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索片刻,问村长:“那棵树是什么时候变成神树的?”

“这我不清楚,其实我作为村干部吧,对村里这种迷信活动一直是抱着抵触的态度。但大家都信这个,我也没办法,只能尊重,我是不相信有什么神树的。”村长无奈的道。

一旁正在纳鞋底的村长媳妇道:“老头子,你忘了,那一年这棵树晚上发光,大家都说树神显灵了。”

村长想起来了:“哦哦,是一三年的事情!”

“一三年?”我沉吟片刻,不正好是五年前嘛,所谓的大树发光应该是尸体里的磷挥发出来的,和鬼火是一个原理,这说明在此之前有人就往树里藏尸了。

村长道:“小伙子,你为什么对这棵树这么感兴趣?”

我暂时不想太过张扬,便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好奇罢了。”

村长非要留我们吃饭,我们好不容易才推辞掉。来到外面,我一阵茫然,这案子有点难办啊,尸体我摸不着,死者身份也定不下来。

我脑袋里装着事情,就默不作声在田坎上走来走去,宋洁笑嘻嘻地在后面道:“他怎么了,疯了吗?”

宋星辰解释道:“在想案子呢。”

宋洁建议道:“堂哥,你陪我到山上抓麻雀玩呗!”

我说道:“你俩去玩吧,我在这里转悠一会儿,中午在姑姑家见面。”

宋洁欢呼一声:“中午见喽!”然后拽着宋星辰走了。

我花了一个小时思考,突然看见昨天办冥婚的那座山头,看见一座座孤坟。我突然灵光一现,村子五年来没人失踪,但肯定有人过世,尸体会不会是过世的人之一?这样的话必然有一座坟墓是空的。

想通这件事之后,我快步走回宋家老宅,正在门口摘菜的宋鹤亭看见我,问道:“小洁和宋星辰没和你一起吗?”

我说道:“姑姑,要查这案子,我得做一件事情,晚上我要上山开棺!”

宋鹤亭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不禁扬起眉毛:“这要是被村民知道了,不得兴师问罪啊?”

我解释道:“用不着真的开棺,我只需要一把洛阳铲,仵作验尸难道还会留下痕迹不成。”

宋鹤亭道:“你自己小心点,千万别被人看见,洛阳铲我这里没有,后院有些铁皮,你自己做吧!”

我很庆幸宋鹤亭支持我的行动,当下来到后院,拿铁皮和一个竹杆自制了一把洛阳铲,在地上打土试试,还真管用。

这一等又是晚上,吃完晚饭,一听说我要上山验尸,宋洁兴冲冲地要跟我们去。

我们三人摸着黑出门了,我们都有洞幽之瞳,完全不需要照明设备。来到那片坟地,宋洁有些害怕的道:“不会有鬼吧!”

我笑道:“你还怕鬼,是不是宋家人?”

宋洁撅着嘴说道:“我又不像你,天天对着尸体,宋阳堂哥,你见过鬼吗?”

我点点头:“见过啊。”

“说来听听……算了算了,回去再说吧……不不,明天白天说吧!”宋洁恐惧的堵上耳朵。

我拿起自制的洛阳铲,对着坟头打了下去,拽出土来嗅闻一下,确认下面埋了尸体。然后用同样的法子,将所有的坟全部探了一遍,并没有找到空坟,我自言自语道:“不对啊,怎么都埋了尸体,还有别的坟吗?”

宋洁说道:“村里人都埋在这,再往上走就是列祖列宗的坟了,你要去盗宋慈的墓?”

宋星辰骂道:“口无遮拦的小妮子,当心一道天雷落你头上。”

宋洁笑道:“嘻嘻,我躲你后面,要劈一起劈!”

我自然没心情说笑,坐在一个坟头上思考,难道还有什么盲点不成?

坐了不知道多久,宋洁拿手在我眼前晃晃,问道:“思考者,你不冷吗?”

我说道:“回去拿工具,准备开棺验尸!”

宋洁大惊道:“你不是都验过了吗?为什么还要开棺。”

我认真地说道:“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就是唯一的可能性,这些坟里的尸体绝对少了一具,我敢肯定!”

两人交换了一下视线,宋星辰当先说道:“宋阳,你要三思而后行,只要明天一早村民看见祖坟被刨,这案子就没法查下去了……”

我点点头:“放心吧,怎样开棺而不被发现,仵作比盗墓贼有经验的多,而且我只需要开三座坟就足够了。”

宋洁问道:“为什么?”

我说道:“这目前还只是有我的猜想,等我验证猜想之后再说不迟。”

宋洁抓狂地叫道:“你这人真是喜欢卖关子!”

等我们下了山,宋鹤亭夫妻已经睡下了,为了不惊动他们,宋星辰一纵身跳到墙头上,然后从那边扔过来一把镐,一把铲子。宋洁非常轻巧地接在手里,然后宋星辰又无声无息地翻了过来。

回到山上,我问宋洁:“你们这里有取骨葬的仪式,指给我哪些是做过取骨葬的坟。”

宋洁指出一个,我走过去察看了一下,没有立即下铲,而是从后面完整地铲下一块草皮,然后掏出一个洞来。为了不破坏墓形,这件事我做得格外仔细,花了大约半个钟头才掏出一个可以把手伸进去的方洞。

深夜的坟地一片死寂,后面的林子被夜雾笼罩,里面传来一些诡异的动静,宋洁有点害怕,揪着宋星辰的衣服道:“还好我不是文宋,我才不要干这种事情。”

我笑道:“死人有啥好怕的,死人最老实了。”

宋洁皱眉道:“你的胆可真大!小女子佩服佩服。”

我跪下来,把手伸进那个洞里掏,宋洁吓坏了,躲在宋星辰后面探出头来,小声道:“宋阳堂哥,你不害怕里面有只手抓住你吗?”

我倒不害怕被鬼手抓住,就怕摸到一条滑溜溜的蛇,不过一般来说蛇只有冬天才钻洞。

我摸到一个毛绒绒的东西,那东西吱的一声逃了,是只田鼠,我松了口气,因为有田鼠就不会有蛇。

终于,我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把另一只手也伸进去,从里面慢慢掏出来一个瓦罐。

我掀开坛子的封布,把里面的骨殖哗啦一下倒在空地上,趴在地上专心致志地开始拼骨,宋洁问宋星辰:“他平时也这么变态吗?”

宋星辰摇摇头:“不,比这变态多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