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路之后,我一直在小声哼歌,这是我和王大力定的暗号,车每次转变我都会哼一首歌。八个方向各用一首歌表示,为了防止他记混,我事先写了一条纸条给他。

因为一直跟踪的话,在城里还好,一旦到了近郊就很容易被发现。

十点左右,我们已经走到郊区,前面是收费站,有个交警过来盘问,我亮出顾问证件道:“我们是市局的人,要押送一个嫌疑人出城。”

交警不放心的道:“我得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我正色道:“这次是机密行动,只有局长孙虎知道,你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他。”然后我流利报出孙老虎的号码。

交警掏出手机,假王援朝把手伸向口袋,显得很紧张,我不紧不慢地说道:“但是如果你问了,你就是知"qingren",为了不让消息泄漏,你必须接受三天的拘留。”

我识破过太多谎言,相对的,自己也对撒谎的技巧十分了解。越是撒谎越要显得强硬,不必在意谎话中的漏洞。因为大多数时候,谎话听着很合理,真话却很荒唐。

我一直盯着交警的眼睛,他果然让步了:“那行吧,你们走吧!”

我点点头:“谢谢同志配合。”

出了收费站,我们就离开了南江市地界,我叫道:“停车!”

假王援朝道:“不行,主人交代过,必须送到地方……”

我踹了一脚座椅:“停车,我要撒尿。”

中年男子道:“正好我也要方便一下!”

两人把车开到路边,下车之后,中年男子找地方方便去了,假王援朝下车抽了根烟,瞥了我一眼:“你怎么不去方便?”

我活动着筋骨道:“先透透气再说。”

“别耍花招,主人交代过……”

“你对主人挺忠诚的嘛,学两声狗叫瞧瞧!”我冷嘲热讽。

假王援朝瞪我一眼,我看见有几辆车过了收费站,顿时安心的道:“我去方便一下。”

那几辆车径直朝这边开来,假王援朝一扔香烟,骂道:“混蛋,你叫人来了!先生,快上车!”

委托人一边往回跑一边提裤子,假王援朝十分粗暴地把我扔进车里,让司机发动汽车。那几辆车来势汹汹,我用腿蹬住座椅,车刚开几步,突然被一辆车从侧面撞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得满车的东倒西歪。

幸好我有所戒备,没有被撞晕,我一脚踹开车门,同时假王援朝也慌慌张张地下车,从口袋里掏枪。

我发动冥王之瞳,他尖叫一声,我趁机从他口袋里掏出我的手机和甩棍,把甩棍抖开,一棍打在他耳朵上。

“妈了个巴子,你敢耍诈!”

中年男子掏出一把刀,从车里冲出来。与此同时,从那几辆车里跳下一帮大汉,为首的光头强走过来一脚把中年男人放倒,踩住他握刀的手,中年男人痛得嗷嗷叫。

剩下的司机,轻而易举就被生擒了。

光头强笑着打招呼道:“宋阳,别来无恙啊!”

我笑道:“事情办得挺利落,赶紧收拾一下现场,小心被那边的交警看到,这两条狗带回去囚禁起来,先饿上一天。”

光头强踢踢地上的中年男人询问:“这个呢?”

我答应过驯狗师,要毫发无伤地把委托人送出城,现在我已经办到了,便说道:“送他去武曲市公安局,我待会给寥组长打个电话,叫那边接收一下。”

光头强拍着巴掌指挥着小弟:“干活喽!”

众人一拥而上,把两条狗绑起来,塞住嘴扔到后车厢里,委托人被押到另一辆车上,上车之前他恶狠狠地吼道:“知道老子是谁吗,等我出来一定弄死你。”

我冷笑道:“下辈子吧!”

我们很快把现场收拾干净,我上了一辆车,王大力和洛优优也在里面,王大力被刚刚的一幕吓呆了,说道:“阳子,你太牛叉了,这种事情我可干不出来。”

我皱了皱眉:“你把洛优优带来干嘛?”

王大力解释道:“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店里,再说她想出来见识一下。”

洛优优满眼都是小星星:“宋阳学长,你是怎么认识这些黑道大哥的?”

我叹息了一声:“说来话长!”

我们坐车返回城里,光头强打算中午请我吃饭,我推辞道:“今天恐怕不行,我最近比较忙。”

光头强笑道:“宋哥,你哪次不忙。”

我说道:“等这案子结束了,我保证去找你,请这帮兄弟吃一顿,行吗?”

光头强大手一挥:“哪能叫你掏钱,到时候你来海天大酒店找我就行,哥们现在不瞎混了,老大叫我管理这家酒店。”

我笑道:“可以啊!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容吧?”

光头强连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们是正经经营!”

我们在一个路口告辞,临走前我给了光头强一张纸,叫他按上面的方法调教这两条狗。调教其实很简单,但是得花时间,每天囚禁他们,拿小鞭子抽他们,逼他们唱国际歌,不给饭吃,只有说一句‘我是正常人’才给一口饭吃。

以毒攻毒的法子并非我的独创,其实美国就有一个叫‘思想解毒’的反邪教组织,把被邪教洗脑的孩子绑架回来,用各种极端手段把他们洗回正常人,再回归家庭。

这两条狗对驯狗师忠心耿耿,想必被洗脑得程度很深,估计得花相当长一段时间才能变回正常,也许要等到破案之后,但也不要紧,只要他们到时能够出庭作证就行。

光头强笑道:“搞‘思想工作’我还是头一次,挺有挑战性的,这事就交给我吧!”

我又耍了一次驯狗师,他肯定又要惩罚我身边的人,辞别光头强之后,我对王大力说道:“店最近不要开了,你们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回头我让孙冰心也来,要保证二十四小时都有人醒着,孙老虎我也会想办法通知他的。”

王大力苦笑道:“我到底造了什么孽?”

我说道:“你没造孽,就是认识了我而已。”

王大力很快展颜一笑:“但我不后悔!”

这时王援朝打来电话道:“宋阳,我查了一下王学兵的资料,他根本没结过婚,也没有孩子。但当兵的事情是真的,他曾经是对越反击战中的狙击手,射杀过五十多名越南游击队成员,还有……”

王援朝顿了顿:“去年他神秘失踪了半年。”

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王学兵才是枪杀秦傲南的人,从他装作死者家属找上门的时候,驯狗师的嫁祸计划就已经开始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