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云洁带我来到外面,从一座建筑外面的防火梯爬到顶层,此时已经是晚上,远处传来一阵警笛声,段云洁说道:“他们可能会交火,呆在这里比较安全。”

我问道:“驯狗师有枪?”

段云洁道:“何止有枪,他简直有一支军队,一支悍不畏死的军队!”

我看见一排驯狗师的手下站在路中间,当特警的装甲车赶到时,这些人齐唰唰举起枪,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特警立即下车,用防弹盾牌当掩护架起九五式突击步枪,我在里面看见了孙老虎。

一名队长拿着喇叭开始喊话:“驯狗师,你涉嫌绑架和伤害罪,立即叫你的手下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我们将以武力作出应答。”

双方僵持不动,夜空中风声喧嚣,我握紧拳头,问段云洁道:“有手机吗?”

段云洁掏出一部手机,我拨通孙老虎的电话,他惊喜地叫道:“大侄子,你在工厂里面吗?”

我答道:“我在西南方向的一座楼上面,能看见吗?”

说完我招了下手,孙老虎也招了下手,我继续道:“有一名卧底警员救了我,她的名字叫段云洁,你有印象吗?”

孙老虎想了想道:“我记得她,她失踪有三年了!”

看来段云洁没有骗我,我当下道:“孙叔叔,这些人全部被洗脑了,你们尽量不要伤他们的性命。”

孙老虎沉吟道:“行,我知道了,我叫特警全部换上镇暴枪和橡胶弹,尽可能不伤害他们的性命。”

孙老虎当即吩咐了一下,我站在高处,下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只见驯狗师在一帮手下的簇拥下走出车间,我说道:“驯狗师出来了。”

孙老虎道:“手机别关,保持通话!”

驯狗师快走到门前的时候喊了一声:“狗狗们,给客人表演节目的时间到了!”

只见最前面的六个人突然用手枪顶着自己的太阳穴,没有一秒迟顿,同时开枪自杀,枪声震动夜空,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些人的脑袋上被开了一个对穿的洞,软沓沓地倒在地上,从太阳穴处流下白花花的脑浆和殷红的鲜血。

其它‘狗’看着同伴的死,表情木然,无动于衷,不少特警震惊得放下了枪。

历史上的越王勾践每次打仗的时候会先派一批死士走到最前面,当着敌人的面刎颈自杀,以此震慑敌人。一个人最极端的效忠便是拿自己的命当作草芥,这正是驯狗师想展示给特警看的,这些被他驯服的人既是他的士兵,又是他的人质。

另外六个人也用枪顶住太阳穴,然后驯狗师从他们中间走出来,摇头说道:“啧啧啧,警察同志,你们也看到了,是他们自己死的,我什么也没做。”

孙老虎骂道:“驯狗师,你这个王八蛋!”

驯狗师阴森地说道:“如果你们再往前一步,他们就会死给你们看,如果你们觉得拿上百条人命换我一个人也无所谓的话,请便。”

他伸出双手,继续道:“不过有言在先,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公民,没有触犯过任何一条法律,你们是不是丢了一名可爱的小顾问,那件事我根本不知道……”

旁边有一名手下举起手来:“宋阳是我绑架的!”

自愿顶包的手下往前走,伸出双手等着被逮捕,驯狗师笑着鼓起掌来:“真凶已经伏法!恭喜恭喜,警察的办事效率真是高。”

他这番表演令我感到作呕,但他展现的实力,远比李文佳的催眠还要恐怖。

我听见孙老虎正在小声地吩咐:“待会看我手势,先用催泪瓦斯压住,然后用镇暴枪打他们的手。”

一个人道:“不行啊局长,这太冒险,这帮人比恐怖分子还要忠诚!”

另一个人道:“刚刚我们用红外线无人机探测了一下,厂子里面的人数是我们的几倍,真打起来我们扛不住,拖到武警部队赶来增援再说吧。”

孙老虎咬牙道:“那就先拖着!”

他上前骂道:“驯狗师,你拿公安当猴耍吗?不要跟我们讨价还价,把宋阳交出来!”

驯狗师道:“我答应,但是你们收到人之后必须撤离。”

孙老虎说道:“没的商量,就算你真像自己说的一样清白,一条聚众闹事罪就足够把你们抓起来了。”

驯狗师哈哈大笑:“聚众闹事,孙局长你在开玩笑吗?这家工厂是我的私人产业,这些只是工人而已。”

孙老虎冷笑:“工人?他们手上拿的是什么?这根本就是一支私人武装。”

这时驯狗师的手下匆忙跑来说道:“主人,宋阳跑了!”

段云洁小声对我说道:“我们现在下去,驯狗师当着警察的面不敢造次,他的弱点就是怕落下把柄。”

我考虑了一会儿,这才答应,然后对着手机道:“孙叔叔,我现在出来。”

我和段云洁下了楼,听见脚步声驯狗师转过脸,他的脸色瞬间变成阴森起来:“原来我的狗里面混了只狼,段云洁,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我说道:“她和我一样是被绑架的,驯狗师,你想当着警察的面扣人吗?”

驯狗师的脸颊抽搐了一下:“行啊,你们走吧!”

我们慢慢从驯狗师身边走过去,驯狗师低声说道:“宋阳,可惜这次没能够交心,下次有缘再见!”

想到这几个小时我经历的一切,我有种想杀掉他的冲动,但还是克制住了,现在正是剑拔弩张的时刻,一旦动手,我和现场特警都不能活着离开。

有件事让我觉得可疑,驯狗师对段云洁的背叛表现得很冷淡,我怀疑段云洁可能是他埋下的伏笔。

走到特警那一边之后,孙老虎严肃的道:“对不住了,大侄子。”

他掏出两副手铐,我知道他的用意,我失踪了几个小时,可能已经被洗脑了,段云洁自然更不能信任。

我伸出手,任由他给我戴上手铐,驯狗师在后面冷嘲热讽:“这就是人民警察的办事方式吗?对同志冷如寒冬,对敌人热情似火。”

我低声提醒:“现在不能交手,先撤退吧!”

孙老虎问道:“他对你做了什么?”

我答道:“我没事,他手下人太多了,工厂内部结构复杂,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孙老虎骂了一句‘混蛋’,然后命令下去:“我们撤!”

我转过身盯着驯狗师,他笑着看我,我冷冷地说道:“驯狗师,下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