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个溺水的梦,感觉肺里进了大量冷水,肺管疼得厉害,于是咳嗽起来。

当我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被反捆住双手坐在一辆车的后部,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正在往我脸上浇矿泉水。

我剧烈挣扎起来,那男人按住我说道:“不许动!”

这时车停了,我被男人拖下车,同行的还有两辆车。驯狗师从一辆车上下来,有一个手下给他披上外套,这里似乎已经是市郊,前方是一座工厂,但不是废弃工厂,里面的机器还在开动,发出振耳欲聋的声音。

驯狗师招了下手,几个手下就推着我往前走。

走进工厂时,门卫恭敬地向驯狗师低下头。当走进一个车间,正在流水线上忙活的工人也纷纷停下工作,像仆人一样站成两排,冲驯狗师低下头……

这些全部是驯狗师的手下,他买了一座加工厂当自己的藏身之处,无论警方怎么查,都想不到这里的人全部是他的‘狗’。

我们一行人穿过车间,来到一扇门前面,下面是一道向下的阶梯,我被推下去,下面是一个仓库,里面存放的不是货物,而是人!

两侧砌了许多水泥小隔间,焊着铁栏杆,隔间体积很小,里面的人无法站起来,只能像狗一样趴着。

我看见每个隔间里都有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或者女人,空气里弥漫着人身上的臭气,当我们从中间穿过的时候,笼子里的人尖叫道:“主人,放我出去!”、“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放我出去,求你了!”、“我饿了,给口饭吃吧,求你了!”

这撕心裂肺的乞求声、咒骂声听得我浑身发颤,驯狗师却好像陶醉其中,仿佛在听一曲动人的音乐,他说道:“多美好的声音啊,再没有什么比人类骨子里的奴性更动人的了!”

“变态!!!”我咬牙切齿地骂道。

驯狗师停在一个隔间前面,那里面趴着一个女人,身下流了一淌血。她手腕处的动脉血肉模糊,嘴上也沾着血,原来她是用牙把自己的血管咬断自杀的。

驯狗师问道:“怎么回事?”

一个驼背小老头过来,点头哈腰地道:“主人,对不起,是我监督不力。”

驯狗师眼神冰冷地说道:“赶紧把尸体处理掉,不要影响到其它狗的健康,至于你……害我损失一条狗,自己去领罚。”

小老头瑟缩一下,答道:“好的,主人!”

看着这具尸体,我甚至在想,也许这就是我不久之后的样子,我宁愿死也不想屈服于他。

我们穿过一扇门,向右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然后来到一个纯白的房间。墙上地上贴得全是瓷砖,屋子里空气冰冷,墙上有一个和审训室一样的单面镜。

驯狗师朝门里扬了下下巴,道:“替他洗干净!”

他的手下生拉硬拽地把我推进去,开始脱我的衣服。我感到一种莫大的羞耻,用额头朝其中一人的脸上猛撞,那人顿时鼻子流血,反手一拳打在我脸上。

我被揍得跪倒在地,可能是牙齿磕到了嘴唇上,嘴唇火辣辣地流出血来。

这时一声震响,回声在屋子里经久不散,刚刚揍我的男人软软地倒在地上,额头上出现了一个洞,两眼瞪得大大的,瞳孔正在散逸。

其它人吓坏了,开枪的是站在门口的驯狗师,驯狗师冷冷地警告道:“不许伤害宋阳,他的一根手指比你们的命还重要,懂吗?”

那些手下拼命点头,驯狗师说道:“宋阳,你如果还有一丝善念的话,就不要再反抗了,因为这些人用你的话来说,全部是受害者。”

我咬着牙叫道:“驯狗师,你不会猖狂太久的!”

驯狗师笑了:“随便你怎么骂我,我早就习惯了,继续干活。”

他们继续脱我的衣服,当我的裤子被脱掉时,我突然抓起一样东西往嘴里塞,旁边的人看见,一把抓住我的手,将那东西打掉。

驯狗师看见掉在地上追踪器,冷笑一声:“真不老实啊!”然后一脚把它踩碎。

他们继续脱-光我的衣服,然后把地上的尸体拖走。一-丝不挂地站在驯狗师面前,一种巨大的羞耻感漫上我的心头,我知道这只是他粉碎一个人尊严的第一步,后面还有更加难以承受的。

一名手下打开高压水龙头,白花花的水柱朝我喷射过来,好像一个拳头似地把我打倒在地,我徒劳地用双手遮挡,冰冷的水很快将我全身打湿,抖得我浑身发抖。

“你杀了我吧!”我悲愤地大喊。

“啧啧啧,狗就该有狗的样子,你见过穿衣服的狗吗?”驯狗师笑道。

把我冲洗完毕,一个短发女人走进来,拿着毛巾替我全身擦干,最后将一条狗链子戴到我脖子上。我挣扎了几下,那女人很厉害,一下子扭住我的关节,疼得我眼泪都要下来了。

然后她把狗链子交到驯狗师手中,驯狗师拍拍她的肩膀,问我:“知道她是谁吗?”

我愤怒地盯着他,一言不发。

驯狗师解释道:“段云洁曾经是一名警察,在一次抓捕我的任务中失手,现在她已经完完全全效忠于我,她就是你的未来!”

我盯着她那张冷傲的脸,依稀看到了黄小桃的影子,如果是黄小桃在这里承受这番羞辱,我想我会崩溃的。

驯狗师说道:“宋阳,我是一个喜欢给人机会的人,你现在跪下来,爬到我面前,喊一声主人,我会让你舒服一点。如果你拒绝,接下来会有更痛苦的折磨,我会一点点摧垮你的意志!”

我冷冷地说了句:“曹你妈!”

驯狗师冷笑:“桀骜不驯,我喜欢,这是你自己选的。”

他猛的拽了一下链子,我向前趔趄了一下,被他拖着往外走。

出了门之后,我像狗一样被他牵着走,我知道现在没有任何人能够保护我,除了我自己的意志力。

我拼命地暗示自己:“我是宋阳,我是自己的主人!我是宋阳,我是自己的主人!”

我被带到一个阴暗的小房间,里面有一个x型的木质十字架,上面有固定手脚的皮带,由于长期使用,上面蒙着一层人身上的油脂。

驯狗师向手下命令道:“把他绑起来,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将会是你永生难忘的!”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