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老虎带我们参观了一下,他随手拿起一个枪铳很粗的枪,说道:“大侄子,没玩过这个吧?来,你开一枪试试。”

“信号弹?”我拿在手里,对着空地扣下扳机,里只见面飞出一张巨大的网。

孙老虎哈哈大笑,黄小桃道:“孙头,你是闲着没事干吧。”

孙老虎有些紧张的正了正衣冠:“我也是头一次指挥这么大的阵仗!”他对特警们说道:“大家稍事休息,不要离开,七点钟我们准时出发!解散。”

众人齐唰唰地答应一声,各自散了。

孙老虎说道:“小桃,去把你的人马拉过来,简单熟悉一下装备。今晚特警攻坚,刑警负责扫荡落单的敌人,武警负责外部支援。”

黄小桃叫手下半小时内赶到,很快几辆警车开来,包括王援朝在内的众人都赶到了,不少刑警头一次参与这种任务,新鲜得不得了。

比起军事化管理的特警,平时随便惯了的刑警就显得有点自由散漫,黄小桃喊了声立正,半天站不齐,她怒了,甩手道:“王援朝,换你上。”

王援朝走到前面,吼一声:“全部给我站好!”

众人站好,王援朝的眼神扫视一遍,揪出两个没站好的,一指旁边的空地道:“去那边做一百个俯卧撑。”

两个警官苦笑着道:“援朝老哥,你还玩真的啊,我们不就今晚参与一下吗?”

王援朝冷冷地说道:“服从命令!”

两人悻悻地过去做俯卧撑,这一招杀鸡儆猴立杆见影,众人立即站得刀削斧凿般整齐,王援朝当教官真是太有一套了。

后来黄小桃对我说,自从15年武警领导换届之后,几次想返聘王援朝回去当总教头,但是他更喜欢当刑警,所以还是拒绝了,顶多只是以帮忙的名义过来带带新兵蛋子。

到了晚上七点,孙老虎迟迟没有出发,我和黄小桃去找他,他正在不停地拨电话,黄小桃问道:“孙头,出状况了?”

孙老虎道:“我派出去监视那家工厂的四名警员失联了……”

我和黄小桃错愕地交换了一下视线,孙老虎把电话挂断:“可能有情况,赶紧动身!”

黄小桃和孙老虎各自去叫人,五分钟后我们就出发了。当再次来到那间工厂时,我不禁感到一阵恐慌,那天遭遇的事情已经成了我内心的一块浓重的阴影,重回这里难免不去想。

整个工厂没有半个人影,众人觉得很奇怪,孙老虎决定派一支小队进去探探,王援朝主动请缨带队,同时放出无人机从高处侦测。

王援朝换上防弹衣,带上几人冲进去了,当他们的身影从视线里消失之后,对讲机里传来王援朝的声音——

“A区,安全!”

“B区,安全!”

“c区,安全!”

整座工厂好像瞬间空了似的,这时突然有人大喊:“快回来,有炸弹!”

原来无人机探测到工厂里几栋建筑上绑着爆炸物,正在进行最后一分钟倒计时读秒。拆弹已经来不及了,孙老虎命令王援朝迅速撤离,所有人焦急地等待着,突然一声巨响,只见火光冲天,几栋建筑慢慢地矮了下去,腾起巨大的烟尘。

“援朝老弟!”孙老虎对着对讲机吼了一声,里面只有爆炸的盲音。

我们担心坏了,跑到工厂前面等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众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孙老虎叫道:“再派一队人进去营救!”

一名中队长说道:“不行,里面太危险,还有一部分建筑处在倒塌的临界点上,稍有动静可能就会发生二次倒塌,不能让兄弟们送死。”

孙老虎急得来回走,突然有人指着前方说道:“看!”

只见王援朝和特警们灰头土脸地从烟尘中走出来,还挽着四名便衣警察,我们长松了口气。原来王援朝找到了失踪的警员,果断决定救援,后来无线电被爆炸的短波干扰造成了失联。

孙老虎拿拳头捶了一下王援朝的胸口道:“你吓死我了,下次不许这样干!”

王援朝道:“他们有情况要汇报。”

一名便衣说,下午四点左右,那帮人集体转移了,他们完全没料到驯狗师会有这种大动作,根本来不及汇报就被生擒。然后把他们绑在工厂里面,还装了炸弹,炸弹的时间设定在七点半,差不多就是我们冲进来的时间。

驯狗师把时间掐得几乎完美,让人不得不怀疑,我们中间有人泄露了行动计划,孙老虎沉吟了片刻,挥手道:“先回局里!”

我们兵分两路,黄小桃带着刑警回队里,孙老虎带特警回特警大队,我们来到一间会议室,黄小桃说道:“各位兄弟,不是我相信你们,还是弄清楚比较好,大家把手机交出来。”

众人纷纷将手机放在桌上,我也不例外。黄小桃看了一遍,下午有几个警察打过电话,她派人去查一下这几个号码,这时一名小警察说道:“我下午在局里看到一个人。”

“谁?”黄小桃问道。

“就是上次和宋顾问一起被解救的段云洁,我看见她在档案室,说是要找自己的档案。”小警察答道。

我和黄小桃都吃了一惊,黄小桃怒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小警察道:“我以为她已经归队了,所以没有多想……”

我迅速出了门,赶去档案室,由于我去年在这里呆过一阵子,对档案的摆放位置比较熟悉。我在刑事案件的那一架上扫了一眼,从编号序列发现少了一份。

我告诉黄小桃,黄小桃问道:“你记得是哪个案件吗?”

我苦笑道:“怎么可能记住,这里的档案有几千份。”

“你有段云洁的电话吗?”黄小桃问道。

我掏出手机拨打,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打通了,可是对方不接。寂静的大楼里传来一个手机铃声,我作了个手势,和黄小桃出门,循着那个声音跑去。

在三楼尽头的女厕所里,我们找到了段云洁,她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地上是一份撕碎的档案,看见我们进来,她表现得特别恐慌。

“啊,你们是谁?”段云洁尖叫一声,声音好像有些不一样。

“还装!”黄小桃掏出手铐:“段云洁,你被捕了。”

我示意黄小桃且慢,盯着段云洁的眼睛问道:“你没见过我吗?”

“从来没有。”她回答。

“那她呢?”我指了指黄小桃。

“我以前见过,她叫黄小桃,是我在警校的师妹!”她答道。

黄小桃道:“一看就是撒谎,行动计划肯定是她泄露的,铐起来再说。”

我摇摇头道:“不,她没撒谎,她可能是双重人格!”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