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的晚上,我去局里办点事,回到店里洛优优神秘地说道:“宋阳学长,有客人找你。”

走进店里一看,宋星辰端坐在那里,见我进来,站起来说道:“宋家人已经有回复了!”

“怎么说?”我问道。

宋星辰掏出两张火车票摆在我面前:“几位族长让我们亲自过去一趟!”

火车票是去福建建阳的,路途挺远,我诧异道:“你怎么不买飞机票?”

宋星辰淡淡地说道:“飞机不安全!”

我笑了,宋星辰的思想还挺保守,我点点头道:“那我这两天准备一下。”

我通知黄小桃最近要出趟远门,处理一些家事,黄小桃诧异地问我:“你有什么家事,回去继承遗产啊?”

我责备道:“咋说话这么难听呢,放心吧,没什么大事的,很快就会回来!”

当时我万万没想到,这趟去见宋家人,差点就回不来了。

到临走这天,宋星辰一早雇了辆出租车来店前接我,黄小桃由于太忙没能来,孙冰心提着一大袋吃的喝的来到店里,除了我平时爱吃的一些东西,还有十几杯速溶的珍珠奶茶是给宋星辰买的。我道了声谢,孙冰心说道:“不用谢我啦,这是我和小桃姐姐一起准备的,你们路上小心哦!”

上车之后我发短信向黄小桃道谢,她惊讶地道:“不是我准备的,全是你的冰心妹妹买的。”

孙冰心撒的这个小谎让我挺感动的。

第二天我们到达建阳,坐大巴车去下面的一个乡镇,叫惠父乡,宋星辰告诉我说:“这里就是先祖提刑官宋慈埋骨的地方。”

我蓦然道:“原来宋家在这里还有支系,对了,你是在这里长大的?”

宋星辰点头。

一路转山转水,我们来到位于深山里的惠父乡。远远看去,薄雾笼罩的山谷里有一片明清时代的老宅子,白砖黑瓦,古意盎然,山间的梯田上有农民赶着大青牛慢悠悠地犁田,仿佛穿越了时空一般。

我俩下车步行,走进村口,我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看见前方的宋家老宅的时候,突然明白过来,这里的风水格局、建筑样式和我老家一模一样,相距千里的两座宋家老宅就好像有着某种微妙的血缘关系似的。

当我们走到门前,正门嘎吱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男一女,男的四五十岁,两鬓斑白,慈眉善目;女的相貌清瘦,双目炯炯,和我姑姑长得有点像。

女人笑盈盈的道:“小宋阳,好久不见!”

我诧异地问道:“你见过我?”

“你出生的时候,我抱过你,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宋鹤亭,这位是我的老公狄易安,论辈份你应该叫我姑姑。”

我不禁瞪大眼睛:“我姑姑也叫鹤亭!”

宋鹤亭笑了一下:“这么巧吗?可能都是鹤字辈的吧。”

这时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突然跳出来,撒着娇说道:“妈妈,有客人来啦?”

宋鹤亭介绍了一下:“这是小女宋洁,这是你的堂哥宋阳!”

她的女儿居然姓宋,说明狄易安是个入赘女婿,宋洁咬着手指小声地说道:“咦,怎么有两个宋阳堂哥?”

一听这话,我略感吃惊,宋鹤亭岔开话题道:“舟车劳顿,先进来歇歇吧!”

我和宋星辰走进宅子,屋内果然跟我家老宅子的格局一模一样。此时已经是中午,桌上已经摆了几道凉菜,宋鹤亭请我落座,问我要不要喝酒,我连说不喝。

然后宋鹤亭进厨房忙活去了,狄易安是个老好人,在这个家里地位似乎不太高,说了些客套话。宋洁却是个机灵鬼,问东问西,问我玩不玩《王者荣耀》,待会跟她切磋一下。

厨房里传来煎炒烹炸的声音,宋鹤亭不停招呼老公去端菜,我出于客气的道:“姑姑别忙了,这些菜够吃了。”

“没事没事,家常便饭而已!”宋鹤亭回答。

宋洁眨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我妈手艺可好了,不过平时很少下厨,今天一下子做了这么多菜,看来你是一位贵客。对了,宋阳堂哥,你也练过武功吗?”

我苦笑道:“没有啊,我是个战五渣。”

“那你是个文宋喽,哇,你破案一定很厉害,露一手给我瞧瞧呗!”宋洁缠着我的胳膊撒娇道。

这时宋鹤亭端着一碗汤过来,呵斥道:“小洁,怎么话这么多,妈妈平时怎么教你的,食不言寝不语!”

宋洁撅着嘴道:“这不还没开饭吗?”

那碗汤雪白雪白,宋鹤亭笑容可掬地介绍道:“来,尝尝我们家祖传的蛇羹,当年先祖宋慈就爱喝这个,说起来,你和宋慈长得还有点像呢,对吧老公?”

狄易安连连附和:“对对,我们家供着宋慈的画像,你要是长了胡子,跟他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宋鹤亭笑道:“不但长得像,本事也很像,族长都夸你是宋家这么多年以来,能力最强的一代文宋!”

虽然心里知道这都是一些抬举话,但我听着还是挺高兴,宋星辰突然问道:“姑姑,这是族长的决定吗?”

宋鹤亭板着脸道:“不要多嘴!”

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尝了一口蛇羹,确实鲜美异常,宋鹤亭叫我全部喝完,这是她特意为我做的。

吃着饭,我询问道:“姑姑,这里只有你们一家人吗?”

宋鹤亭笑着解释:“这个村十户有九户都姓宋。”

“这么说,这一支是为先祖宋慈守陵的后代喽?”我眼睛一亮。

“一开始是的,过去守陵是可以免租的,慢慢就形成了一个村落。到了战乱年代,我们宋家的一支也搬了过来,这地方远离尘嚣,是个世外桃源,更是个清净修行之处。”宋鹤亭解释道。

宋洁撅着嘴道:“哼,没有有线电视、没有书店、没有音响店,真是个好地方。”

宋鹤亭责备道:“就你话多!”

我问道:“族长也住在这里吗?”

宋鹤亭答道:“山上有一座道观,是几位族长居住的地方,但他们很少过问家族的事情,你也不用去见他们,三个糟老头子罢了。”

“那我这次来……”我欲言又止。

“你在外面做的事情族长已经知道了!他们决定给你一个考验,如果你通过考验,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如果你没有通过,就必须服从家族的安排,从此不再入世。”宋鹤亭的表情猛然间变得无比严厉。

我大惊失色:“什么?”

宋鹤亭笑道:“别激动,这个考验对你来说很简单,其实这个村庄不像表面那么平静,这里发生过一桩陈年旧案。只要你破了这桩案子,就算通过考验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