经理痛得嗷嗷直叫,司机急忙劝阻道:“不准伤害委托人!”

我说道:“我们替你洗罪,但不提供别的服务,你最好放尊重点。”

经理连声乞饶道:“明白!明白!”

我向宋星辰递个眼色,他撒开手,经理流着眼泪捂着被弄疼的手指。

我问道:“阁下怎么尊呼?”

经理又恢复了一脸的骄傲:“对外我只是一名小小的酒庄老板,在道上我有一个响亮的名字——易装杀人魔!”

我故作惊讶地道:“当年的红衣男孩是你干的?”

经理摇头回答:“不不,那桩案子不是的,不过我的作案手法是从那桩案子上来的灵感,对了,昨晚的尸体和目击证人处理掉了吗?”

我答道:“处理得相当干净。”

“好好好,跟你们合作就是放心,钱我之后会打到驯狗师帐上。”经理说完从架子上拿出一瓶葡萄酒:“我请你们喝一杯,希望以后合作愉快!”

我摆摆手:“酒先不着急喝,我怕有遗漏的,问一句,这里就是案发现场吧?”

经理道:“是的。”

我环顾四周,地上的灰尘果然有人在上面挣扎的痕迹,我问道:“死者是谁?”

“一个来买酒的帅哥,我盯了他好几天了,终于把他骗到这里做掉了。”说着,经理得意地笑起来,那语气好像在炫耀自己最近入手的一件古董。

我点头赞赏:“品味不错啊。”

“说出来不怕您笑话,我有严重的不举,只有杀人时的强烈快感才能让我坚-挺无比,所以每当看见帅小伙,我内心的冲动就会蠢动起来,那种瘾头比对美酒的渴望还要强烈百倍!”经理解释道。

我笑道:“你千万别对我有这种冲动!”

经理也笑道:“不会的不会的,我像尊重驯狗师一要尊重你,对了,还没请教您尊姓大名。”

我不答反问道:“阁下杀过多少人?”

“没数过,大概四十几个吧!”经理想了想答道。

“你杀人之后留下的‘纪念品’藏在哪了,我很有兴趣欣赏一下。”我说道。

经理脸色一变,司机在后面阴沉沉的道:“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委托人的我们是不过问的。”

经理的笑容很快恢复了:“没事的没事的,可以理解,小哥,第一次干吧,以后注意点!”

我问道:“对了,这里隔音性能怎么样,上面的服务员会不会听见什么?”

经理答道:“这你大可以放心,这个地窖是我特别改建的,有五六层隔音材料,里面就算发生爆炸,外面都听不到。”

我收起笑脸,冷冷的命令了一句:“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宋星辰,废掉他!”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