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刚落,宋星辰一脚便把经理踹倒在地,往他身上踢了许多脚,经理在地上爬着,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匕首。宋星辰一脚把匕首踢飞,然后再次抬起脚,重重落在他的两腿之间。

宋星辰一脚一脚往那个地方狂踩,经理叫得像杀猪一样,司机拉住我的胳膊急道:“住手,快住手,不许受伤委托人!”

我点点头:“行了!”

宋星辰移开脚,经理不停抽搐,两腿之间流出鲜血和白色的液体,他翻着白眼,嘴角吐出白沫,我才知道踩那个地方会把人踩得晕厥过去。

看着这个变态被折磨,我心里掠过一阵快意,说道:“让我来吧!”

司机急忙掏出枪,被宋星辰用唐刀打飞,然后他伸手阻拦住司机。

我走到经理脑袋另一侧,拍拍他的脸,又掐他的人中,经理醒转过来,哭喊道:“你们要干什么?”

“让你再也杀不了人!”

我冷笑一声,强行掰开他的眼皮,发动冥王之瞳,经理像被高压电电了一样,全身不停挣扎,叫声震耳欲聋。我盯了他足有半分钟,直到他的尖叫声小下去,才收起冥王之瞳,感觉眼前阵阵发黑。

饱受精神摧残之后,经理的脸上带着一种痴傻的表情,他突然坐起来,缩到酒桶后面,用神经质的声音叫道:“你们是谁?滚出去。”

我从他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精神病院的号码,告之地址之后,说道:“这里有一个精神病患者,你们赶紧过来吧。”

对方问道:“先生,能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和姓名吗?”

我笑道:“不必了,我只是一名好心的市民。”

说完,我把手机挂断,扔到经理怀里,对宋星辰挥挥手:“撤吧!”

出来之后,司机一直在威胁我:“你竟然干这种事情,我要报告主人,你和你的朋友都死定了!”

我淡淡地道:“但我替他洗了罪,我完成任务了。”

司机咬牙切齿地说道:“主人说过,你不许干多余的事情!”

我笑道:“那是对你说的,又没有对我说,你想报告就请便吧!”

司机恨不得吃了我,拨通了驯狗师的号码,交谈几句之后,他说道:“主人说你们可以走了,明天有新的任务,到时他会来找你。”

我对宋星辰点点头:“走吧!”

我俩打了辆车赶到市局,孙冰心穿着一件漂亮的裙子正站在那里等我,我好奇的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逛街呗!”孙冰心道。

我笑道:“你太没心没肺了吧,现在还逛街?”

孙冰心撅着嘴说道:“我爸禁止我参与这案子,给我放假了,我干着急也没用啊。”然后挽着我的胳膊说道:“走吧,我们去逛街。”

我心想难道是我想多了,孙冰心找我就是单纯的逛街?这时她一拍口袋,语气略显做作地说道:“哎呀,我身上没带钱,走走,我去找我爸要点零花钱。”一边说一边冲我挤了下眼睛。

我会意过来,果然逛街只是幌子,于是叫宋星辰在外面等我一会儿。

我俩来到孙老虎的办公室,门是虚掩着的,孙冰心进门之后假惺惺地道:“咦,我爸不在吗?”

只见办公室上放着几份文件,原来是他们父女俩串通好的,用这种方式帮我,我自然就不客气了,把门掩上,打开文件开始看起来。

那里面是尸检报告、子弹的鉴定报告以及几份口供。

尸检报告证实,死者秦傲南是被子弹击穿颅脑瞬间毙命的,有一个疑点,他死亡前后手机一直处在通话状态,但是由于作了加密处理,查不到打电话的人,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内容。

王学兵的口供称,他有心脏病,由于跑得太快心脏跳得厉害,就跪倒在地上,随后听见一声枪响,抬头的时候看见黄小桃双手举枪,正是瞄准的动作,秦傲南倒在地上。

王学兵和黄小桃之前只见过一面,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加上他在现场,所以他的口供从各方面来说都比我那份有份量,王学兵由于行凶和杀人未遂现在被拘了起来。

子弹的鉴定报告对黄小桃更加不利,黄小桃的身上有硝烟反应,证明是她开的枪,她自称那一枪是对天开的,但是子弹根本没找到。

而打进死者头部的子弹经膛线痕化验,证明是从黄小桃的枪里射出来的,从技术层面上说,这个是做不了假的。

我看见下面有一个签名,写着‘鉴定员黎勇刚’,我问道:“这名鉴定员经验怎么样?”

孙冰心故作惊讶:“啊,你怎么偷看我爸的文件。”

我笑骂一声:“还演戏?说吧!”

孙冰心这才道:“黎教授是全省著名的弹道学专家,他作过的鉴定没有出过错。”

“他最近有没有出去旅游,或者放假什么的?”我继续问道。

“这个我不清楚。”孙冰心摇摇头。

我相信黄小桃没杀人,所以一定有哪个环节是谎言,包括这个作鉴定的专家,我怀疑他可能是驯狗师的手下。

我拿起死者的照片,左看右看,发现一个疑点。死者的眼睛是朝左看的,按常识来说,面对生命威胁,他难道不该盯着持枪的人吗?

他当时的左边是谁?

是追杀他的王学兵!

我思考着第二种可能,王学兵在撒谎,但他一个六十岁的退伍军人,女儿被杀,恨不得食凶手的肉喝凶手的血,他为什么要撒谎呢?

眼下情势对黄小桃极其不利,加上对手又是驯狗师,我必须得怀疑所有人!

我长叹一声:“要是能查一下这个王学兵就好了,看看他是不是死者真正的父亲。”这话自然是说给孙冰心听的,她是我和孙老虎保持联系的小间谍。

孙冰心催促道:“宋阳哥哥,看完没有,我爸回来肯定要骂咱们的。”

我说道:“看完了看完了,赶紧溜!”

我把文件放好,出了门,孙冰心建议道:“我们去吃沙冰吧!”

我猜她又有什么花招,就答应了。

我们三人走进一家咖啡厅,在一张不显眼的桌子旁边,坐着王大力和王援朝,我坐下来笑道:“兄弟们又碰头了。”

王大力当先问道:“阳子,早上宋星辰告诉我的,有人要杀我们的事情,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点点头。

坐在这张桌子上的,全部都是不允许参与案件的。我们互相交换了一下情报,驯狗师叫我去替人洗罪的事情我没有直说,只说我正在同他周旋。

孙冰心已经拿到了那份土壤样本,她正想办法找一个试验室化验。

王援朝昨天想方设法见了黄小桃一面,黄小桃精神还好,刑队审训了她几次,她始终供认称自己没有对秦傲南开枪。

我问道:“黄小桃当时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反常的事情?”

王援朝想了想回答:“现场倒没什么特别,只是她说追赶的时候有一个戴口罩的男人撞了她一下,当时情势紧急,没有多想!”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