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一早我早早爬起来,带上必要的东西来到金龙商厦前面,驯狗师穿着一件风衣,两手插兜站在那里。

他看见我笑了笑,我不苟言笑的道:“说吧,今天想玩什么?”

“不要这么紧张嘛,你这样容易老得快,早饭还没吃吧?”

四个朋友被他害了,我哪有心思跟他说笑,驯狗师转身走向一家小店,要了一份关东煮,递给我说:“吃!”

我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皱眉道:“我不喜欢兜圈子。”

驯狗师命令道:“你最好听话!”

我说道:“难道这种无聊的小事,你也要拿我朋友的安危来威胁我?”

我接过那份关东煮,随手要扔进垃圾桶,驯狗师眼神瞬间变得阴森无比:“知道违抗我的代价吗?越是不驯顺的狗,越是能激发我内心的,我不希望在你面前露出另一张面孔。”

我咬紧牙关,用竹签插起一个关东煮吃起来,吃在嘴里味同嚼蜡。被人强迫做某件事,令我有一种屈辱感,同时我意识到,此人有着变态的控制欲。

吃了几个关东煮之后,驯狗师的神色恢复正常,又变回那个外表人畜无伤的大叔,他满意的道:“这样才听话嘛。”

我把剩下的关东煮扔了,然后飞快的说道:“你出生在一个中等程度的家庭,从小是一个自卑的人,你的父亲非常严厉,母亲早逝或者离异!”

驯狗师愣了一下,一脸不解。

我继续道:“你的少年时代并不顺利,是个人见人欺的书呆子,你习惯用假面具伪装自己,迎合别人。你喜欢一切井井有条,但是现实却总事与愿违,这让你对周围的一切事物充满怨恨,你的婚姻也非常糟糕,你也许有过孩子,但是却很叛逆,所以你从这种无聊的控制之中找到一种补偿,让你觉得自己像一切的主宰!”

驯狗师冷冷地问道:“你在给我做心理学画像?”

我说道:“礼尚往来,你喜欢控制人,我喜欢分析人!”

驯狗师笑了:“宋阳,希望这幅自信的表情能一直停留在你脸上,将来某一天你会怀念你现在的狂放不羁。”

我听出话里有话,今天的任务绝不简单,便说道:“咱们直奔主题吧!”

驯狗师掏出一张照片给我,照片上是一个瘦弱的男子:“今天的任务很简单,替我杀掉一个目击证人,人我已经关起来了,枪也为你准备好了。”

我问道:“你不是不杀人吗?”

他答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成为狗的潜质,有些没有才能的家伙,还是杀掉比较环保,你觉得呢?”

我嘲讽了一句:“我觉得你们组织的人死光了更环保!”

他哈哈大笑,又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把枪和一枚子弹:“如果你完成任务,这是给你的奖励。”

我立即反应过来,这是黄小桃当时握过的枪和她射出的子弹,上面应该有她的指纹,这是替她翻案的重要证据。

我说道:“失败呢?”

“你的一个朋友会死!我说得够明白了吧?照片后面有地址,做得干净点。”

说完,他转身对卖关东煮的老板道:“劳驾,再来一份!”

我盯着照片上的人,今天的任务几乎不可能作弊了,但我如果杀了人,就会留下把柄,以后就更加逃不脱驯狗师的掌控。

驯狗师在后面催促道:“别打电话,别想耍花招!”

我攥了下拳头,决定先去看看情况,路上我用手机编了一条短信发给王援朝、孙老虎和孙冰心,就一句话:“你们可能有危险,藏起来!”

我来到照片背后写的地址,是一栋烂尾楼。当我走到六楼,发现那人藏在一块建材板后面,他被反绑着双手坐在一把椅子上,旁边放着一个袋子,里面是一把半自动手枪。

男人一看见我就呜呜地叫起来,我摘掉他嘴上的布,问道:“你是谁?”

男人哭着说道:“我是个普通的商人,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绑架。”

我问道:“驯狗师这个名字你听说过吗?”

“没有!”男人回答道。

“你是不是卷进了什么案子?”我再次询问。

他不回答,我亮出证件道:“别怕,我是警方的人!”

男人立即崩溃了,快速地说道:“警察同志,你来得太及时了,其实我前两天晚上出去,路上因为内急就把车停在路边去上厕所。然后我看见两辆车从路上驶过,中间夹着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赤着脚在地上跑,我当时就奇怪,这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偷偷跟过去,然后……然后……我看见四个年轻人从车上拖下来一个女的,拖进一个小泥管子里面,那女的一直在尖叫,后来他们玩完了女的,就出来对男的拳打脚踢。”

我一惊,他竟然是四大恶少案的目击证人!

我红着眼骂道:“当时为什么不报警?”

男人哭着回答:“我害怕呀,那四个年轻人看上去怪有钱的,我怕被他们报复,可是后来还是有一个警察来找我,问我有没有看到案子。我就说了,然后……然后对方就拿一块布把我弄晕了。”

我问道:“那警察长什么样?”

男人描述了一下,原来是驯狗师假扮的,我又问道:“四个年轻人的长相你看清楚了吗?”

男人拼命点头:“印象非常深刻。”

“如果再见到他们能认出来吗?”我问道。

“能!”男人答道。

此人的存在对于四大恶少案的进展至关重要,我突然明白过来,这个考验是驯狗师给我出的一道选择题。让我在黄小桃的清白和扳倒四大恶少之间作出选择,我如果不杀他,王援朝、孙冰心或者孙老虎就会死,这个代价值得吗?

我拼命摇了下头,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能杀人,这是底线!

见我半天没动作,男人哭喊着道:“警察同志,你快给我松梆吧,我在这里坐了一晚上了,手都麻了。”

我说道:“你别着急,我先打个电话!”

我准备给孙老虎打个电话,叫他赶紧派人过来,就在这时,突然一声枪响,响声在空荡荡的楼层里反复回荡。我回头一看,那个目击证人的额头上多了一洞眼,他歪着脑袋不动了,一道黑血从洞眼流出来,沿着鼻梁一直淌到下巴。

驯狗师站在楼层另一段,戴着手套的手里握着一把枪,说道:“我早说过,不许作弊!你的考验失败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