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消息,我自然是很震惊的,我说道:“碰个头讨论一下吧!”

“还是昨天那个咖啡厅。”王援朝简短地说道。

我通知孙冰心后,就和王大力赶去那里,我让洛优优今天去租房,最好租一个安保齐全的地下室,当作临时据点。

我们到了之后,孙冰心迟迟没来,我担心她出了什么意外,打电话过去,原来她还在路上。

喝了一杯咖啡之后,孙冰心这才姗姗来迟,交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是一个钮扣追踪器,她说是孙老虎给我的,得知我这两天在同驯狗师周旋,孙老虎叫我务必小心。

孙冰心问道:“对了,宋星辰今天怎么没来?”

我说道:“今天早上宋星辰被驯狗师的手下枪击,不过没有生命危险!”

闻听此言,大家都十分吃惊,我们将各自掌握的情报汇总了一下。孙冰心拜托一个认识的警员去查驯狗师的号码,但查到的人和我见到的驯狗师明显不是同一个人,而且他每次打电话都在三十秒以下,根本定位不到。

王援朝说,王学兵现在被拘留了起来,等于置于警方的保护之下,我们根本接触不到他,就算能接触到,又该怎么证明他是驯狗师的手下呢?

我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当时王学兵手上拿着黄小桃的枪,他装作心脏病发作的样子跪在地上,对着秦傲南开了一枪,所以秦傲南死时眼睛是朝左看的。

当时由于我和黄小桃都太过震惊,没有注意王学兵的动作,他可能把枪留在现场,我记得那里有垃圾桶,之后由另一个人拿去调包。

孙冰心叫道:“对了,我今天找我爸要到一份东西,给你们看看吧!”

她掏出一个u盘,从包里取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插上,里面是一些视频文件,是案发之后鉴定中心的监控录相。画面里人来人往,孙冰心快进到了一下,画面里出现了几个警察,王援朝说道:“我认识他们,都是同事。”

孙冰心指着屏幕解释:“他们手上拿的袋子就是从现场带回来的枪。”

我们盯着画面看,一个穿白大褂的人迎面走去,怀里抱着一沓资料,和拿着证物的警察撞了一下,资料撒落在地上,警察帮着收拾了一下,那人就离开了。

我让孙冰心一帧一帧地播,我们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什么也没看到,最后我把画面放大,从头再过一遍。

看到第三遍的时候,我猛然喝道:“停!”

画面定格在白大褂弯腰的瞬间,他的手上有一个模糊的色块,和证物袋颜色是一样的。

跳到下一帧时,这个色块不见了。

孙冰心茫然地说道:“这难道就是调包的瞬间?未免太快了吧,视频是一秒24帧,他竟然有24分之一秒就完成了调包。”

王大力说道:“有些魔术师的手速快得连高速摄像机都捕捉不到!”

我点点头:“看来就是他了,能不能瞧清长相?”

孙冰心把视频恢复正常,这人留了小胡子,戴着眼镜,显然是变装的,而且他比较狡猾,知道摄像头的位置,全程都没有露过正脸。

王援朝说道:“我已经放出消息了,我手下的线人正在打听这个人,这两天应该会有结果。”

我点点头:“只要抓到他,我们就有重要的人证,可以替黄小桃翻案!对了,邢队长那边是怎么查的?”

孙冰心哭笑不得的道:“我爸告诉我,邢队长已经认定黄小桃就是凶手,他现在的调查方向只是尽可能搜集一些有利于减刑的证据。我爸说,时间紧迫,可能再过三四天,黄小桃就要进看守所了。”

我叹息道:“留给我们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我用手指敲打着桌子,思考了片刻道:“我想去见一面王学兵。”

孙冰心道:“这很困难,但是我可以试试看。”

她给孙老虎打了一通电话,说明要求之后,孙老虎压低声音答道:“不行,暗中帮你们我已经担了很大的风险,你们绝对不能接触证人。”

孙冰心好说歹说孙老虎都不同意,我作了一个手势,孙冰心把电话递过来,我说道:“孙叔叔,这两天谢谢你了。”

孙老虎道:“没什么,小桃是我的一员爱将,我也不想让她蒙受不白之冤!就因为我和她和私交,所以这案子我也只能避嫌,唉,局长不好做啊。”

我说道:“我们查到一些事情!”

我大致说了一下,孙老虎听完很是吃惊:“开枪的是王学兵,你确定吗?”

我底气不足地承认:“目前只是推测。”

孙老虎沉默了几秒道:“你这个推测很大胆,但我相信你的直觉,可是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白搭。”

我说道:“无论是悬而未解的四大恶少案,还是黄小桃案件,眼下一切的答案都在驯狗师那边。所以我想见王学兵一面,从他口中打听一些线索。”

孙老虎思考了有半分钟,才勉为其难的道:“咱俩把表对一下,下午三点你自己想办法进来,我给你争取十五分钟时间,绝对不要超时!市局你来过不少趟,千万别被监控器拍到。”

我答道:“你放心!”

挂了电话我立即给老幺打过去,老幺懒洋洋地问道:“我在睡觉,又有活了?”

我故意道:“有一个特别有挑战性的活要不要干?”

“说!”老幺瞬间来了精神。

“黑进市局的监控系统,把今天下午三点到三点十五拍到的影像全部覆盖掉!”

我听见老幺噌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的声音,他说道:“卧槽,这太有挑战性了,不过这不是违法的吗?”

我苦笑道:“实不相瞒,我们现在遇到一些麻烦,属于擅自行动,不答应就算了。”

老幺瞬间提到音量:“我是那种人嘛,患难见真情,这种时候我抛弃你,那还算真爱吗?到时候电话联系。”

我笑了笑,在这种紧要关头,这些各有本领的朋友才愈发显得珍贵。

我看了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孙冰心说道:“宋阳哥哥,你打算怎么溜进市局呢?局里一大半警察可都认识你。”

我叹息道:“确实不好办啊,我换身衣服、戴个口罩怎么样?”

王援朝摇头:“这办法不好,太容易被人识破。这样吧,我把你逮进去,我只是不许参与这个案子,但仍然可以进出市局。”

我说道:“好!”

我们去附近的服装店买了一身衣服,跟我平时的风格完全不一样,穿着像个小混混似的,王援朝还从塑料模特上拿了一顶假发戴在我头上,孙冰心拍着巴掌大笑:“哈哈,完全不像你了。”

王援朝掏出手铐,我说道:“王警官,手下留情哦。”

“太客气是会穿帮的!”

说罢王援朝从后面把我拷了起来,推了下我的后背喝道:“走,跟我回局里去!”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