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宋星辰马不停蹄地找到那几名助理,通过当面质询,我一一排除了他们是内鬼的嫌疑,但我还是想看一下鉴定中心的监控器,确认在这个环节有没有从中作梗。

这件事他们都帮不了我,只能去找孙冰心帮忙。

我给她打电话简要说了一下,孙冰心道:“宋阳哥哥,我现在在大学的试验室里,土壤样本分析出来了,里面有一些煤炭和石灰。”

“煤炭和石灰?”我沉吟着,这范围可就广了,南江市周边的重工业工厂有不少。

这时天色已经不早,我和宋星辰就此别过,约定明天一早在店门口见。

隔日一早,我被一个陌生号码吵醒,那个号码经过技术处理,看不见来电显示,电话里传来驯狗师的声音:“小神探,出来吃个早饭呗,我在你家附近的永和豆浆等你!”

我立即穿上衣服,顺便把王大力摇醒,叫他准备干活了。

来到楼下,宋星辰靠在一个电线杆下面,手上拿着他最爱喝的珍珠奶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短棍给我,原来是个不锈钢的甩棍。我挥了几下,感觉还挺趁手,于是收进口袋。

我简单说了句:“走吧!”两人便一起朝永和豆浆走去。

这个时间还没什么客人,我看见驯狗师正站在柜台前,要了豆浆、油条和包子,他还善意地提醒收银员胸部扣子没系好,收银员小声道了谢。

我想如果和这个其貌不扬的大叔在街上擦肩而过,我怎么都想不到他会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

驯狗师拎着早餐,对我说道:“走吧,我们出去转转!”

他在前面走,我们在后面跟着,一直来到一个公园,他用纸巾擦了一下椅子,坐下,依次打开早餐,说道:“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每样都买了点。”

我生硬地道:“别客套了,说正事吧!”

他咬了口包子微微一笑:“嗯,酸菜猪肉馅的包子,味道不错,你要尝尝吗?”

我俩就站在那看他吃完一份早饭,然后他拿纸巾擦擦嘴道:“昨天你害我损失了一个重要客户,损失的钱就更不用说了。”

我回道:“反正我完成了你交待的任务。”

“小神探,你这种态度实在不够真诚,你对我耍小聪明,我也要给你一些小小的惩罚!”

说完驯狗师伸出手,向我挥了一下。宋星辰突然一把将我推开,他好像挨了一记重拳,突然弯下腰,腹部湮开一大片血迹,用手捂着伤口慢慢跪下。

“星辰!!!”我大喊一声,过去查看他的伤势,原来是一发狙击步枪子弹打中了他。对方用了消音器,我抬头一看,远处的一栋楼上有一道反光,似乎埋伏着狙击手。

宋星辰用刀杵着地面,额头沁出冷汗,嘴上仍在逞强:“我……我没事。”

我咬牙切齿地看着驯狗师,他不紧不慢地道:“作弊就有惩罚,这一枪只是警告,今天的任务相对来说比较简单,我需要你护送一名客户平安地离开南江市,不准动他一根手指头,听懂了吗?”

驯狗师站起来,拿起豆浆:“好了,先送你的朋友去医院吧,八点钟我的人会在这里等你。”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咬得牙齿咯咯作响。我掏出手机拨了120,宋星辰挨的这一枪没有伤到脊椎,子弹从腹部穿了过去,对方枪法很好,目的不是要杀他,而是让我孤立。

一会儿功夫,急救车开来,把宋星辰送上车,上车的时候他抓着我的手说道:“小少爷,我待会跟你一起去。”

我当即摇头:“不,你好好养伤,驯狗师不会杀我的,他想利用我。这一次是我欠你的,以后我一定会还!”

宋星辰答道:“你没欠我,这是我的本分!”

护士催促道:“别和病人说话了,你想要他的命吗?”然后把氧气罩扣在宋星辰脸上。

我陪他去了医院,送进急诊室之后,一名大夫找到我严肃的道:“小伙子,刚刚那位病患中的是枪伤吧?这个我们得和公安局联系。”

我亮出证件:“不用了,我就是警队里面的人,他是一名卧底警员,不慎受伤。”

大夫放下心来:“哦,那麻烦你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个字。”

我问道:“有生命危险吗?”

“没有大碍,子弹没有伤到主要脏器,主要就是失血过多。”大夫答道。

签过字,我把手术和住院费交了,出门之后给光头强打了个电话,用的是我昨天新买的手机。光头强一听见我的声音十分激动,叫道:“宋哥,有什么吩咐!”

我问道:“王大力和你在一起吗?”

“在呢!我们正在吃早饭。”光头强回答。

我简明扼要地说明了一下要他办的事情,最后吩咐道:“这件事是犯法的,我不强迫你,你就算拒绝我也不会怪你。”

光头强不屑的道:“啧,宋哥你在骂我吗?我这条命都是你给的,什么犯不犯法,只要你一句吩咐,叫我出去砍人我都不眨眼。”

光头强说得辞真意切,我心里涌起一阵暖意:“兄弟,这个人情我一定会还!”

我打车回到公园附近,看见门外停了一辆车,于是把另一部手机保持在和王大力的通话状态,藏在胳膊根下面一个暗兜里,暗兜也是我昨晚自己缝的。

这时一个熟悉的面孔从车上下来,竟然是王援朝,他说道:“上车吧,主人交代过,十点之前必须把人送走!”

我愣了一下,‘王援朝’的声音有点不太像本人,仔细一看,他的表情很僵硬,原来是易容术。

车里还有一名警察,显然也是假的,后座上坐着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表情阴鸷。我一下子明白过来,驯狗师的胆真够肥的,竟然假冒警察把罪犯往外送。

两个假警察还不足够,还需要我这个真顾问给罪犯当护身符。

上车之前,假王援朝上下搜了一下我的身,搜到了甩棍和手机,他掂着甩棍阴冷的问道:“这是干嘛的?”

我说道:“你不放心就拿去吧,手机还我,不然我路上怎么打发时间?”

“不行!”他冷冷地回答,随即将手机关了,和甩棍一起放进口袋。

我上了车,后座上那中年男人冲我点下头:“久仰大名,我有个朋友是被你抓进去的。”

我问道:“阁下有什么光荣事迹?”

中年男人笑了:“我没那么傻,傻到把自己的底细都告诉你,我只想说没栽到你手上是我的幸运,能让你亲自护送我出城更是莫大的荣幸!”

我笑笑,从他的话里推测,应该是个杀人犯。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