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撞了她一下?”我沉吟起来。

宋星辰脱口而出:“有没有一种可能,有人当时偷了她的枪!”

我立即反应过来,拿着桌上的两个糖罐比划着道:“你的意思是,偷枪的同时,把另一把枪塞到黄小桃的枪套里,两把枪外形、重量、铭文一模一样。黄小桃拿着调包的枪对天鸣放,真凶则拿着她的枪杀了秦傲南,然后又在某个时间点把枪调换回来?”

王大力目瞪口呆:“那得多快的手啊,能做到吗?”

宋星辰解释道:“民国时期的盗窃高手可以做到闪电纶针,就是在天空出现闪电的瞬间穿针,还有一门绝技是在一把黄豆里掺一个绿豆,迎面朝他撒过去,他可以用两指瞬间夹住绿豆。但这些都是旧江湖上的事情了,现在的小偷早就没有师承,如果南江市真有这种盗窃高手,我想不会超过两三个!”

王援朝点头说道:“这样的话范围就小了很多,我可以找道上的线人打听一下。”

我说道:“此人替驯狗师卖命,肯定被洗过脑,你尤其注意那些曾经神秘失踪过一阵子的盗窃高手!”

王大力插话道:“能说说有人暗杀我们的事情么,我们会有生命危险吗?”

我摇摇头:“暂时不会,我会尽力和驯狗师周旋,对了,大家的手机都是双卡双待吗?”

除了王援朝用的是老式手机,其它人都是双卡双待,我叫王援朝待会去换一部手机,钱我来出,大家各自准备一张新的手机卡,方便联系。

我们五个老是干坐着,服务员跑来问了几趟,于是孙冰心就点了些咖啡。

服务员走后,我继续说道:“对了,现场除了黄小桃身上,还有哪些地方有硝烟反应?”

王援朝答道:“没有,我私下打听过了,只有她身上有!”

我说道:“今天上午我去过现场,旁边有几个飘窗特别适合埋伏……”

王援朝叹息道:“全都查过了,那些都是老住户。”

我想不通凶手到底是怎么开的枪?手枪的有效射程只有一百米,就算对方是个神枪手,现场的环境也决定了他不可能站得太远。

这个疑点暂时不去讨论,我问道:“你们觉得枪会在什么时候被调换回来呢?当时我一直在现场,没有人靠近过黄小桃,后来警察赶来把她的枪拿走了,那批警察我都认识,不可能是驯狗师的手下,只可能是在送去鉴定中心的路上。或者说作鉴定的黎教授就是驯狗师的手下,我打算找个时间去会会黎教授,确认一下。”

王援朝道:“我知道他的家庭住址!”说罢,他用烟盒纸写了一个地址给我。

我简单的部署了一下行动,目前我和宋星辰继续和驯狗师周旋;孙冰心想法子调动公安局的资源,追查驯狗师;王援朝有两个任务,一个是找那个调包的人,一个是核实一下王学兵的身份。

只有王大力没事干,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宋阳,我干点什么好呢?”

我说道:“你啥也别干,在家好好呆着。”

王大力失望地摊摊手:“可是,我也想出一份力啊!”

我想了想最后道:“那我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去把光头强找来,我打算绑架一个人!”

此言一出,大家都很吃惊,我解释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要绑架驯狗师的一条狗,把他洗脑成正常人,从他口中问出驯狗师的线索,这种事情只有光头强做比较好。”

王大力皱眉道:“这……这不是犯法的吗?”

我叹息道:“眼下顾不上这么多了!”

我把这件事仔细交代了一下,我最近也看了一些关于调教的书,叮嘱王大力要怎么操作。

开完碰头会,我叮嘱道:“各位,今天在这里说的一切,不要让其它人知道,我们现在干的一切都超出了法律的界限,一定要多加小心!”

大家纷纷点头,王大力更是拍起胸脯:“为了还小桃姐姐清白,哪怕我们最后一人一副手铐,我也问心无愧。”

我们五人就此别过,孙冰心临走时叮嘱一声:“宋阳哥哥,你一定要小心啊!”

时间尚早,现在去见黎教授有点早,我从早到现在没吃东西,于是对宋星辰道:“走,我请你吃顿饭吧,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他淡淡地答道:“青椒土豆丝。”

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找了一家馆子,他还真就点了这个。我也不好点些大鱼大肉,于是两人各自一份青椒土豆丝盖饭,然后还买了两杯珍珠奶茶。

吃完饭出来,我说道:“给我弄个防身的工具。”

宋星辰淡淡的道:“用不着,我保护你就是了!”

“还是弄一个吧,我不能老是用冥王之瞳啊,最近喝牛奶喝得我都上火了。”我一阵苦笑。

“那明天早上我给你带一个过来。”宋星辰终于答应了。

我俩打了个车去黎教授家附近,我跟小卖部的人打听了一下黎教授的长相,傍晚六点左右,黎教授夹着公文包回来了,我拦住他道:“黎教授你好,有些事想问你。”

黎教授皱眉问道:“你是……”

物证中心的人平时和我接触不多,所以不认识我,我亮出证件,黎教授放下心来。我问起鉴定结果,黎教授瞬间拒绝:“这些是机密内容,不便告诉外人,除非你是参与侦破人员!”

我笑道:“不说就不说吧,我想问一些私人信息,你今年一直在物证中心上班吗?”

“是啊,怎么了?”黎教授露出狐疑的神色。

“驯狗师这个名字你听说过没有?”我问道。

“那是什么,卖狗的吗?”黎教授有些不明所以。

我察言观色,判断他没有撒谎,看来他不是驯狗师的手下,我又问:“枪被送到鉴定中心的途中,有哪些人接触过?”

“这个我不方便透露,小同志,你到底有什么事,难道不相信我的鉴定结果吗?你这样问东问西的,已经严重越权,我也是警方的人员,你无权怀疑我。”黎教授脸上露出一丝愠色。

我诚恳地说道:“我知道我做的这些不合乎规定,但是请你帮帮忙,因为这次的嫌疑人是我朋友,我正在想办设法替她洗冤!”

“小伙子,我很理解你的良苦用心,但有些事情我不能透露,实在抱歉。”

说完黎教授就走了,宋星辰低声问道:“要我出手吗?”

我回道:“不不不,人家不愿意就算了。”

我灰心地往小区外走,宋星辰却轻轻捅了我一下。回头一看,黎教授正在掏钥匙开单元门,从他的公文包里掉下一张纸,他视而不见地走进门里。

我过去捡起来一看,那是枪弹鉴定中心的几名助理的联系方式和地址,我笑着对那扇门深鞠一躬:“多谢了,老教授。”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