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段云洁上了一辆警车,回忆起刚刚的那一切,我的内心仍然无法平静。我之前管驯狗师的手下叫‘狗’,但现在我对他们却充满了同情,他们每个人都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一切,被强迫变成了奴隶。

孙老虎上车之后,坐在我正对面,看着我突然一惊,问道:“大侄子,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你自己看吧!”

孙老虎伸手把后视镜转过来,我朝镜中一看,顿时呆住了,我竟然在流泪,这时我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了,捂着脸哭了起来。

孙老虎叹息一声:“这个王八蛋,我非要弄死他不可。”

他伸手过来,搂着我的肩膀,看得出孙老虎并不怎么会安慰人,只是一直拍打着,说道:“晚上别回去了,去我那吧!”然后递了一片纸巾过来。

我接过来擦擦眼泪,孙老虎说道:“有个好消息……”

“什么?”我问道。

孙老虎欲言又止,视线移向段云洁,有些不放心的询问:“你的警号是多少,上级是谁?”

段云洁一一回答,原来她隶属特警队,一毕业就加入这个卧底任务,只是原来的上级已经殉职了,孙老虎正色道:“段云洁同志,我并不是不信任你,你失踪三年,换成任何人都会怀疑的。”

段云洁道:“我手上有一份驯狗师的名单,是他曾经帮助过的客户,是起诉他的重要证据,这可以证明我没有被洗脑。”

孙老虎问道:“名单呢?”

段云洁指指自己的脑袋:“我不可能在他眼皮底下搞小动作,名单我背下来了。”

我问道:“驯狗师以前的代号是什么?”

“他以前的代号叫夜行者,其实他一开始并不是组织的人,是一个专门以绑架、勒索为生的罪犯,后来被组织看中他的能力,将其吸收。”段云洁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看来公安部早就开始调查这个组织了……”

孙老虎接茬道:“早在你爷爷和我合作的时候就开始了,只是每一次我们都无功而返,参与任务的人要么是失踪,要么是离奇遇害。”

我愣了一下,看来孙老虎知道的事情比我想象中要多。

孙老虎说道:“段云洁,我会安排心理医生来为你作辅导,确认你的心智是正常的,然后我为你办理手续,让你荣誉归队!”

段云洁想敬礼,才想起自己的手被铐住了,只能笑了笑:“谢谢孙局。”

孙老虎道:“还有宋阳,你也需要接受全面的心理治疗!”

一想到我要对一个陌生人说那些事情,掰开我的伤口,我就打心眼里抗拒,我摇摇头道:“我没事。”

孙老虎道:“听话!”

这两个字好像针一样刺激到我,我吼道:“我说了我没事,不要把我和他们混为一谈!”

我的暴怒把车上的人都吓坏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失落的垂下头:“我知道了,我会接受心理治疗的。”

我们回到市局,我下了车,看见黄小桃,孙冰心,王大力,王援朝站在门口,当看见我戴着手铐下来,王大力惊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孙老虎道:“这只是为了保护他而已,我们进来说吧。”

久违地看见黄小桃,我冲她笑了一下,千言万语梗在喉咙里,只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黄小桃冲过来搂着我,搂得很紧:“宋阳,我们担心死你了!”

我小声地问道:“宋星辰呢?”

“他没有大碍,现在正在医院。”黄小桃答道。

我们上了楼,来到一间会议室,门外有荷枪实弹的特警巡逻,看来这是一次机密会议。

进门之前孙老虎解开我的手铐,屋里坐了许多人,包括邢队长也在,我认出来里面有不少特警队的支队长。

大家落座之后,孙老虎清清喉咙道:“今天南江市发生了一次恶性绑架事件,我们手上已经有证据表明,一个代号驯狗师的罪犯正在南江市展开针对警方的犯罪行动。”

孙老虎说了很多,主要内容是目前省公安厅已经针对驯狗师成立特案组,拥有特事特办的权力!此前被驯狗师栽赃陷害的案子暂时搁置,集中所有力量攻坚,扳倒驯狗师,所以黄小桃和王大力现在是自由身。

据目前掌握的线索,驯狗师真实身份不详,他的脸在户籍系统搜索不到,极有可能接受过整容手术。他的业务主要是替有钱人洗罪以及安排听话的奴隶去顶罪,目前南江市至少有四十几桩大案已经查明与驯狗师有关,但都没有直接证据。

此前警方一直就事论事,追踪每一个具体的案子,力量被完全分散了,就像我们调查四大恶少案一样,被驯狗师耍得焦头烂额。

这一次孙老虎打算改变方针,擒贼擒王,釜底抽薪,集中全力先扳倒驯狗师!

孙老虎说道:“同志们,这一次与其说是破案,倒不如说是一场战争。这是我们第一次向这个组织宣战,我们每个人都要作好身心的准备,和随时牺牲的准备,大家有信心吗?”

众人齐唰唰地回答:“保证完成任务!”

会议结束之后,我和黄小桃他们走了出来,他们都不放心让我回家,黄小桃道:“宋阳,你要不要去我那儿?”

孙冰心拽过我的胳膊:“还是去我那吧。”

我淡淡地回答:“我哪也不去,我想去看看宋星辰。”

众人决定一起去,我们去了宋星辰所在的医院,刚走进病房就听见里面在吵吵,一名护士阻止道:“不行,你现在还不能出院。”

宋星辰低吼道:“不要拦我!”

我走进去,宋星辰看见我,愣了一下,突然单膝跪下:“小少爷,这次是我护卫不力,请你惩罚我吧!”

我摇头道:“不必了,我都回来了,你已经很卖命了。”

宋星辰执意不起来,我突然有种莫名的烦躁,吼道:“站起来,给我滚回床上去!”

周围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我,我现在特别害怕这种眼神,脸颊肌肉颤抖的道:“我没事,我很正常!别拿看病人的眼神看我。”

黄小桃问道:“宋阳,你饿不饿,要不我们出去吃点东西?”

我摇头说道:“不饿,我只想在这里安静地呆一会。”

黄小桃催促其它人先回去吧,我在宋星辰的病房坐着,我现在可能落下心病了,不敢一个人独处,周围没有人声就会特别不安,有宋星辰和黄小桃在,心里踏实多了。

黄小桃知道我现在精神不太稳定,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闲聊,我很感谢她的陪伴。

我实在太疲惫了,十点多便歪在椅子上睡着了,梦里我又梦见驯狗师,手里拿着烧红的铁钎,正在往我身上捅……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